607过敏,越来越喜欢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连数个坏消息传来,可萧天耀却连眉都没有抬一下,似乎完全不把这些事当回事。倒是林初九有些担心,可看萧天耀一脸沉稳,又不敢将担忧的话说出来。

她不是女权主义者,她从来没有想过插手萧天耀的事。即使担心,她也不会在人前问出来。

萧天耀虽然一直在听暗卫汇报,可也时不时注意林初九的动作,见林初九如此沉得住气,不由得暗自点头。

这个女人,他是越来越喜欢了,越来越放不下了。

暗卫汇报完,便在那等萧天耀的命令,可等了数息也不见萧天耀开口,暗卫只得硬着头皮喊一声:“王爷……”

“退下。”萧天耀挥手,完全没有下达命令的意思,暗卫见状也不敢多言,乖乖退下。

营帐内又只余萧天耀与林初九两人,林初九看着萧天耀犹豫再三,仍旧没有问出来。

问了又如何?这些问题要是萧天耀解决不了,她也没能耐解决的,问了也是白问。要是萧天耀能解决,她问了萧天耀也不会说。

林初九起身道:“王爷,身辰不早了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她想,萧天耀今晚肯定有许多事要忙吧。

林初九欠身,转身离去,可刚侧过身子就听到萧天耀开口道:“本王以为你会问。”

林初九一顿,又转了过来,看到萧天耀平静无波的面容,心中的担忧蓦地一松,笑道:“本来是想问的,可看王爷胸有成竹,便知王爷们心中已有对策,问不问都不重要。”

“不,很重要……”萧天耀淡淡开口,声音不大,语气却十分终重,“初九,夫妻本是一体。”他没有好下场,林初九又能落得好?

“王爷,除了夫妻一体外,还有一句话——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萧天耀没有好下场,她还有一个机会落得好,那就是——卖了萧天耀。

“你……不会!”仍旧是一句话分两句话,可这话却让人听着欢喜,林初九噗嗤一笑,乐了:“王爷就这么……”

“王爷,不好了!”林初九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营帐外的亲兵打断了。

萧天耀眉头一皱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朱御医说流白公子药物过敏,此刻全身红肿,高热不退,朱御医不敢保证流白公子醒来后,会不会烧坏脑子。”亲兵知事情严重,根本不敢迟疑,一股脑的倒了出来。

“药物过敏?”萧天耀眼中的温情顿消,冷着脸站起来,“初九,随本王走一趟。”他要知道流白是真的药物过敏,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。

“等我一下,我去拿药箱。”林初九虽然不喜欢流白,可这个时候也不会拿侨,匆匆走回内室,将头发盘成男子的发髻,拎起药箱就往外走。

萧天耀就站在外面等候,见林初九装扮得体,没有露出女儿姿态,点了点头,转身往外走。至于林初九手上的药箱?

萧天耀看到了,可天之骄子的他从来没有帮人拎过东西,他根本没有帮人拎东西的概念,就是林初九也不例外。

林初九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,可也不是事事都依赖人,希望旁人把她当公主呵护的娇弱女子,她也没有想过要萧天耀帮她拎药箱,自个提着药箱就跟了出去。

药箱不重,许是萧天耀考虑到林初九的步子,走的并不快,林初九提着东西跟在身后也不吃力。

流白并没有住在伤兵营,他所住的帐篷离萧天耀的营帐并不远,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就到了。两人一进去,朱御医和他的徒弟就迎了出来,“下官参见王爷,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“免礼。”萧天耀脚步不停,从朱御医身边走过,直接在帐篷内唯一的椅子上坐下,“说,怎么回事?”

林初九提着药箱,站在萧天耀身侧,没有急着去看流白。

朱御医站起来,朝萧天耀作揖,一脸懊恼的道:“下官该死,没有发现流白公子之前沾了木须草,以至于所开的药物与木须草相克。”

“木须草?那是什么东西?”萧天耀虽不是大夫,可简单的常识还是知晓的。

“是中央帝国的一种特殊草药,药性奇特,平时无色无味无毒,沾上后只要用热水泡泡就能去了药效。可要与其他药材中和,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。下官不知流白公子沾了木须草,所开的退热药中,有一味药与木须草产生反应,致使流白公子过敏,高热不退。”朱御医越说越懊恼,似乎在怪自己太过大意。

萧天耀审势的看了朱御医一眼,问道:“即是中央帝国的草药,你怎么知?”木须草有多独特萧天耀不知,可他却知他不知道这种草药,由此可见木须草并非人人都知的药材。

“下官的家族与……中央帝国有些渊源。”朱御医低头,眼神黯然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萧天耀点了点头,没有再继续寻问,这让朱御医暗暗松了口气。

朱御医暗自调整呼吸,继续说道:“王爷,木须草无毒,虽说与其他的药材混合后,会产生不同的效果,但却不会致命。下官能医好流白公子过敏发热的症状,可却需要两天的时间。下官不敢保证,这两天的时间内,流白公子的脑子会不会烧坏。”

木须草虽然奇特,可并不是毒物,即使与其他的药草中和会产生新的药性,却也不会有毒,更不会让人致命。

朱御医既然知晓木须草,当然也有医治之法。可现在让人头痛的不是木须草带来的过敏症状,而是流白一直高烧不退!

流白身上沾了木须草,时间太久,就是用热水泡也消不掉。他要是再开退热的药,流白不仅无法退热,过敏的症状还会加重。

流白之前已经烧了好几天,而等到两天后,谁也不敢保证流白会不会烧坏脑子。

流白是萧天耀的亲信,朱御医不敢擅自做主,只得让人去请萧天耀,让萧天耀定夺。

可萧天耀并不是大夫,朱御医解释的很清楚,可这些都不是他要的,他要的是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