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0吃醋,苏茶出事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醋坛子萧王爷当即脸黑了!

而随着萧天耀变脸,屋内的温度也骤然下降,好像一瞬间从初冬到寒冬,让人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。

朱御医的反应最大,他知晓林初九是女儿身又住在萧天耀的帐篷,猜测这两人的关系必然不一般。见自己几个徒弟把林初九围在中间,还被萧天耀看到了,当即吓得不轻,连连朝几个徒弟使眼色,可是……

这种情况下,他的徒弟哪里有精力关注他,就算关注也不会明白他的意思,只当他眼皮抽筋。

萧天耀一进来,屋内的气氛就不同了,朱御医的几个徒弟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可萧天耀脸色不好看,他们却是知道的。

朱御医的徒弟不是什么胆小之辈,可面对萧天耀的威压,却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,甚至忘了行礼,一个人僵在原地,呆滞的看着萧天耀,一副被吓得失了魂魄的样子。

好在他们虽然吓傻了,可身体仍然能动,当萧天耀走过来,他们一个个自发的后退,把路空出来。

萧天耀一路走到林初九面前,看着一脸懵懂,还不知他为何生气的林初九,萧天耀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这个女人,简直蠢的无可救药。

冷冷的瞪了林初九一眼,只把林初九看得莫名其妙。林初九张嘴想要说话,可萧天耀却先一步收回眼神,扭头看向朱御医,“人要死了吗?”

这是摆明不想和林初九说话,林初九到舌尖的话,只得吞回去。

王爷心情好像不太好,她还是悠着点的好。

“啊?”朱御医不曾想萧天耀会突然问他话,一时间竟是愣住了。

“本王问你的话,流白死了吗?”萧天耀重复了一遍,可明显语气更差,耐心全无。朱御医吓了一跳,忙摇头:“没,没,流白公子没事,已经没有发烧了。”

“没事?没事你让她过来做什么?”萧天耀指着林初九,一脸不善,大有你不说出个子丑寅卯,本王就杀了你的架势。

朱御医知道萧天耀这是迁怒,背脊一寒,隐晦的瞪了几个徒弟一眼,这才吞吞吐吐的道:“王,王爷,阿九她……”

“阿九也是你叫的?”早就不爽这个名字,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了,萧天耀终于找到了机会,义正言词的鄙视朱御医。

朱御医是个聪明人,一听萧天耀不高兴,立马改口,“是,是,是九公子。”

“哼……”萧天耀不屑的冷哼一声,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流白,见他色容平静,气息平稳,就知他无事。

既知流白无事,萧天耀自然不会再问,扭头看了一眼林初九,见林初九乖乖的站在那里,心下满意:“随本王出去。”没事呆在这里做什么?流白又没有死。

“哦……”林初九见萧天耀不高兴,十分配合。

左右流白无事,她尽到了大夫该尽的责任了。

萧天耀并没有等林初九,步子迈得极大,林初九不是什么娇弱的人,可却仍要小跑才能跟上萧天耀。

这个时候林初九才知,原来她以前能轻松的跑上萧天耀,是因为萧天耀体贴她,而现在萧天耀不体贴她了,她就得吃苦了。

默默望天,林初九实在想不出她到底哪里惹萧天耀不高兴,使得萧天耀一改往日低调的体贴?

难不成萧天耀知道她对流白的病情不上心了?

可是,就算她对流白的病情不上心,也没有放任流白烧成傻子呀?而且她一忙完就去看流白了,这还不够吗?

林初九看着萧天耀的背影,怎么想也不明白。

习武之人,本就对眼神一类的十分敏感,林初九也没有隐藏,萧天耀自然知道林初九一路盯着他的背后看。

见林初九如此在意自己,萧天耀脸色稍霁。走到金吾卫驻守的范围,萧天耀不着痕迹的放缓步子,好让林初九跟上来。

他发誓,他绝不是担心林初九,也不是怕下面的人见他不待见林初九,会给林初九脸色看,他,他就是走累了!

对,就是走累了,所以现在走慢一点,而且他也没有慢多少不是吗?

两人很快走进帐篷内,而想不明白的林初九索性不想,直接问道:“王爷,你是不是在担心流白的病?你放心啦,我虽然不怎么喜欢流白,可看在你的面子上,一定会尽力配合朱御医医治他。我刚刚去看了,流白不会有事,也不会烧成傻子。”不过,虚弱一段时间那是肯定的。但这话她不会说给萧天耀听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脸上明显好看了许多。

没办法,林初九这话取悦了他。

林初九见萧天耀的脸转黑为阴,暗自松了口气。

果然,王爷是在担心流白。

“王爷放心好了,朱御医的医术很好。要是王爷还放心不下,我明早再去看一趟。”既然萧天耀担心流白的病情,那么……为了不让自己被萧天耀冻死,她就多关注一下流白吧,反正就是走两步路的事。

“不必!”萧天耀想也不想就拒绝了,并且打定主意,在流白好之前,坚决不让林初九过去。

朱御医那些徒弟,实在太闹心了。

林初九正不想去,见萧天耀拒绝也不多说,立刻应“好”。

萧天耀的脸,转阴为晴,帐篷的温度恢复正常,林初九大喜,看着天色渐黑,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还脏兮兮的,立刻道:“王爷,我去梳洗一下再来用膳。”

“嗯,本王等你。”萧天耀随口应道,等到他说出来,才知自己说了什么,不由得皱眉。

林初九却没有放在心上,吩咐人打来热水,便去内室准备换洗的衣物。

可不想,林初九热水没有等到,只等到暗卫急切的声音:“王爷,苏茶公子在碧海阁失踪,现在下落不明。”

萧天耀脸色一变,问道:“何人动的手?”

“对方未曾露面,属下不知!”暗卫低头,脑袋几乎埋到双膝间。

苏茶在他们的保护下失踪,他们却连动手的人是谁都不知,实在是羞愧难当。

萧天耀冷冷地看了暗卫一眼,并没有责怪,而是再次问道:“可有查出,是何人对我们的产业出手?”

暗卫听罢,头埋的更低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