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7比试,我们赌一局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是的,迎接而不是迎战!

谁规定带兵过来就一定要开打了?

谁规定她带兵出去,就一定是与轩辕挚打了?

他们就不能和和气气的谈一谈吗?

轩辕挚确实是来寻晦气的,可并不表示他们非打不可,也许他们能找到另一条路也说不定呢?

不试的话,谁敢保证不行呢?

不管心里如何想,林初九面上始终都是一副平静的样子,好像轩辕挚带兵压境不是什么大事一样。

跟随在身后的几位将领,见林初九自信从容,高悬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。他们王妃这个时候出现,肯定是有了制敌之法,他们没有必要紧张,只要跟着王妃走就是了。

这么一想,众人心中便无所畏惧,一个个自信十足,哪怕面对黑压压的黑甲卫,也没有人腿软。

他们相信,王妃这个时候出现,肯定是王爷有安排,他们只需要按王妃的命令办事就行了。

林初九要是知道,这些人把功劳全推到萧天耀身后,一定会气得吐血,可惜她现在什么也不知,她现在全副注意力,都放在不远处的轩辕挚与黑甲卫身上。

不愧为是帝国皇子,不愧为是帝国最强精兵,不到一千人,可这气势却比她身后数万人还要强,他们这么多人,可气势却完全被对方压制住。

林初九终于明白莫清风为何不敢打了,真正要打,他们哪怕人多也没有什么胜算。

轩辕挚一身黑衣,坐在雪白的骏马上,看着林初九一行人走出来,不由得眯眼,嘴角轻扬,笑得嘲讽。

林初九没有骑马,她是走出来的。离轩辕挚三米远停下,抬头看向坐在马上的轩辕挚,拱手道:“不知帝国大皇子驾到,有失远迎,请大皇子恕罪。”

举止从容,不卑不亢,眼神清明,即无面对帝国大皇子的谄媚,也没有清高的不屑,恭敬有余,真心不足。

“你是何人?”轩辕挚不曾想到,这个时候东文军中还有能主持大局的人,而且还是一个女人?

“东文左相之女,萧王之妻。大皇子称呼我萧林氏便是。”林初九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,入乡随俗,闺名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随便说的好。

“萧氏?萧亲王妃?萧天耀的妻子3F”轩辕挚一脸玩味,狭长的眸子透着渗骨的阴冷,莫清风不由得皱眉,抬头悄悄看了林初九一眼,见林初九无事,莫清风又沉默的低下头。

王妃能应付,再好不过。

林初九没有移开眼,落落大方的应是,换来轩辕挚赞许的点头,可是话锋一转,轩辕挚又冷酷的道:“你可知,你的丈夫与本皇子有仇?”

“略知一二,萧林氏在此谢大皇子手下留情,没有伤我夫君性命。”林初九顺着轩辕挚的话道,很给面子的捧了轩辕挚一把。

这样换成一般爱脸面的公子哥,很可能就被林初九捧的飘飘然了,可是轩辕挚是帝国皇子,他要这么容易就被人哄过了去,帝国的皇帝就不会让他带着黑甲卫了。

轩辕挚一脸玩味的道:“你这妇人倒是会说话,可惜任你再会说话,也改变不了本皇子的决定。”

轩辕挚指向林初九身后,作金吾卫打扮的将士,“他们杀我黑甲卫,夺我黑甲卫的天外玄铁。萧林氏,你说这笔帐本皇子怎么和你算?”

“大皇子,黑甲卫的勇猛天下人皆知,凭我们东文士兵的能力,怎么可能杀的了黑甲卫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,还请大皇子明察。”林初九完全没有心里压力的认怂,同时也将罪名推得干干净净。

她不是萧天耀,她不需要维护自己的赫赫威名,她只需要能活下去就好了。

轩辕挚被林初九气笑了,“萧林氏,你以为捧本皇子两句,本皇子就能放过你吗?你这么天真,是怎么坐上萧王妃的位置?”

林初九笑着道:“我有一个好爹,我爹是东文左相,皇上身边的肱骨大臣。”她还想知道,轩辕挚连萧天耀都打不过,是怎么坐稳大皇子位置的呢,真是的。

“你这女人,还真是……靠爹也说的这么理直气壮。”换一个场合,换一个身份,轩辕挚相信自己也许会喜欢这样的女人。

家世不差,长相不俗,不清高,不傲气,还有点小聪明,这样的女人很适合做贤内助。

“为什么不能?我就是命好,投了一个好胎,才有今天的身份,这有什么不能说的?大皇子不会以为,我要是出身平民,也能嫁给萧王为正妃吗?我要不是萧王妃,凭借我一个女子,能出入军营,站在大皇子面前说话吗?”

林初九这话明着是在说自己,可实际却是在提醒轩辕挚,他此时能这么嚣张,全是因为他有一个帝国皇帝的爹,而想要继续嚣张下去,轩辕挚就得小心一些,别做让他皇帝老爹不满的事。

轩辕挚不是笨蛋,林初九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要是不明白那就是傻了。轩辕挚眼眸微冷,看林初九的眼神也不复之前的平静,“你想说什么?”他可以肯定他被人威胁了!

想到林初九与花家交情,轩辕挚相信林初九的威胁不是说说而已,而是真的能做到。

“大皇子别这么激动,我知道你的来意,你的目的是萧王爷,咱们商量一个办法,兵不血刃,和平的解决这件事如何?”林初九知道轩辕挚上勾了,她有八成的把握,可以让轩辕挚答应她的条件。

“怎么兵不血刃解决?”轩辕挚承认,他对林初九的提议有那么一点心动,但前提是林初九提出来的办法让他满意,不然他不介意血洗东文军营。

“大皇子,你带人围攻我们,不外乎是想要断王爷的助力,让他难堪。我们做个约定,你赢了,我跪下来给你道歉,黑甲卫的损失我们十倍赔偿。而且日后不管你带多少人攻击王爷,我和我身后的人都不会出手。反之,要是我侥幸赢了,只希望大皇子能高抬贵手,放我们这些人一马。”柿子挑软的捏,这位大皇子就是个中翘楚。打不过萧天耀,就拿他们这些小人物出气,简直没品。

“挺有意思的约定,你想赌什么?”轩辕挚饶有兴趣的问道,一副很期待的样子,可林初九和轩辕挚都明白,要是对赌的项目无法让轩辕挚满意,那么这个约定就什么都不是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