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0压力,她只是一个女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诚如轩辕挚所说的那样,林初九不杀他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,而是局势的问题。局势不允许林初九杀轩辕挚,或者说轩辕挚的身份,让林初九不能杀他。

轩辕挚是什么人?他不是什么无依无靠的孤儿,他是帝国大皇子,林初九今天要是杀了轩辕挚,确实是痛快了,可后果呢?

先不说中央帝国,就是轩辕挚身后的黑甲卫,也不可能放过林初九。

轩辕挚带着黑甲卫打上门,在中央帝国看来,根本不是什么大事,就算轩辕挚做了罪大恶极的事,中央帝国也不会允许旁人动轩辕挚。

这就好比,我自家的孩子,我自己可以打,但别人不能打。更不用说东文还是中央帝国的附属国,帝国皇子死在东文,死在东文一个女人手里,帝国要是不千百倍的讨回,面子往哪里摆?

所以说,林初九不杀轩辕挚与胆最无关,而是懂得个中利害。再说了,她也没有能耐杀得了轩辕挚。

她是人不是神,她做不到杀人于无形,能坑到轩辕挚2C她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没错,林初九是坑轩辕挚的!

轩辕挚现在根本就没有中毒,林初九胡谄一个三步倒,不过是赌轩辕挚把自己的命看得很重,不会轻易用自己的命去赌自己有没有中毒。

身份越贵重的人越在乎自己的生死,因为他们拥有太多,什么都舍不得放下。而事实证明,她赌对了,不是吗?

看轩辕挚一脸怒容,却不得不忍她的样子,林初九全身舒畅。果然,她还是不喜欢委曲求全,之前在萧天耀面前各种受委屈,真是憋死她了。

诚如林初九所看到的那样,轩辕挚现在还憋屈,他想杀了林初九,或者直接让人把林初九拿下,然后逼她交出解药,可是……

他担心林初九会鱼死网破。他相信他要死在东文,帝国绝对不会放过东文,不会放过林初九,可那些和他有什么关系?

他人都死了,哪怕帝国将东文移为平地,他也得不到半点好处。

死死地瞪着林初九看了半天,轩辕挚最终只能咬牙应下,“解药拿来。”萧林氏贱命一条死不足惜,可他不同,他是帝国大皇子,是有可能坐上帝国皇位的人,要因一时赌气死在这里,就是拿整个东文给他陪葬,他也亏。

“大皇子爽快。”林初九面上不显,可听到轩辕挚的话,心里却是狠狠的松了口气。

终于成了!

林初九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丢朝轩辕挚丢去,轩辕挚随手接住,晃了一下,皱眉问道:“里面是熬好的药汁?”

“大皇子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小心点,别洒出来了。”里面装的才是真正的毒药,混在葡萄糖里的毒,可她会告诉轩辕挚吗?

轩辕挚一打开,便闻到一股似药非药的味道,低头一看,发现瓶子里的药清澈如水,完全不似药汁的黑浓。

“这是五天份的解药?”轩辕挚没有急着喝,而是反问。

“是的。大皇子直接喝了吧,别省着,你就算省下一滴,别的大夫也配不出解药。”林初九知道轩辕挚的想法,先一步揭穿。

“是吗?”轩辕挚完全没有被人拆穿的尴尬,仰头喝下,留下一滴,“本皇子倒要看看,有没有人能解。”

味道有些苦,可这点苦对轩辕挚来说,不算什么。

林初九并不在意,大方的道:“大皇子随意。没别的事,我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?对了,大皇子,要不要我安排人,帮您寻扎营的地方?我们营中有酒有肉,大皇子要是需要,我这就让人给您送来。”

林初九一脸和气,好像刚刚坑轩辕挚,给轩辕挚下毒的人不是她一样。

“不必。”饶是轩辕挚脾气再好,也被林初九的厚脸皮与无耻气着了,更不用提轩辕挚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。

“那真是可惜了。我还想着办个宴会欢迎大皇子一行呢。”林初九再度刷新她无耻的下限,轩辕挚已经不想和她说话了,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,黑甲卫自然跟随。

“五天后,本皇子会让人来取解药。林初九,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要是本皇子拿不到最终的解药,本皇子就出兵踏平东文。”轩辕挚走之前,不忘留下一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。

“大皇子你放心,我说了我不敢杀你的。”林初九大声喊道,至于轩辕挚有没有听到,那就与她无关了。

站在原地,林初九满脸微笑的目送轩辕挚离去,漂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缝,看上去十分讨喜。

莫清风见林初九心情好,忙开口道:“王妃机智勇敢,无人能敌,清风佩服。今日幸得王妃周旋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是人都有虚荣心,莫清风这话说得十分漂亮,一般人听到这话肯定会得瑟的翘起尾巴,可惜林初九现在没有这份心思。

“哼……”林初九扭头看了莫清风一眼,冷哼。

这一声,嘲讽意味十足。

不理会其他将领尴尬不自然的神色,林初九一脸严肃的道:“回吧。”

转身,松开紧握的手,在无人看到的时候,林初九深深地吐了口气。

莫清风等人只看到她游刃有余的与轩辕挚周旋,却不知她背后承受了多少。

不说被轩辕挚摔出去的那一下,就是与轩辕挚对峙中,她的衣服就不知汗湿了多少次。要不是身着轻甲,她这个时候怕是会狼狈不堪。

“咚咚……”林初九每一步都迈的十分沉重。

她累,身体累,心也累!

莫清风等人跟在林初九身后,见林初九越走越慢,越走越吃力,几次想要开口,问林初九要不要让人抬软轿过来,可对上林初九冷漠的眸子,莫清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今天这事他们确实是办得不厚道。他们不该把有的压力,都压在一个弱女子身上。哪怕有王爷的命令,也不该让一个弱女子背负全军上下的性命。

要知道,林初九今天要是没有劝退轩辕挚,黑甲卫和金吾卫一旦打起来,东文人必会将开战的罪名推到林初九头上,哪怕明知轩辕挚带黑甲卫来,就是要打他们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