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1崇拜,什么人带什么兵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是萧王妃的消息,与她凭一己之力挡住帝国大皇子与黑甲卫的消息,同时在军中传开了。

之前金吾卫的将领,让亲兵通知底下的准备作战,可不等金吾卫列阵出去,前方就传帝国大皇子与黑甲卫退兵的好消息,一时间全军上下都对林初九好奇死了。

好奇林初九的长相,好奇林初九是怎么挡住帝国黑甲卫的。要知道,之前能见到林初九的人,也只有前排几人,能与林初九一同出去“迎接”轩辕挚的人,就更少了。

于是…原本该散去的方阵,仍旧整齐的排列在原地;本该回到自己营帐的士兵,一个个如同松柏一样站得笔直,神情严肃,可仔细看会发现,他们全部向右看齐或者向左看齐,就等林初九走进来。

不仅仅严阵以待的士兵们,就是伤兵营也闹腾起来了。一众伤兵知道这几天,天天过来给他们包扎的九公子是九王妃,一个个惊呆了,嘴巴殾能塞得下一颗鸭蛋。

“九,九公子居然是王妃娘娘?天啊,我居然让王妃娘娘给我包扎,我要晕了。”

“听说王妃医术很好,我以前还不相信。现在我终于相信了,王妃不仅医术好,人更好。”

“九公子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王妃呀,她那么和气,医术又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是王妃呢?”

“王妃不都是坐在马车里,像尊菩萨一样的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我们王妃哪能和别人一样。能配得上我们王爷的,也只有王妃了。”

“不知九……不对,是王妃,王妃明天还来吗?”

“应该不会了吧,王妃是女子,来这里终归不合适。”

“太可惜了,我的伤还没有包扎呢,我也想让王妃给我包扎一样。这样,等以后我老了,我就可以骄傲的告诉我的儿子,孙子。你爷爷我当年在打仗时受了伤,可是王妃娘娘给我包扎的。”

“你就拉倒吧,还想着显摆。要我说真要显摆,就只有我们老大能显摆。老大那天腿可是王妃娘娘医好的,而且他也是王妃娘娘第一个医治的病人。”

躺在屋内养伤的老大,听到外面弟兄们的话,抬头看着屋顶,喃喃的道:“原来,她是王妃,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。”

……

伤兵营的人你一言我一语,有遗憾,有兴奋,有激动,有窃喜,最多的还是骄傲。

他们王妃娘娘果然厉害。不仅人长得好看,医术还好。最主要的还是,他们家王妃把黑甲卫打退了。

他们这些人有一半以上,是因为和黑甲卫交手才受伤的,听到林初九一个弱女子将黑甲卫逼退,他们这些人怎么能不高兴?

伤兵营的热闹非凡,一改前几天的低迷与压抑,伤势较轻的人说得开怀,伤势较重的人则认真听着……

朱御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差点把手里的笔折断了,“王,王妃?阿九是王妃?她,她真是王妃?”

朱御医早就知道林初九是女人,可他从来没有想过,林初九会是萧王妃,他之前还以为林初九是萧王的红颜知已呢。

惊讶过后,朱御医又陷入深思,“难道京中的传闻都是真的,萧王妃真的医术不凡?萧王的腿和安王的病,都是萧王妃医好的?”

一想到这个可能,朱御医激动了,就如饿狼看到一根闪闪发亮的骨头,恨不得立刻扑上前。“哈哈哈……太好了,太好了。阿九医术这么好,人又好说话,我以后向她请教,肯定不成问题。”

朱御医摩拳擦掌,已经做好随时向林初九讨教的准备。朱御医的徒弟先是被师父口中的阿九,是萧王妃的消息给炸懵了,紧接着又被朱御医癫狂的样子吓坏了。

“师父你没事吧?”几个徒弟忙压下心中对林初九的好奇,上前,关切的问道。

“没事,没事,师父就是高兴,高兴呀。人生难得一知己,你师父我今天终于遇到知己了。”朱御医嘴角一直上扬,怎么也压不住。

几个徒弟伴在朱御医身边多年,哪里不知他的为人,见朱御医还知自己在做什么,就不管他了。反正过个两三时辰,他们师父就会恢复正常。

在众人望眼欲穿下,脚步如同老黄牛一样沉重,步伐如同蜗牛一样缓慢的林初九,一步一步走进军营。

身上的铠甲脏了,梳的整齐的发丝乱了,娇美的五观因嘴角的淤青难看了。可这一刻,在所有将士们眼中,林初九是最美的。

“啪!”当林初九踏进军营,将士们自觉的站直,行礼道:“卑职参见王妃!”

见两侧的将士突然给自己行礼,林初九脚步一顿,眼中闪过一抹黯然,可很快就恢复正常,淡然的道:“免礼”

林初九的声音不大,甚至只有莫清风几个离得近的人才能听到,可就是这样也没有人说她半句不是,因为他们看到林初九微开的嘴角……

一路走过来,凡是林初九所到之处,两旁的方阵中的将士们,都会自发的行礼,高喊:“卑职参见王妃!”

而林初九也一样,不管对方听不听得道,都会说上一句“免礼”。而离得稍等的人,看到林初九的唇形,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来。

“卑职参见王妃!”又是一声高喊,如同阅兵式一般,林初九仍旧回了一句“免礼”。

再简单不过的对话,可林初九置身其中,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。

她承认,她是一个虚荣的人,一路走来听到众将士发自内心的尊敬,她心情瞬间转好,甚至产生一种,今天这伤值得的念头。可是,很快她就把这个想法甩出脑后。

这些人是萧天耀的人,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。她可不能因为这些人给她行礼,就忘了莫清风等人的行为。

想到这里,林初九脸上的神情又冷了三分,离得远见将士看不到,可莫清风几人却能明显的感觉到。

察觉林初九情绪不对,莫清风几个暗道不好。林初九原本就生他们的气,现在又冷下脸,这是他们哪里做错了?

莫清风看看身边的人,又看看一个个激动又崇拜的看着林初九的小兵们,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林初九为什么突然冷着脸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