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2后悔,已是来不及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莫清风不是萧天耀,林初九没有向他解释的必要,哪怕明显能看出莫清风的不安与不解,林初九也没有开口,一路沉默的走到营帐。

和之前一样,营帐百米外有金吾卫把守。金吾卫自然不敢拦林初九,可却不会轻易放莫清风和他身后的将领进去。

“啪……”待林初九进去后,把守的金吾卫便伸出长枪,将莫清风等人挡住了。

“王妃……”莫清风开口,想要说他还有事要说,可林初九不等他说出来,就先一步道: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,我累了。”

林初九说这话时并没有回头,甚至连脚步也没有停下来,语气更是冷漠至极。看着林初九渐行渐远的身影,莫清风眉头紧锁,深感不安。

他好像把事情办砸了,怎么了?

“莫少,王妃这是不高兴?”莫清风身旁的将领,一会看看林初九的背影,一会看看莫清风,忐忑的问道。

莫清风正烦着,听到这话,冷着脸道:“你看不出来吗?”

“这……事情不都解决了吗?王妃还有什么不高兴的?”将领不解,摸着后脑勺问道。

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想要知道?自己去问王妃。”莫清风转身就走,走了没两步又折了回来,对守卫在外的金吾卫道:“王妃出来时和她说一声,就说我有事要求见王妃,问王妃什么时候有空。”

“是。”明眼人都看得出,林初九对莫清风不满,看守的金吾卫很想拒绝,可对上莫清风威胁意味的眼神,到嘴的拒绝生生改成是。

莫清风满意的点头,潇洒离去……

大皇子和黑甲卫虽然退了兵,可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比如,他派去的人有没有摸到大皇子在附近的老巢?

还有就是要立刻写信,把今天的事说给王爷听。尤其是王妃不高兴的事,必须写上三遍才行。

至于为什么是三遍?当然是因为重要的事情,必须说三遍了。即使不知王妃为什么不高兴,可莫清风的直觉告诉他,这事很重要,必须要让王爷提前知道。

丢下一干人,独自回到营帐的林初九,一走进营帐,挺直的背就垮了下来,紧绷的脸皱成一团,右手捂着心口,一脸痛苦。

“唔……”林初九艰难的挪到了椅子上,一屁股坐下,就没有再动,只瞪大眼睛看帐篷顶。

这个姿势足足维持了一刻钟。一刻钟后,林初九才闭上眼,眨出一滴泪。

抬手,艰难的抹掉脸上的泪,林初九笑的苦涩,“真后悔相信萧天耀的话,真后悔因他偶尔流露出来的在乎而心软,萧天耀根本没有心。”当然,最后悔的还是当时在京城,没有趁机离开萧王府

当时,当时……她是想走的,可是碍于医生系统变态的要求,她不敢走。她怕,怕被捉回来后,会面临非人的折磨,她相信萧天耀那个男人,绝对做得到。

“现在说这些已来不及了。”林初九捂住脸,捂住即将流出来的泪。

呼气,深气……许久后,林初九才平静下来,将头上的盔甲取下,又站起来准备脱掉身上的轻甲。

轻甲虽轻,可穿在身上也很重,尤其是坐下来特别不舒服。

只是,林初九一起身便扯到了伤口,当即痛的脸色发白。

“唔……”林初九痛闷一声,后退数步,要不是及时扶住桌子,怕是要跌在地上。“该死,难道伤到了内脏?”她现在可没有办法,给自己清除内脏的淤血。

顾不得身上还穿着铠甲,林初九立刻启动医生系统,给自己做检查。

“嘀嘀……”很快,医生系统就给出答案:没有伤及内脏,只是外伤,甚至连骨头都没有摔着。

“看样子轩辕挚真是手下留情了,这点伤只是痛罢了。”凭轩辕挚的本事,那一下绝对能要她的命,可是轩辕挚没有这么做。

当然,林初九不会自恋的认为,这是轩辕挚对她另眼相看。轩辕挚之所以不对她下手,不过是因为皇子的骄傲罢了。

要知道,那个时候他们这间的约定还没有完成,要是轩辕挚杀了她,或者重伤了她,传出去岂不是要说轩辕挚怕了她。

“呼……”林初九努力调整呼吸,以缓解身体上的疼痛,待到不那么痛,或者说习惯了这疼痛后,林初九这才将轻甲解下。

一件一件,待到轻甲解下后,就看到林初九身上的衣服早已汗湿,此刻正紧紧粘在她身上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“果然还是怕的。”要让人看到她此时的样子,必会明白她面对轩辕挚时,并不像众人所看到的那般从容与自信。

轻扯嘴唇,林初九虚弱的笑了笑,便捂着胸口走到内室,借着凉透的水将自己擦干净,然后又将腿上的绷带解下来。

腿上的伤好得很快,哪怕这么折腾也没有见血,只是绷带全部湿透了,她得重新上药。

拆绷带,擦掉多余的药,然后再上药,这对林初九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,可此刻林初九做起来却分外吃力。

明明没有伤到内脏,可每一动林初九都觉得胸口疼的难受,就像是针扎一样。

解绷带和上药时林初九还能忍,可缠绷带的时候她缠一圈,胸口就痛一下,林初九实在忍不住了,“难不成医生系统出错了?”

林初九停下手上的活,再次检查一遍,结果和刚刚一样,她没有内伤,只是外伤,不严重。

“估计是摔得太重了。”医生系统肯定她内脏无事,林初九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

强忍着疼痛,林初九草草缠上绷带,便套上了衣服,略作收拾倒床就睡,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而林初九这一睡便到了晚上,直接把午膳和晚膳都错过。

狠狠地睡了一觉,林初的精神不错,胸口也没有那么痛了,穿好衣服便走到外间。

午膳已经端了下去,晚膳则温在炉子上,闻着饭香,林初九发现自己真的饿了,用隔热的毛巾将饭菜端到桌上,可就在她准备吃时,营帐外传来一阵骚动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