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5气场,王爷好可怕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突至碧海阁的事,除了碧海阁的外,再无第二人知晓。可是,就在他抵达碧海阁不到半个时辰,就有人送来一张请柬,并指明是给萧王爷!

此时正是午夜时分,这个时候外面别说人,就是鬼影也没有一只,而依萧天耀的功夫,除非武神以上的人出手,不然任谁也无法,在不被他发现的情况下跟踪他。

可偏偏对方就能在他前脚抵达碧海阁,后脚把请柬送上来。

无疑,这是一种挑衅,对萧天耀的挑衅。对方用这种方法告诉萧天耀,碧海阁对他来说没有秘密。

看着跪在地上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管事,萧天耀脸色不变的道:“呈上来。”

“是。”碧海阁管事吓得全身发颤,握请柬的手一直抖呀抖,好险没有把手上的盒子抖出去。

“王,王爷……”请柬装在木盒里,外面有一把乌黑的小锁,管事不知这小锁是什么,可萧天耀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天外玄铁,对方拿天外玄铁打锁。可见,对方来历不小。

接过木盒,萧天耀轻轻用力,只见“啪”的一声,木盒碎成粉沫,而那把小锁却纹丝不动。萧天耀也不管它,取出里面的请柬。

请柬用的是黑色硬纸,高贵而大气,没有什么特殊的符号,封面上写着“萧王爷亲启”五个字,用的是金色的颜料,字体瘦长而飘逸,风骨天成。

“好字。”萧天耀赞了一句,打开请柬,里面只有一句话和一个落款。

话的内容是:苏茶公子在时某人家坐客,敬请萧王明日午时三刻光临寒舍。

落款是:时逸寒

没有说自家的地址,也没有说自己的身份,就只有时逸寒三个字,可见写请柬的人有多么嚣张,又有多么狂妄。

当然,他也有这个资格嚣张。天藏影月的少主不嚣张、不狂妄,谁还有嚣张、狂妄的资格?

“又是你?”萧天耀的目光,落在时逸寒三个字上。

对这位少主他可是印象深刻,毕竟他当时就是学了他的月影分身,用来对付帝国大皇子轩辕挚。没想到,这才多久的时间,两人又遇上了,只是这一次他换了一个身份。

“啪……”请柬被萧天耀随手放下,声音很小,可就是这一声响,却把管事吓得扑通一声跪下,“王爷!”

“送信的人可在?”萧天耀没有看管事,淡漠的说道。

“回,回王爷的话,在,在的。”管事急忙说道,生怕慢了一秒,萧天耀就不高兴。

“告诉他,本王会准时到。”萧天耀特意加重“准时”二字,管事忙点头,见萧天耀没有别的吩咐,逃命似的跑了出去。

管事离去后,萧天耀并没有回房间休息,而是起身朝往外走……

时逸寒约他明日午时三刻见面,可并没有说今晚他不能提前去?

既然知道绑走苏茶的人是谁,又知苏茶关的地方,他还要等到午时三刻,那就蠢了。

是夜,月沉如水,清冷的月光洒在无人的街道,衬得夜间越发的静默,就如同一副静美的画……

可是,一抹黑色的身影却突然出现,打破了夜的静美。

身着黑色锦衣的萧天耀,不知何时出现在街道时,不急不缓的往前走着,从容闲适,如同在逛自家后花园,周围的安静与清冷都无法阻拦他的脚步。

萧天耀看似走的缓慢,可眨眼的功夫人就走到街的另一头,来到一个十字路口。不过,萧天耀并没有急着迈步,而是在岔道口停下脚步。

片刻后,暗卫出现,“王爷,天藏阁的办事处在明午街,影月楼的办事处在兰淮河畔。”

也就是说时逸寒在这里有两处地产,而时逸寒所说寒舍到底是哪里,就需要萧天耀自己去猜。

当然,时逸寒也没有说,他一定会呆在天藏阁或者影月楼的办事处。萧天耀要是上错了门,那就只能怪他自己笨了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听罢,应了一声,似乎一也不觉得为难,抬步就向左拐。

这条路,通向兰淮河畔,也就是影月楼的办事处,靠近兰淮河畔的兰兮楼!

兰兮楼是青楼,越是夜晚越热闹,今日也不例外。兰兮楼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远远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的莺歌燕舞声。不过,萧天耀没有走正门,他是……翻墙进去的!

或者,不应该说是翻墙,因为萧王大人并没有做翻墙的动作,他只是轻轻一跃,跨过挡住他路的高墙罢了。

走进兰兮楼,萧天耀连犹豫都没有便往前迈步,不知情的人见到这一幕,还以为他是兰兮楼后院的常客。

兰兮楼后院有假山,小池,还有一座很有名的湖心楼,叫兰兮小筑,萧天耀此时要去的就是兰兮小筑。

兰兮小筑建在湖中央,没有路,想要进入兰兮小筑只有两条,一是乘小舟,另一则是飞过去。

岸边到兰兮小筑的距离不到三十米,这点距离萧天耀自是不会放在眼里,只轻轻一动人便落到兰兮小筑外。

萧天耀的动作很轻,甚至落地的那刻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了。可是,他迈步时却刻意加重了力度,就好像是故意要惊动里面的人一样。

而很快,里面就传来一道清朗却玩世不恭的声音,“不请自来是贼也。”

“不问自取是偷也。”萧天耀推门而入,就见一身白衣的时逸寒,坐在桌案前焚香煮茶。

时逸寒举止优雅,煮茶的动作更是如同行云流水,让人赏心悦目,要不是知晓时逸寒的身份,萧天耀还真会以为,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家公子。

萧天耀走进来,时逸寒手上的动作没有停,可却抬头看了萧天耀一眼,见萧天耀冷着一张脸,时逸寒笑道:“王爷不必如此严肃,时某人不过是想知道碧海阁的主人是谁罢了。至于苏茶公子?时某人不过是请他来做了,不会对他怎么样。”

“现在你知道了,该放人了。”萧天耀走进来,在时逸寒对面坐下了。看向时逸寒的眼神平静而淡漠,可却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压迫感,时逸寒倒花的手一顿……

这个男人的气场,好可怕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