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6威胁,王爷太无耻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说萧天耀此时气势迫人,让人十分有压迫感,可时逸寒也不是普通人。刹那的停顿过后,时逸寒无事人一般,继续煮自己的茶。动作自然、从容,完全不受萧天耀的影响。

而萧天耀也很快就收回了威压,淡漠的坐在时逸寒对面。

身为天藏影月的少主,时逸寒无疑是骄傲,想要用威压去威胁时逸寒,那是愚蠢的行为。

萧天耀在初见的刹那释放威压,不过是告诉时逸寒,他萧天耀,从来不惧怕与时逸寒动手。

时逸寒收到了这个信息,并没有生气,只是笑了笑,继续做自己的事。

敢和他们天藏影月抢生意,就足已说明萧天耀的狂妄。

时逸寒煮好茶,倒了一杯递到萧天耀面前,“萧王爷,尝尝看。”

说话间,自己先端起一杯喝了起来。

和煮茶的动作一样优雅,此刻的时逸寒身上没有半丝江湖人的气息,尊贵清雅的气质,从容优美的动作,比起萧天耀这个皇族中人也丝毫不差。

萧天耀举起茶杯,却没有急着喝,而是等时逸寒喝了一口,才动口。

同样是品茶,时逸寒喝出了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清雅,而萧天耀却喝出了皇家人的霸气。

一杯茶饮尽,时逸寒放下杯子,戏谑的道:“萧王,我要下毒,不会下在水里。”

“红梅初雪,真要下了毒,那就可惜了。”萧天耀放下杯子,杯子已经空了。

“萧王果然识货。”时逸寒并不意外萧天耀能喝出他用什么水煮茶。萧天耀可不是什么江湖莽夫,他是东文的王爷,是先帝最受喜爱的幼子,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识过。

“比不上时少主有雅兴。”萧天耀神色淡漠,没有嘲讽的意思,只陈述事实。

他虽是皇室中人,可却没有这个闲情雅致,过这种精致的生活。

时逸寒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萧天耀接着道:“时少主,话也说了,茶也喝了。说吧,你有什么条件?”

“条件?萧王说什么?时某人听不懂。”时逸寒装傻,拿起一旁的帕子,慢悠悠的擦着手。

萧天耀不容时逸寒装傻,直接道:“时少主要请苏茶住多久?”时逸寒说苏茶是做客,萧天耀也不点破,只顺着时逸寒的话道。

“苏茶公子才住了不到三天,萧王你也太急了。”时逸寒仍旧不正面回答。

“苏茶是本王的左右手,时少主应该明白他对本王的重要性。”萧天耀脸色不变的说道。

“不过是一个做事的人罢了,没有苏茶,自有红茶、绿茶,黑茶的,要是王爷找不到趁手的人可用,时某人倒是可以替王爷介绍几个。”时逸寒擦完手,将帕子丢入盆中,拿起一旁的茶点吃了起来。

显然,这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,一个和萧天耀截然不同的人。

萧天耀不讨厌,但也不会随同,仍旧冷着脸道:“本王的人,只有本王能处置。”

萧天耀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时逸寒再装傻就太不给脸了,“萧王要把人带走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时逸寒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说,笑盈盈的看着萧天耀,摆明是萧天耀主动提。

“什么条件?”萧天耀很配合。

先提条件的那个,并不表示就是输家。

时逸寒也不刁难,爽快的道:“跟我打一架,你输了,关了碧海阁,向天藏阁道歉,并保证再也不动我天藏阁分毫。你赢了,可以带苏茶走,碧海阁你继续开着,天藏影月不会再找你们麻烦。”

萧天耀之前拆了天藏阁分部的事,闹得天下人皆知。面对势力强大,武功高强的萧天耀,天藏阁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,胖特使虽然气愤,可却不敢肯真对萧天耀展开报复与追杀,就怕报复萧天耀不成,反被杀。

可是,这件事要这么不了了之,天藏阁的威名何在?

萧天耀拆了天藏阁却一点事也没有,以后是个武神都跑去拆天藏阁,他们天藏阁还要做生意吗?

是以,当时逸寒知晓碧海阁的主要是萧天耀后,就立刻想到这两个条件。

正好一劳永逸的把事情都解决了,省得他来回奔波。

时逸寒提的条件并不好办,关掉碧海阁只是银钱上的损失,这个到没有多难,但是……

亲自上门去天藏阁道歉,就大大的折了萧天耀的名声,这事要传出去,萧天耀的名声必会一落千降。

不过,这两个条件萧天耀都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他知道他不会输。无论时逸寒提什么条件,他都不放在心上,但是……

这并不表示时逸寒说什么,他就认什么。至少,光带走苏茶这个条件远远不够。

萧天耀看了时逸寒一眼,说道:“关碧海阁可以,去天藏阁道歉也可以,但……本王赢了,条件要改一改。”

“王爷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。”时逸寒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样子,可实际上他并没有承诺什么,他要拒绝萧天耀的条件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当然,只要条件不离谱,他就不会拒绝,他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萧天耀。

萧天耀抬眼扫了他一眼,没将时逸寒小心机放在心上,说道:“本王除了带走苏茶外,时少主还需告诉天藏阁一声,以后别再泄露本王的消息。当然,作为补偿,本王会把碧海阁给关了。”也就是说,不管是输是赢,萧天耀都会把碧海阁关了,关掉他经营了数年才开始有起色的产业。

“萧王大气。只是萧王的消息价值千金,光一个碧海阁,我真的太亏了。”时逸寒不开口,绝对是翩翩佳公子,可一开口就破功了。

这完全就是一个锱珠必较的商人!

“时少主不答应也可以,天藏阁卖一次本王的消息,本王就拆一次天藏阁。”拆到天藏阁不敢卖他的消息为止。

“你……”时逸寒一噎,差点没吐出一口血。

无耻,无耻,太无耻了!

居然威胁他!

简直过分!

他时逸寒会怕威胁吗?

“萧王,你可清楚得罪天藏阁的后果?”威胁是吗?他时逸寒也会。

“得罪本王的后果,时少主可清楚?”萧天耀完全不将时逸寒的威胁放在眼里,用同样的口吻反问时逸寒,见时逸寒变脸,萧天耀又不咸不淡的补了一句:“时少主应该清楚,四国有多少人厌恶天藏阁的存在。如若本王站出来,号召这些人共同对付天藏阁,你说天藏阁会有什么样的下场?”

这不是威胁,这是恐吓!

时逸寒脸上的笑瞬间消失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