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8窃喜,被赞美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逸寒不讨厌萧天耀,也与萧天耀无私仇。他和萧天耀的矛盾,不过是天藏阁与萧天耀之间的矛盾,还有双方私底下生意上的利益之争罢了。

身为天藏影月的少主,时逸寒不可能放任萧天耀一再打天藏影月的脸而不作为,是以他虽然不讨厌萧天耀,但也无法和萧天耀友好相处,成为朋友。

事情该说的说了,该谈的谈了,时逸寒无意与萧天耀深交,便先一步走了出去,“三百招内定胜负。”他无意与萧天耀决生死之战,只需要定个胜负输赢即可。

“可以。”萧天耀没有意见,而面对时逸寒这个劲敌,萧天耀也给出足够的尊重,第一时间取出了缠在腰间的长软剑。

薄而长的剑软灌注的内力后,唰的一下变得笔直,如同沉睡的雄狮苏醒,露出狰狞的獠牙,如同实质的杀气让人不由背脊发寒。

“好剑!”时逸寒是识货的人,当即赞道。

当然,他更想夸的是萧天耀。长软剑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,萧天耀能驾驭住长而薄的软剑,能一瞬间让长软剑崩发出杀气,可见他的实力有多强。

但……基于高手相斥的原则,时逸寒就是心里欣赏萧天耀,嘴上也不会说出来。

“时少主的寒铁重剑也不差。”萧天耀不紧不慢的夸了一句,看不出诚意,只是中肯的评价。

藏剑山庄第一铸造师,用千年寒铁打的重剑,怎么可能差?

“一把新剑罢了,比不上萧王爷手中的长软剑,这是天元王朝旧物吧?”时逸寒眼眸微眯,看萧天耀的眼神透着一丝诡异。

萧天耀脸色不变,点头应是,“确实是天元王朝皇室珍藏之物。”

“我以为前天元王朝的旧物,全部被皇室中人沉入海底了,原来不家漏网之鱼。”时逸寒看长软剑的眼神,又多了两分喜欢。

“总有胆大的敢私藏,本王不过是运气好罢了。”萧天耀淡淡的解释道,而这个解释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。

天元王朝灭亡后,皇室中人将王朝千万年来的宝藏全部搬到船上,然后全族人随着大船一起沉入海底。至此,天元王朝消失,而属于天元王朝的财富与瑰宝也全部消失。

但是,这并不表示大陆上再也录不到,天元王朝皇室珍藏的东西。如萧天耀所说的那样,这世间总有胆子大的人,他们在搬运时私下藏了一些东西,只是流露出来的东西不多,以至于有价无市,发现一件都会引起哄抢。

萧天耀手上的长软剑是如何得到的,世间人无知晓,不过除了时逸寒外,还真没有第二个人看出他手中的剑,是天元王朝皇室珍藏之物。

萧天耀手中的长软剑锋利无比,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兵器,可它的外在太平实的,根本引不起旁人的注意。

再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萧天耀的剑,就算见到了也不有机会,像时逸寒一样慢慢欣赏。就算能慢慢欣赏,对方也不像时逸寒一样,通古知今。

至于时逸寒知晓后,会不会把消息透露出去?

这个萧天耀一点也不担心,天藏阁做的就是消息买卖的生意,身为天藏影月的少主时逸寒,绝不会一点好处也不拿,就把消息卖出去。而只要他今天赢了时逸寒,时逸寒就不能再卖他的消息,当然送也是不可以的。

萧天耀见时逸寒一双眼粘在长软时,便提醒道:“时少主,出手吧。”

先发制人,后发制己。高手过招,有时候就是半招的差距,萧天耀将出手的机会让给时逸寒,等于把先机给了时逸寒。

时逸寒收回目光,眼眸微眯,没有客气,“萧王开口了,我就不客气。”他还不知萧天耀现在有多强,先出招试上一试对他有益。

两人只打三百招,时逸寒就不需要考虑保存体力的问题,双手握剑,以极刁钻的角度朝萧天耀劈去……

这一剑又快又猛,一瞬间地上的灰尘,四周挂的纱幔,都因时逸寒这一招而呼呼飞舞。再加上重剑力道上的优势,这一剑极具压迫性,就好像要将天地劈开一样,可谓是霸气十足。

“时少主,好力道!”能将重剑的力道完全发挥出来,时逸寒的实力深不可测,萧天耀没有大意,举剑与之相触,很快便退了一步,而时逸寒也退下半步。

第一招,时逸寒先出手,退半步,萧天耀退一步,要说时逸寒赢了也可以,要说打成平手也不行。不过这个都不重要,这才第一招,还有两百九十九招,才能决出胜负。

“萧王是第一个不避开我的重剑,并且接住了它的人。”只一招,可时逸寒却十分痛快。

和人打架,遇到武功弱的打得没意思,遇到武功高的只有被虐的份,只有棋逢敌手最畅快。

“千斤之重,破天之势。本王要知这重剑的威力,必不会去接。”虽然只是轻轻一碰,可萧天耀却明显感觉到虎口一痛。

时逸寒刚刚那一剑,力道惊人,要不是萧天耀有了武神的实力,怕真是接不住。

无疑,萧天耀这句话是对时逸寒的赞美,时逸寒面上不显,可心里却很高兴,“再接我一剑试试。”他的重剑,就是他母亲也不敢接,萧天耀能接住他的剑,还能将他逼退,着实不简单。

说来萧天耀和时逸寒两人也挺有意思的。萧天耀冷漠霸气,一看就是霸主气势,可却用轻巧的长软剑。时逸寒温和俊逸,完全是翩翩浊世佳公子,可偏偏用霸气强硬的重剑。

不过,两人的武器虽与他们气质不搭,可拿在手上却没有任何违和感。因为,不管萧天耀是拿软剑还是重剑,旁人第一眼注意到的永远不是他的武器,而是他这个人,什么武器对萧天耀来说都不重要,而显然时逸寒也是如此。

对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,片叶皆可为武器,手中的武器只是辅助,有或者无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。

萧天耀之所以会一直用长软剑,不过是因为他习惯了,还有就是这把剑对他来说有特殊的意义。

至于时逸寒,他完全是因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