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9输赢,有问题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逸寒之所以会拿重剑,完全是因为他觉得拿重剑的男人很霸气!

当然,重剑太重,有时候很不方便,时逸寒虽然习的是重剑,但他并不经常用重剑。今晚之所以会拿重剑,是因为他就在兰兮小筑,不然他也不会拿重剑和萧天耀打。要知道重剑的份量可不清,对养尊处优的时逸寒来说,背着重剑到处跑,还是很累。

最主要,影响他时某人俊逸潇洒的形象。

时逸寒第一招被萧天耀接下后,又接着出了第二招,第三招,最后更是连续出了数十招,招招霸气十足,完全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力竭,完全是疯子似的打法。

萧天耀眉头微皱眉,一连接了时逸寒数十招,虎口一阵阵发麻。见时逸寒又一次砍过来,萧天耀身形一动,以一种诡异的角度,闪到了时逸寒的左侧,避开了时逸寒劈下来的剑。

萧天耀这个动作十分灵动,一般人根本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,可是时逸寒却看得清清楚楚,因为萧天耀用的是……

“月影分神,你什么时候学会的?”时逸寒眉头紧皱,想到之前轩辕挚送来的消息,还以为轩辕挚输不起,拿他们天藏影月当幌子,现在看来萧天耀是真的学会了月影分身,而且还学的不错。

“在时少主你用的时候。”为了不让时逸寒查这件事,萧天耀回答的十分爽快

“我用的时候?什么时候?你怎么看到的?”时逸寒没有停下攻击,相反速度反而更快了。

他要知道,萧天耀的影月分神到底学到了什么地步。

“无意中看到一眼。”萧天耀没有详细解释,按着月影分身的步伐走了起来,速度很快,步伐也十分稳健,很快就出现残影,不过萧天耀此时只能分出四道残影。

只是看了一遍,没有人指教,没有招术可看,能学到这个地步已是十分难得,就是时逸寒也很震惊,“你看了几遍?”虽然只能分出四道身影,可这已经很恐怖了好不好!

要知道,他当初学月影分身时,可是他亲娘一招一招指点的,可就是这样,他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才能分出四道身影,而他还被亲娘赞为有天赋的人。

他这天赋和萧天耀一比,成了什么?

萧天耀不知时逸寒心中所想,回了时逸寒一剑,将时逸寒逼退半步后,说道:“一遍。”

“一遍3F”看一遍就学会了,这让练了一个月的人情何以堪?

时逸寒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在地。

萧天耀这是来报复他的吗?

报复他把苏茶绑走了?报复他断了碧海阁的生意?报复他的天藏阁卖了萧天耀的消息?

“时少主要再演练一遍,本王也不介意。”趁时逸寒失神之际,萧天耀手中的长软剑一闪,挽了一个剑光,将时逸寒逼退,化防守为攻击,朝时逸寒的面门刺去。

“小人!”时逸寒不曾想萧天耀会突然进攻,险些就被萧天耀划伤了脸。

“战场无父子。”他经历的每一场战争,都是不赢即死,所以……他从不在对战中分神,哪怕他一直在说话,也不会分散注意力。

他从不小瞧任何一个对手,也不轻视任何一场战争。

“你这人太没趣了,真不知你夫人怎么看上你的。”过招而已,萧天耀至于这么玩命吗?

他又不会杀了萧天耀。

萧天耀没有回答时逸寒的话,只用更加凌厉迅速的招式告诉时逸寒,在对战时分神、说话是多大的失误……

一步输,步步输。在时逸寒分神的刹那,萧天耀反守为攻;在时逸寒不以为然的时候,萧天耀再次逼近,并趁机占了上风,将时逸寒压着打!

时逸寒刚开始还很从容,可打着打着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吃力,更甚至他竟然被萧天耀逼进了屋内。

时逸寒脸色微变,脑中飞快闪过两人交手的画面,陡然发现自己只一时失了先机,就被压着打了。

“萧王,你果然……厉害。”时逸寒猛地崩发出斗志,双眸发亮,眼神专注,看萧天耀的眼神也从之前的不在乎,变得认真谨慎。

萧天耀一看就知时逸寒晋阶了,不是武功上的晋阶,而是心态上的晋阶。之前的失误,让时逸寒发现了自己的错,而他很快就改正过来,只是……

这一次却晚了!

当时逸寒失了先机,就注定他败北!

萧天耀是一个不会给对手机会的男人,当他占据主动权后,时逸寒想要抢回主动权,几乎是说梦话,哪怕时逸寒被逼的再次使出月影分身,也没有办法从萧天耀手中抢回主动权!

三百招,除了前面几十招由时逸寒发起进攻外,后面两百多招,时逸寒全部处在被动防御中,完全没有进攻的机会。

萧天耀的长软剑,好几次从时逸寒的要害擦过,要不是时逸寒反应快,又有月影分身的速度加持,怕是早就重伤了。

萧天耀发起进攻后,就没有再说话,也没有给时逸寒说话的机会,剑光飞速闪过,完全看不清他是怎么动的,就见数十招闪了过去。

这样的速度下,要打三百招根本不需要多少时间,不到半个时辰,两人已过三百招,而最后是萧天耀闪到时逸寒身后,长软剑抵在时逸寒的背上,“时少主,你输了!”

萧天耀声音平稳,没有一丝起伏,好似刚刚与时逸寒激战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他早就可以赢了,可仍旧耐着性子,陪时逸寒过了三百招。当然,他之所以陪时逸寒慢慢打,并不是顾忌他的身份,而是想要借机多多看看时逸寒的月影分身。

他的月影分身,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“愿赌服输,萧王放心,我时某人是守信的人。”虽说输得很不爽,可时逸寒是个爽快的人,输了就是输了,他不会给自己找借口,也不会赖账,“明天一早,苏茶公子就能回到碧海阁。”他的目标从来不是苏茶。

苏茶确实很有经商的天赋,可时逸寒从来没有将苏茶当回事。这世间聪明、能干的人多的事,要是没有人支持,苏茶也不过是一个有几分小聪明的商人,像苏茶这样的人虽然不多,但也不是找不到。

“本王相信时少主的人品。”萧天耀将回剑,将其缠在腰上,抬脚就往外走,可从时逸寒身边走过时,时逸寒突然出声道:“萧王,且慢一步!”

他还有问题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