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1心动,只因一句话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的担心林初九不知,就是知道了林初九也没有时间管他。匆匆吃了饭,林初九便收拾东西来到流白的帐篷,和朱御医换班。

“王妃你可来了,快,快请进。”朱御医时不时就在帐篷门口张望,一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起,朱御医就快步迎了出去。

“朱御医,你这是有多急3F”被朱御医连拖带拽的拉进来,林初九险些绊倒。

她是不是太亲民了,以至于朱御医忘了她是萧王妃,都敢对她“动手动脚”了。

朱御医不好意思的傻笑一声,“我这不是担心流白公子嘛,而且外面还有那么多病人,我哪有时间在这里浪费,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。”对着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流白,朱御医表示真的很无聊,自从他出师后,还没有哪个病人,需要他这么照顾的。

“你的时间宝贵不能在这里浪费,所以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?”林初九没好气的白了朱御医一眼,吓得朱御医急忙解释:“王妃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朱御医抓耳挠腮的“是”了半天,也不有是出一个所以然,林初九懒得与朱御医废话,大发慈悲的让朱御医忙去,这里交给她就行了。

“那王妃,我这就走了?”朱御医眼前一亮,抓起药箱就往外走,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,想了想还是停下来,说了一句:“王妃,你有事就叫我,我今晚不睡。要不半夜的时候,我再来换你?”

“不必了,等流白的情况稳定,我让药僮照顾他。”发高烧很危险,可也没有必要让个大夫贴身守着,这太浪费医疗资源了。

“那行……王妃,我走了。”朱御医这次是真走了,头也不回,脚步飞快,就好像有野兽在背后赶他一样。

林初九摇了摇头,走出来对营帐外的亲兵道:“守好,没有我的允许,任何人不能进来。”她要给流白输液,可不能让人看到。

“是,王妃。”亲兵一脸严肃,神情中透着恭敬与崇拜。

虽说朱御医对林初九没大没小,可军中其他人却对林初九必恭必敬,不敢有丝毫不敬。

要知道,他们王妃可是能打退武神的女人!

交待好亲兵,林初九回到帐篷内,换上白色的工作服,从医生系统里拿出点滴瓶,本想给流白麻醉,可看了看流白的情况,林初九又放弃了。

麻醉麻烦不说,对身体也不好,流白这样的情况今晚怕是不会醒,而且就算醒了又如何?烧成这样,脑子迷迷糊糊糊的,只要她仔细一些,流白就发现不了。

帐篷里面有不少可以挂点滴瓶的地方,林初九寻了一个合适的位置,将药水瓶挂好,并把药注入瓶入,这才给流白扎针。

许是昏迷太久的原因,流白的手瘦了一圈,一点肉都没有,看上去竟有几分凄惨的感觉。不过这还引不起林初九的同情心。在医院呆了那么多年,她见到太多太多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形的病人,流白算什么?

利落的扎好针,调节好输液的速度,林初九拿了一本书,坐在一旁看了起来。

昏暗的烛光照在字上,映在林初九的脸上,衬得林初九的五观柔和了不少,颇有几分灯下美人的静美,可惜……屋内除了一个昏迷不醒的流白外,再无第二人能看到这样的美景。

林初九一共给流白准备了两瓶药水,两瓶营养液,怕流白的身体受不住,林初九特意将速度放缓,平均一瓶需要一刻钟,输完四瓶差不多就得一个时辰。

虽说白天睡了一整天,可生物钟极准的林初九到了睡觉的点,仍旧觉得犯困。林初九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,用医生系统设了闹后,林初九便趴在流白的床边,准备眯一会。

她这会要是不眯一下,白天肯定会犯困,到时候生物钟就乱了。

也就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,林初九不认为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,放心的入睡,却不想她刚眯眼没多久,流白突然睁开了眼。

流白一连昏迷了几天,偶有清醒的时候脑子也是昏沉沉的,根本分不清自己在哪。难得清醒了片刻,流白努力睁开眼,待到适应室内的光亮后,流白这才打量四周……

只看一眼流白就知,他此刻正躺在自己的帐篷,心中的戒备瞬时就放下了。

有些渴,想要喝水,流白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。移头,想要看看屋内有没有人,却发现自己床边趴了一个人。

“呃?”流白一惊,脑子刹那清醒,死死地瞪着林初九……

“王,王妃?”流白惊吓的张嘴,仍旧没有发出声音,可眼中的错愕充分表明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
他完全不能明白,林初九怎么会趴在他的床边?

难道是林初九救了他,现在还留下来照顾他?

可是……这怎么可能?

别说他和林初九的关系恶劣,林初九不一定会救他,就算林初九肯救他,王爷也不会准林初九留下来照顾他才是。

林初九是谁?那是萧王妃。

他流白是谁?

虽说王爷拿他当兄弟,可他其实也只是一个地位比较高的属下罢了。就算伤得再重,也不可能劳动王妃亲自照顾。

然而事实摆在面前,林初九就趴在他的床边守着他。

“为什么?”流白看着林初九的侧脸,喃喃自语。

他不明白林初九为什么会救他?又为什么会亲自照顾他?

他对林初九从来都不好,甚至一直都看不起林初九,林初九为什么会愿意亲自照顾他?

难道这就是墨姑娘说的,医者仁心吗?

想到墨玉儿,流白心中又是一痛。当初,他初见墨玉儿时,正好看到墨玉儿给一老妪看病。那老妪见墨玉儿年轻,根本不相信墨玉儿能医好她,对墨玉儿极尽嘲讽,可墨玉儿却不生气,一直站在那里任老妪骂。

那老妪身体本就不好,骂人时一口气没有喘过来,突发急症,大夫赶不及,墨玉儿不计前嫌上去施救,成功控制住老妪的病情,让老妪一家感激不尽。

那时候他问墨玉儿,那老妪那般辱骂你,你为何还要救她?

墨玉儿告诉他:医者仁心。

就是那一个回答,他对墨玉儿心动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