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7狼嚎,无颜见林初九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朱御医这么急匆匆,大庭广众之下叫住林初九,是因为伤兵营有一个病人的伤势恶化了,而且情况非常糟糕。

周平的腿,当时朱御医也保不住,是林初九做主保下来的,后来恢复的也很好,只是不知怎么一回,昨天突然开始恶化,今天甚至开始烂了。

倒不是说朱御医自己处理不了,而是那个病人就是林初九之前医治的周平,现在情况有点复杂,朱御医也不敢轻易动手。

如果这个病人一开始就是他医治的,朱御医哪怕没有十足的把握,也会动手医治,至于好坏他就无法控制了。

大夫医病不医命,命中注定的事,他就是医术再高也医不好。

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,要因为他的草率,以至于周平的腿被锯了,或者因为伤口溃烂严重而死,那就是罪过了。

周平的伤势从昨天开始就恶化了,只是伤兵营的人碍于林初九的身份,没有人敢把这事报上来,也没有人敢,或者说有资格来找林初九,只能一直拖着。

要不是朱御医今早去伤兵营,无意中发现这事,周平的伤势会越来越严重,要得不到好的医治,别说腿就是命也保不住。

朱御医三言两语将事情说完后,有些不确定的道:“事情就是这样的,王妃,你要去看看吗?”

林初九的身份摆在这里,又是一个姑娘,谁都没有资格要求她去给周平看病。所以朱御医问出这个问题时,心里也很忐忑,尤其是林初九没有立刻回答,朱御医更觉得自己是唐突了。

周平怎么能和流白比。周平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兵,流白却是王爷的左右手,甚至是王爷下令,一定要治好的人。

王妃会在身份暴露后,纡尊降贵的给流白医治,可并不表示她还会毫不顾忌的往伤兵营跑。

这么一想,朱御医更觉得自己考虑欠妥,忙补了一句:“王妃,是我唐突了,王妃你就当……”

“没事,我只是在想,周平的伤口怎么会突然溃烂?”林初九打断朱御医的话,见朱御医一副做错事的样子,也知自己的迟疑给人带来了压力,干脆的道:“我和你去看看。”

“王妃,你要过去?”朱御医眼前一亮,甚是惊喜。

虽说他来找林初九,心里就是抱了林初九会同意去的打算。毕竟林初九之前肯隐瞒身份,在伤兵营为伤兵医治,就表明她不是喜欢拿身份说事的人。

只是,之前是之前,现在身份暴露了,别说林初九是萧王妃,就她是女子这个身份,经常往伤兵营跑,和一群大老粗呆在一起,传出去也不好。

朱御医在林初九迟疑的时候,就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,却不想林初九居然答应了。这怎么叫朱御医不高兴。

“不去看,也不知道他的伤为什么会恶化?”林初九转身朝伤兵营走去,同时让亲兵回去拿她的药箱。

药箱里面的东西不多,但包扎外伤、做个小手术还是可以的。

“王妃,你真是好人。我真的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。”朱御医一脸感慨。

他放弃太医院的俸禄和身份,跑到边关来当军营,那些人就一阵追捧,说他高风亮节,可和林初九一比,他算什么?

林初九是萧王妃,可以说是除了皇后外,天下最尊贵的女人。可就是这么一个本该养尊处优的女人,却能不怕脏、不怕累的,为那些受伤的士兵医治,这种胸怀别说是女子,就是男子也做不到。

人性本惰,天生就能享受的人间富贵,为何要辛苦劳作?

知晓有病人等自己医治,林初九走的很快,几乎是小跑的往前走。赶到伤兵营时,气息还有几分凌乱,脸颊微红,即使身着男装,也带着几分女子气息。

伤兵营的伤兵们,看到这样的林初九着实是愣了一下,还是朱御医咳了一声,这些人才反应过来,飞快的低头行礼。

“不必客气,你们身上有伤。”林初九深吸了口气,平复紊乱的气息,没有与一众伤兵说话,熟门熟路的朝周平所住的帐篷走去。

周平的伤势较重,与另外七个养伤的人住一起。不过帐篷里除了几个养伤的人,还有周平的几个手下。这群人看到林初九进来,一个个又惊又喜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“小人拜见王妃娘娘。”周平几个手下跪得爽快,那几个身上带伤的也挣扎着要起床,却被林初九制止了,“好了,身上有伤,不必多礼。”这就是身份暴露后,林初九不愿意来伤兵营的原因。

她是来给人医治的,可那些受伤的人见到她后,完全不管自己能不能站起来,执意起身给她行礼,甚至胆怯的都不敢让她医治,她根本没有办法和之前一样工作。

唉……也不知,她还有没有机会,完成医生系统要求的三千人病人的任务。

要是没有完成的话,她估计会受到系统严厉的惩罚!

“王,王妃……”周平伤的最重,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,可脑子还算清醒,见到林初九站在帐篷口,沐浴在阳光下,周身萦绕着金光,有些羞愧的低下头。

虽然,他也不知自己在羞愧什么,可就有一种无颜见林初九的感觉。

林初九点了点头,冷着脸,看上去十分不好惹。

倒不是林初九要这么不近人情,而是……这里的情况,容不得她笑颜甜语。

她现在是萧王妃,就算来给伤兵医治,也要保持自己的形象,不能让人认为萧王妃是逗比,二傻。

林初九没有多做停留,走进营帐,扫了几个伤者,见他们的伤势恢复得不错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只是一个很小的动作,可那几个伤兵见到林初九给他们点头,一个个激动到不行,在心里呐喊:王妃,是王妃,活的王妃给我点头了。

要不是林初九还在营帐里,他们十有八九会激动的狼嚎!

这就是军营,他们这群当兵的也许粗暴,也许蛮横,也许不讲理,可他们也有可爱的一面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