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8敞开,心底的伤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平的情况非常糟糕,伤口不仅红肿发炎,还溃烂了。一掀开被子,就能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味。

缠在伤口上的绷带已经解开了,林初九能清楚的看到,周平伤口上的腐肉和白骨。

“你最近吃了什么?碰了什么?”林初九皱了皱眉,想要去碰碰伤口,却发现自己没有带手套,伸到一半又收回来了。

“没,没碰什么,也没有吃什么。”周平结巴了一下,才开口。

面对最南蛮的象兵,北历最凶猛的骑兵周平都不怯,可和林初九说话,和冷着一张脸的林初九说话,周平却怯了。

对上林初九漆黑平静的眸子,周平总感觉自己无所遁行,内心所有的想法都能被林初九看穿。

“真的什么都没有吃?什么都没有碰?”林初九皱眉,眼中闪过一抹不解。

虽然她还没有碰,可周平的伤一看就是外伤感染。她前两天还来看了周平的伤,恢复得极好。现在突然外伤感染了,如果不是吃错了东西,碰了不该碰的东西,那会是什么?

“我,我……”周平再次结巴的开口,可刚说出“我”字,就被提着药箱进来的亲兵打断了,“王妃,您的药箱。”

“放桌上。”林初九走过前,打开药箱,将里面的工作服套上,同时把口罩、手套也一一带上,然后才拿起手术包,走到周平床前。

“我看看你的伤口。”林初九示意众人让开,这才弯腰用镊子拨开周平的伤口,这一看林初九的脸色就难看了,“你的伤口上有泥土,还有虫子的死尸,你确定你没有碰到脏东西?”

林初九用镊子将虫子的尸体夹出来,放在盘子上,“你好好想一想,这两天做了什么。”

要没有碰到脏东西,周平的伤口不可能蹭到土与虫子。

“我……”周平眼神闪烁,低头不敢看林初九。

明显心虚,林初九还有什么不知?

“说,不说我怎么给医治?”林初九心里恼火,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我……前天晚上,喝了一点酒。然后睡上回来时,摔了一跤,碰到了伤口。”这一次周平没有结巴,但声音很小,比蚊子大不了多少,除了离他最近的林初九外,旁人一个字也没有听到。

“喝酒,摔伤?”林初九冷笑,“你可真是……不怕死呀。你真以为你这条腿包扎好了,就一定能恢复如常吗?”手术不到五天,居然喝酒,磕裂伤口,简直是找死。

林初九语气不变,可明眼人都听得出林初九不高兴,原本站在帐篷里的人,见状纷纷后退,把自己缩在角落里,只当自己不存在。就是朱御医也悄悄站在一旁,生怕惹火上身。

他就是大夫,他当然清楚周平这伤有多严重。这个时候跑出去喝酒,还磕伤伤口,还真的是在找死。要换作是他的病人,他铁定拿棍子敲死他。

真当大夫是万能的人,自己不爱惜身体,死命的折腾,还指望他救人?

周平一张脸煞白,头也不敢抬,弱弱的求情道:“王妃,小人错了,肯请王妃救小人一命,小人,小人……”周平一阵哽咽,想要解释,可对上林初九没有表情的脸,周平半个字也说不下去了。

他知道自己错了,解释没有用。

“救你?你以为你是谁?自己不要命的折腾,还奢望我救你。你知不知道,我有救你的时间,能救多少人?”林初九最讨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最后却要麻烦大夫的人,周平可以说是撞到枪口了。

周平的脸色又白了三分,弱弱地低头不敢说话,也不敢再求情。

林初九是王妃,她说不救,谁敢勉强?

同住的几个伤者很同情周平,可林初九不是一般的大夫,她是萧王妃,他们就是想要求情,也不敢开口呀。

最后还是朱御医看不过,上前拉了拉林初九衣袖,“王妃,念着他是初犯的份上,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。这个人我知道,在战场上十分勇猛,这次杀了十几个北历士兵,立了一个不小的功劳。”

周平手底下的人,见到朱御医开口,也纷纷上前求情,“王妃,求求你救救我们大哥,大哥……之所以会去喝酒,都是我们唆使的,与大哥没有关系。”因为王妃智退了大皇子,他们高兴,一高兴就跑去喝酒了……

“是呀,是呀。大哥不想喝的,是我们说遇到高兴事,要喝酒庆祝一番。”周平几个属下你一言我一语的求情。

林初九虽然生气,可却没有想过不救周平,见朱御医给她递了台阶,林初九默了默,便顺着台阶下了,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如果还有下次,你自己等死吧。”

“谢谢王妃,谢谢王妃。王妃大恩,我们兄弟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周平那几个手下,见林初九松口,一个个高兴的拼命磕头,并再三保证,以后就是遇到再高兴的呈,他们也不会在受伤时,唆使兄弟喝酒。

周平亦是一脸感激,这个在战场上血溅一身,眼也不眨的汉子,在林初九松口的刹那,眼眶瞬时泛红。不顾自己的伤,挣扎着下床,单膝跪在地上,“王妃,谢谢您。从今天起,我周平这条命,就是王妃您的了。”

类似的话周平之前也说过一次,当时林初九没有当回事,现在仍旧没当回事,只让人将周平扶上床,并且压住他,别让他乱动。

不听话的病人,总是要受惩罚的,而且人这么多,她也不可能给周平打麻醉。周平今天就只能在保持清醒的状态下,刮骨疗伤。

至于这个过程有多痛?

林初九表示,不痛怎么记得住教训;不痛其他人怎么会吸取教训。

林初九让人搬来一个矮凳,把闲杂人等赶出去,留下死活不肯走的朱御医给她打下手,便坐在矮凳上为周平清理伤口。

一刀一刀将腐烂的肉剔下来,将刚起来的伤口挖开、切开,让它血淋淋的敞开,让它痛彻心扉。就如同对待心底的伤一样,不是任由它腐烂,而将其挖出来,哪怕这个过程再痛,也要撑住……

熬过去,一切就好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