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1王爷,你回回头……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和时逸寒约了今天中午见面,可两人依旧没有约具体的地点!

上一次,萧天耀直接去了兰兮小筑,和时逸寒打了一架,把时逸寒的兰兮小筑给毁了了,这一次肯定不能再去兰兮小筑了。

“王爷……”萧天耀一出门,碧海阁的管事就牵了一匹马过来,殷勤的请萧天耀上马。

萧天耀一句话也没有说,接过缰绳,翻身上马。身后的侍卫紧随齐后,上马的动作如出一辙,整齐划一,光看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。

“驾……”一行人打马离去,管事站在后面,吃着灰尘,目送萧天耀一行人离去,哪怕明知萧天耀不会回头,管事仍旧一脸恭敬的站在原地,久久不动……

“罗管事,王爷都走了。”小厮见管事半天不动,怕他出事,特意上前问了一句。

“啪……”罗管事回过神,反手就给了小厮一记,“你个臭小子,我还需要你提醒,我不知道王爷走了吗?”

小厮摸了摸头,委屈的道了:“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?又看不到王爷要去哪里,王爷也不会回头看你。”

“蠢货。”罗管事瞪了小厮一眼,理了理衣摆,转身往里走,留下小厮站在原地,伸长脖子往前看:“王爷这是要去哪3F”

小厮站在原地看了半天,最后也只能叹气回去……

萧王要去哪?

别说小厮和管事,就是跟在他身后的侍卫,也不知他要去哪。直到萧天耀在本城最大的酒楼停下,身后的侍卫才知萧王的目的地是鼎盛酒楼。

马停在酒楼门口,萧天耀刚下马就有一个身手不赖的青年,上前接过萧天耀手中的缰绳,“贵客光临,我们家少主已恭候多时。”

身后的侍卫也一一下马车,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,平日里坐无虚席的鼎盛酒楼,此时空无一人。

萧天耀一言不发的往里走,侍卫欲跟随,却被会武的青年拦了下来,“几位,这边请。”

“王爷……”侍卫没有动,而是看着萧天耀的背影。萧天耀没有转身,亦没有停下脚步,只抬了抬手。

侍卫见罢,不再上前,可也没有随会武的青年走,而是站在大厅,如同柱子一般。

萧天耀拐了个弯,朝二楼走去。

二楼临街的雅座里,时逸寒倚窗而坐,手上拿着一个酒杯,看上去放浪形骸,可实则眼中精光闪烁。

“萧王可算是来了,本少主等你多时了。”看到萧天耀走进来,时逸寒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,只朝他举了举杯。

萧天耀也没有放在心,径直在他对面坐下,“本王一直以为,时少主与本王约的是午时。”此时离午时,尚有一刻钟,可以说萧天耀不是来晚了,而是来早了。

“我约的是中午。”时逸寒即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萧天耀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拿起桌上的酒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时逸寒诧异的挑眉,“萧王喝得这么干脆,就不怕酒里有毒?”

“本王相信天藏影月的名声。”没有直接说时逸寒,可见萧天耀是不信他的。

也许,昨天之前他信,可今天还真不好说。

萧天耀相信时逸寒输得起,但不敢保证时逸寒会不会一时想左。

他不能拿自己的命,去赌别人的疯狂。

“天藏影月……”时逸寒笑,“萧王还真是高看我了,我要做什么,可不会管什么天藏影月。不,应该说,我时逸寒想做的事,这天下没有人能管到我。”

“时少主潇洒。”萧天耀不认可也不否认,和时逸寒一样打太极。

时逸寒不由得笑了出来,“萧王果然是半点亏也不吃。”

“彼此,彼此。”萧天耀举杯,一口喝尽。

“萧王好酒量。”时逸寒也不甘示弱,同样是一口干了。

“啪啪……”放下酒杯,时逸寒拍了拍巴掌,便有一群绝色少年,端着一叠叠精致的菜肴上来。

时逸寒指着放菜的少年,戏谑的道:“知道萧王家教甚严,特意寻了少年。萧王妃应该不会不高兴吧?”

“会。”萧天耀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本王的王妃,不喜欢本王身边出现任何美人,不管男女。”

“噗……”时逸寒一口酒喷了出来,差点喷到菜上同,幸亏他反应快,先一步转过头。

不要脸,不要脸,萧天耀真的是太不要脸了。

“萧王,你这么诋毁萧王妃,不怕萧王妃会不高兴吗?”时逸寒眼角抽搐,一副看怪物的样子,看着萧天耀。

萧王的脸皮真得太厚了!

“实话,为什么要不高兴?”萧天耀反问,一本正经的样子,好像在谈什么严肃的国家大事。

时逸寒看他这个样子,知道再说下去,自己也没有什么便宜占,索性不再说,提起酒壶给萧天耀倒了一杯酒,又将自己的酒杯倒满,“我说错了话,我自罚三杯。”

时逸寒十分爽快的将三杯酒喝完,然后又倒了一杯,朝萧天耀晃晃了杯子,“我们谈正事。”他真的很想知道,萧天耀今天还跑来找他同,到底是为什么事?

要知道,碧海阁和天藏影月的事,昨天晚上就解决了。

萧天耀没有与时逸寒拐弯抹角,举杯将酒喝尽,放下杯子就道:“解决帝国大皇子的事,本王帮你做一件事。”

知道带走苏茶的人是时逸寒,萧天耀就有这个计划了。或者说,得罪轩辕挚后,萧天耀就想过,去找时逸寒,让时逸寒出面解决这件事。

天藏影月和他不同,他的势力更多的是在东文四国,可时家的势力不仅遍布四国,就是在中央帝国也不弱,就是轩辕挚也要给时逸寒面子。

只是……

时逸寒一脸笑意的看着萧天耀,“你能帮我做什么?摆平大皇子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虽说,对他来说这也只是见个面,说句好话的事,可他凭什么要帮萧天耀?

萧天耀能做到的事,他时逸寒有什么不能做到的?

甚至,萧天耀做不到的事,他时逸寒都能做到。这样的情况下,他会稀罕萧天耀提的条件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