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2威胁,王爷就是这么霸道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逸寒出身不凡,自身又是武学天才,他打小就是天之骄子,从来都是别人奉承他,按着他的习惯与性格办事,他从来不需要,也不会去将就别人,或者为别人考虑什么……

在时逸寒看来,旁人按着他的要求与规矩做事再正常不过,要他委屈自己去配合别人?

别做梦了!

时逸寒完全不把萧天耀提出来的条件当回事,而面上也是这么表现的。

当然,时逸寒还算给萧天耀面子,没有直接说什么,而是举着杯子,轻轻晃着,就是不喝;嘴角含笑,似多情又似无情,就是不说话。

这是拒绝,无声的拒绝。对时逸寒来说,他用这种办法拒绝萧天耀,已给是给足了萧天耀面子,萧天耀要是不识好歹,那就与他无关了。

时逸寒的拒绝这么明显,萧天耀怎么可能不知道,可他并不生气,也不着手急,只是看着时逸寒,脸上没有表情……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两人就这以看着,一个眼眸含笑,一个眼神冰冷,看似没有交流,实则火光肆射,杀气冲天!

一柱香,一刻钟……

两人以眼神交战,看似谁都没有动,可时逸寒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僵硬,最后红嫩的脸颊甚至变得死白,发青……

静,死一般静寂!

萧天耀和时逸寒之间,好似出现一道屏障,将室外的一切阻隔在外!

两刻钟,半个时辰……

太阳隐入云层,天空变得灰暗,而时逸寒的脸色也变得铁青。

“哇……”不知怎地回事,时逸寒突然张嘴,哇的吐出一口血。

血……呈伞状散开,全部落在桌上的菜肴上。时逸寒抬手擦掉嘴角的血,看了一眼染血的菜肴,又看向萧天耀,露出一抹冷傲的笑,“昨晚,你留了一手?”

居然能逼的他吐血,萧天耀到底是什么实力,为什么他看不明白?

比武神更高的境界?

他知道这世间有些人,能冲破武神,达到更高的境界,可是萧天耀才多大,他怎么可能达到比武神更高的境界?

时逸寒看着萧天耀,眼神昏暗不明,不知在想些什么?

萧天耀看了一眼,淡漠的收回眼神,说道:“杀了你,对本王有什么好处?”也就是说,他承认了昨晚留了一手。

真要不留手,时逸寒就死了!

“我该谢谢你吗?”时逸寒看着萧天耀,眼神变得冰冷。

他讨厌被人轻视,更讨厌萧天耀这种自以为留一手,实则羞辱他的举动。

他时逸寒从来不需要人留手,他时逸寒输得起,哪怕输的代价是命,他也输得起!

时逸寒的不满与愤怒萧天耀知道,可他不在意,轻晃酒杯,嘲讽的道:“不,你应该感谢你的母亲,感谢你身后的天藏影月。”

没有时芊芊这个母亲,没有天藏影月这个助力,纵使时逸寒是天才又如何?

这世间从来不缺少天才,一直以为缺少的都是能让天才成长的空间与机会。像时逸寒一样有天赋的人不少,但能有时逸寒这番成就的人,也就只有时逸寒一个人。

不管时逸寒承不承认,他能有今天,和他的身份脱不了关系,要没有时芊芊,没有天藏影月,时逸寒也不过是一个有些本事的人材,命好一点会得人看重,命不好那就会早早死去,永远失去成长的可能。

萧天耀这话得可谓极白,也极重,时逸寒不可能听不懂。萧天耀的话一说完,时逸寒就变脸了,“萧王果然嚣张。”从来没有人,敢在他面前说这话,萧天耀是第一个,他想……也会是最后一个。

“本王一向实话实说,时少主喜欢也罢,不喜欢也罢。”萧天耀仰头将杯中酒喝尽,再次说道:“时少主,本王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一天。三天,这三天内本王都在碧海阁,时少主做好决定,让人告知本王一声即可。”

话落,萧天耀起身离去,根本不将时逸寒放在心上。

看着突然离去的萧天耀,时逸寒咬牙切齿,右手握成拳,重重捶打在桌上,“可恶!”

“咚……”桌上的饭菜震得一晃,有不少汤汁都洒了出来,而时逸寒的俊美的玉颜,也因此染上几许恼怒。

想着萧天耀话中的笃定与威胁,时逸寒怒火高涨,“我一定要让天藏阁的人,把萧王一日三餐,吃喝拉撒时的表情全部查出来,然后画成画像,在东文四国传播。”

他长这么大,还没有见过比萧天耀更惹人嫌的人,可偏偏就这么一个惹他嫌的人,他杀不了,也杀不得!

是的,就如同萧天耀不敢杀他一样,他也不敢杀萧天耀。因为萧天耀的实力,萧天耀的身份。

同一时刻,林初九也装扮好了,换上了稍正式一些的衣服与首饰,带着一个小太监走了出来。

小太监原是萧天耀身边服侍的人,不过萧天耀一向不喜欢旁人在身边出现,小太监平日也只能远远的做一些事,极少能近萧天耀的身。

而林初九平时一向喜欢宫女服侍,她不歧视太监,可着实不习惯用太监。她总觉得太监即使少了一个物件,可他仍旧是男人不是吗?

可今天没有办法!

她身边必须要有服侍的人,而偌大的军营着实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女子,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她只能带太监出席。

扶着太监的手,踩着矮凳,林初九登上前往轩辕挚营帐的马车,而驾车的车夫则是莫清风。

看到莫清风一声车夫装扮,恭敬的站在马车前,林初九无声一笑。

果然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莫清风和萧天耀是一种人,他们利用起来人来毫无压力,可转身却又自责、补偿。

当然,萧天耀是从来不懂得自责为何物的,也不会因这种小事而自责的,萧天耀顶多是补偿她罢了。

如同没有看到莫清风一样,林初九眼眸也不曾瞥一眼,就坐进了马车,而莫清风也没有说话,尽责的做好一个车夫,驾着马车将林初九送到轩辕挚的营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