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5心狠,可怕的女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挚所说的喜欢,也只是喜欢罢了。他不会因为这一句喜欢,就放弃逼林初九交出解药,也不会因此饶林初九一命……

这一点轩辕挚知道,林初九也知道,所以林初九从来不对轩辕挚抱希望,从来不奢望轩辕挚会手下留情放过她。

要林初九交出‘解药’是不可能的,所以林初九只能将盘子里的饭菜全吃了。

盘子里的菜份量不算少,林初九吃得慢,等到她吃完就觉得饱了,可不等她开口,轩辕挚又为她盛好了一盘菜,并且亲手放到她面前,“既然喜欢,就多吃一点。”

轩辕挚就坐在林初九身侧,体贴的举动,温柔的语气,就好像他们是一对有情人。

“大皇子你真是太客气。”林初九默默地看着盘子里,比之前多了一倍有余的饭菜,面上带笑,心里却郁闷到不行。

轩辕挚这是想撑死她吗?

“本皇子与你什么关系,哪里需要客气,喜欢哪道菜直接告诉本皇子,本皇子命人多上几分。”不知是玩兴大起,还是装上瘾了,轩辕挚看林初九的眼神越发的温柔,可林初九却觉得渗得慌。

她宁可惜轩辕挚用杀人的眼神看她,也好过现在这般。

“大皇子选的菜,每一道都很好吃,可惜我的胃小,吃不了那么多,这一盘已是极限了。”再多她就真的吃不下了,除非轩辕挚想要撑死她。

“胃口可真小,不过女子少吃一些也好,如此才能保持妙嫚的身材。说话间,轩辕挚放肆的打量林初九,那眼神和看青楼女子没有什么两样。

林初九暗自磨牙,面上却只是笑笑,只当自己看不懂。

轩辕挚的身份摆在那里,她能朝轩辕挚发火吗?

再说了,轩辕挚只是看并没有说什么,她要开口点破,那不就是承认自己在轩辕挚眼中,就是青楼女子吗?

自找羞辱的事,她才不做。而且,轩辕挚已经答应,只要她吃完盘子里的东西就好,她何必节外生枝。万一,万一把轩辕挚惹毛了,要逼她把桌上的饭菜全吃了怎么办?

林初九不去看轩辕挚,将面前的空盘移开,然后再把盛满菜的盘子放到自己的面前,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……

明知这些东西吃下去,自己的身体会受不住,甚至有可能当场死亡,可林初九却没有表露出一丝异样,举止优雅、从容,不见丝毫窘迫与慌乱。

轩辕挚刚开始是抱着玩笑的心态,坐在林初九身侧;抱着调戏的目的,去盯着林初九吃饭,可是……

看着看着,轩辕挚发现自己居然看呆了,心里不受控制的滑过一丝不忍,甚至冲动的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不害怕?”

明明知道是毒,是会要自己命的东西,为什么还能面不改色,从容咽下?

这真的是一个女人吗?

“怕呀。”林初九将嘴里的菜吞下,停下进食的动作,扭头看向轩辕挚,回答他的问题。

“既然害怕,为什么不停下来?”他就说嘛,这世间怎么会有人不怕死。

“你会允许我停下来吗?”林初九问道。

轩辕挚摇头,“你可以求我。”让林初九跪在他脚下求他,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?

林初九笑,“我求你,你会放过我吗?”

不等轩辕挚回答,林初九又道:“不会的。事关事死的事,不是求就有用的。既然明知求无用,我为什么要求你?再说……你要的也不是我的命。”她要死了,轩辕挚身上的“毒”怎么解?

“你可知,你回去后会面临什么?”虽然不致命,可这一桌菜吃下去,林初九绝对不好受。

“引发我体内的毒素,腹部绞痛,上吐下泄,高烧不止,病倒在床,身体虚弱,折寿十年……还有什么我没有说到的吗?”林初九飞快的报出一连串的后果,语气轻快,好似局外人一般。

“全身浮肿,身体发黑,也许还会变丑。”轩辕挚知道后果严重,但具体有什么后果,他需要去关心吗?

他只要交待下去,自有人为他安排好一切。

“真惨。”林初九摸了摸自己的脸,一副怕怕的样子,可说完她又继续吃了起来,好像她刚刚和轩辕挚说的是别人一样。

“你真的不怕?”轩辕挚发现他真得搞不懂林初九了,这个女人太奇怪了。

“吃都吃了,有什么好怕的。左右不过是遭罪罢了,难受十天半个月就好了。”她当然怕了,可她怕有用吗?

她要说怕,轩辕挚是会放过她,还是会安慰他?

“对了,大皇子……”林初九夹菜的手一顿,扭头看向轩辕挚,认真的问道:“大皇子,我吃完了你真的会让我走吗?”

“怎么,怕本皇子不守诺?”轩辕挚确实没有打算放林初九走,要这么轻易就放林初九走了,那也太便宜她了。

“不是……我怕我会吐在你这里。”说到最后,林初九面上已露出痛苦的神色,左手也按在腹部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轩辕挚脸色一变,猛地站了起来。

不过瞬息,林初九已是脸色惨白,额头沁汗,痛苦的喊道:“好……痛。”

“怎么这么快?”轩辕挚眉头紧皱,看林初九一脸痛苦的样子,鬼使神差的想要伸手去扶她,好在伸到一半时轩辕挚反应过来了,生生的在半空顿住,收回……

林初九痛得直咬唇,可面上仍旧带着笑,“我最近在喝药,有些药与食物相克。”

“明知药与食物相克,你还吃?”轩辕挚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林初九。

他长这么大,就没有看过比林初九更蠢的女人。

知道自己不能吃,知道吃了后果严重,她就不会服软,不会求情吗?

“我能不吃吗?大皇子殿下。”林初九狠狠地吸气,压下一波接一波的疼痛,倔强的样子让人生气,可又无法克制心中的疼惜。

“你……真是蠢货!”轩辕挚心里烦躁,一甩衣袖背过身去,眼不见为净。

这个么蠢的女人,他为什么要心疼?

不,这个女人不仅蠢,还很心狠,对他狠,对自己更狠,这是一个可怕的女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