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6好痛,真他妈的痛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额头布满冷汗,虽然面上带着笑,可苍白的脸色和微微蜷曲的身子,无不在告诉轩辕挚,她很不舒服,她很难受,几乎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。

可就是在这么难受的情况下,她仍旧可以谈笑如常。

“你真是一个可怕女人。”轩辕挚看着林初九,眼中闪过一抹慎重。

林初九是一个可怕的女人,她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,这一点萧天耀很早就知道了,而现在轩辕挚也知道了!

这样的女人聪明的男人都不会招惹,而招惹上来就绝不会放过她。轩辕挚很想弄死林初九,免得日后给自己添麻烦,可是……

这个念头刚浮起,就被轩辕挚给拍飞了。

他找大夫看了,他的身体确实不对,不知是不是毒,总之随他来的大夫诊不出。这样的情况下,他根本不可能要林初九的命。

可任由林初九在他这里多痛一会也没有意思,那些乱七八糟的菜已经起效了,林初九在这里是痛,离开这里也是痛。

再说了,万一这个女人真吐在这里了,他怎么办?

他可受不了营帐里有酸臭味,哪怕这个营帐他并不呆,他也不喜欢。

没有为难林初九,轩辕挚双手环抱,略略欣赏了林初九痛苦的样子,就挥挥手,大发慈悲的让林初九走了。

“多谢大皇子,改天王爷来了,我们夫妻二人再宴请大皇子,还请大皇子赏脸。”林初九痛得全身都在颤抖,可她仍旧克制住了颤抖的牙关,优雅的行礼,一个字一个字说着辞别的话,严谨认真的如同传世数千年的大家贵族。

“本皇子一定赏脸。”轩辕挚确实想要看看,萧天耀和林初九是怎么相处的。

林初九这么强势的女人,萧天耀那个大冰冷脸能压得住吗?

如果能看到萧天耀被一个女人欺负,想必是很有意思的事。

想到这里,轩辕挚的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扬,眼带笑意的目送林初九离去。

林初九被轩辕挚看得毛毛的,可她现在一刻都不想多呆,哪怕心里再好奇,林初九也没有停下来寻问。

心里急着离开,可林初九却没有表现出来,虽说脚步有几分凌乱,可林初九却仍旧走得从容,只在快出营帐时,略略表现出自己的急切。

“还以为你能永远处惊不变呢。”轩辕挚看到这一幕,面露嘲讽,眼露轻蔑。好在林初九看不到,不过……就算林初九看到也没用,她压根就不会在意。

莫清风一直在营帐外等着,见林初九一脸惨白,踉踉跄跄的走出来,快步上前,伸手欲搀扶,却被林初九拒绝了,“不用。”

“王妃……”莫清风皱眉,手僵在半空。

林初九扫了莫清风一眼,无视他眼中的担忧和伸到自己面前手,从他身边走过,朝马车走去。

莫清风无奈,轻叹了口气跟在林初九身后。

林初九的步伐很稳,可却走得很慢,莫清风面无表情的跟在身后,看着林初九单薄却坚强的身影,第一次问自己:他是不是做错了?

大皇子来犯,他把麻烦丢给林初九。发现天外玄铁,他还是把问题丢给林初九。

虽说王爷走之前说了,一切交由王妃决策,可王妃终归是个女子,遇到危险不该是他们这些男人冲在前面,保护王妃吗?为何是王妃冲在前面,保护他们?

看着林初九扶着太监的手,艰难的爬上马车,莫清风又是一叹:“也许对与错都不重要,重要的王妃做到了,要换作我们,恐怕没有一个人能阻止大皇子出兵。”

收起心中那一闪而过的自责与愧疚,莫清风翻身上马,护在马车身后……

一个时辰!

林初九只在轩辕挚的营帐里呆了一个时辰,可这一个时辰对朱御医等人来说,分外的漫长。

林初九前脚离开军营,金吾卫后脚就全副武装,列队站在军营最外围,随时准备进攻。

他们一直站在门口,等,等林初九回来,或者等出兵的信号。

半个时辰,一个时辰……他们站在那里,如同松柏坚定不移,目光炯炯的看着远方。

一个时辰过去,金吾卫的首领已面露不安,派斥候前去探查消息,同时让手下的人做好准备,随时准备进攻……

可就在此时,林初九的马车出现了!

“回来了,回来了,王妃回来了。”斥候急切而欢喜的回来报告。

“回来了?王妃真的平安回来了?”金吾卫首领听到这个消息,面上一喜,双眼放光。

斥候吓了一跳,差点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,紧紧拉住缰绳,稳住身形后,斥候重重点头:“将军,王妃平安回来了,我看到了莫少就在王妃身侧。王妃要有事,莫少必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林初九坐在马车里,斥候不可能知道她的情况,只能从莫清风的情况做推测。

莫清风是去保护林初九,莫清风都没有事,林初九又怎么可能有事?

只是,他们不知的是,帝国大皇子要折腾一个人,从来不会喊打喊杀,他有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法子,有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!

金吾卫将领收到消息,立刻让人将消息传下去,免得众人担心。

要知道,自从收到帝国大皇子宴请林初九的消息,全军上下就没有一个人能笑出来,尤其是伤兵营的人,更是每隔一息就要派人出来问清况,都快把人问疯了。

“是!”斥候大声应道。

于是,林初九的马车还没有过来,军营上下就传遍她平安回来的消息。

而天知道,林初九此时在马车里,痛苦的快要死掉了。

她在轩辕挚面前的痛苦样,有五分真,五分是装的,就为了骗过轩辕挚,好到马车上催吐,把吃进去的东西全吐出来,可是……

不知轩辕挚在饭菜里放了什么鬼东西,她吐了半天居然什么也没有吐出来!、

明明都吃撑了,可就是吐不出来,这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难受。

“这就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吗?”林初九捂着绞痛难忍的肚子,趴在马车上,眼中的泪水无声滑落……

好痛,真他妈的痛!

而这次是实打实的痛,没有一丝佯装的成份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