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7催吐,挺恶心的…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腹部绞痛难耐,就好像有尖刀在里面来回打转一样。胃里翻滚的如同江海,想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“呃……”林初九坐在马车里,死死的咬着唇,不让自己痛闷出声。

在马车上痛叫出声,实在太丢了,虽然她明知轩辕挚的人就在暗处盯着她,她要是痛出来,必然会如了轩辕挚的意,让轩辕挚很满意,可是……

她就是不想这么做!

说她矫情也罢,说她作死也罢,反正她就是这么一个人。她宁可痛死,也不要如敌人的愿,让对方看到自己的丑态。

这与傲骨和不怕死无关,纯粹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林初九,一个人在马车上痛得死去活来,可等到马车停下来,她却在下人的搀扶下,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。

面上依旧带着痛楚,脸色十分苍白,两髻汗湿的长发打在脸上,看上去很狼狈,可她坚挺的背和面上温春风的笑,却能让人忽视她的狼狈,只注意到她的美好。

“众位辛苦了。”林初九下了马车,拒绝了太监的搀扶,看着全副武装、一脸无畏的金吾卫,林初九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
不是她太伟大,而是……如果真的要死的话,死她一个,换所有人平安,确实更值得。

当然,她心里仍旧委屈,仍旧怨恨,但这份委屈与怨恨,却与军中的将士无关,只纯粹是针对萧天耀。

萧天耀这个男人,不是把她当成女人,而是把她当成女战士。也幸亏她打小就是孤儿,没有父母疼爱,没有养出一身公主病,不然她和萧天耀这样的男人真的过不下去。

萧天耀太强,而且野心极大,他要的女人不是一般人。

脑子里胡乱想着,可脚步却没有停,虽然走得很慢,可却走得很坚定,时不时会与身侧的人点头致意,除了略有几分虚弱外,旁人看不出一丝异常。

从军营门口到营帐,那段路很长,就是平时林初九也要走一刻钟左右,此刻她虚弱致极,更是走得慢了。

一刻钟才勉强走到一半,林初九想过停下来,让亲兵抬走软轿过来,可是……

她现在是军中众将士们心中的神,如果她倒下了,恐怕军心会不稳。

轩辕挚用这种法子折腾她,恐怕也是为了让她在全军将士面前丢脸,让他们看到她狼狈不堪、虚弱无助的一面,不再把她当成精神之柱。

这么一想,林初九更加坚定了一步步往前走的信念。

轩辕挚越是想要看到她狼狈的一面,她越是不会让她得逞。

她这人就是这么别扭。

孤儿自傲又自卑的别扭!

林初九狠狠一咬舌尖,将嘴里的血咽下去,面带微笑的与众人招手致意。

她现在不敢说话,怕一开口就会有血迹溢出。

依旧是缓慢而优雅的步调,林初九又走了一刻钟,终于走到营帐外金吾卫把守的地方,面上不显,可心底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终于到了!

走到金吾卫把守处,林初九停下脚步,转身……再次朝众人挥手,而这一次她说了两个字:“散了。”

就这么两个字,已是耗尽了她全部力气,说完后她再也不敢停留,快步走向营帐,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,她此时有多狼狈!

莫清风紧跟在身后,要是平时林初九一定会让人把他丢出去,可此刻林初九没有力气。近乎是跌跌撞撞的走进营帐,而一踏进去林初九就撑不住了……

“我……”眼前一黑,身子一软,就往前栽倒,林初九伸手想要抓住什么,可双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,可是……

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摔到地上时,腰间突然出现一只铁钳,紧紧的揉住她的腰,“王妃,小心。”

没有意外,搂着她的人就是莫清风。

林初九此时没有力气和莫清风计较,而且莫清风虽然抱着她,人却站得很开,并没有与她太大的接触。

林初九想也不想就命令道:“抱回进房,让朱御医……过来。”

莫清风一顿,迟疑的看向林初九,林初九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闭上眼。

她现在真的没有力气,她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。

莫清风很清楚林初九的情况,暗暗一咬牙,闭上眼将林初九打横抱起,“王妃,得罪了。”说是抱,可莫清风却将手伸的远远的,不让自己与林初九有身体上的接触。

林初九安心的闭上眼,任莫清风将她放在床上,又替她盖好被子。

“王妃,我这就去寻朱御医过来。”莫清风看林初九一脸痛苦,不敢耽搁,转身就往外走。

而莫清风一走,林初九终于不再强撑了,嘴里溢出痛苦的呻吟……

很痛,很痛,她就是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,腹部剧烈的绞痛,甚至比生孩子还痛数倍。

“我好痛。”林初九抱着肚子,痛得直打哆嗦,启动医生系统给自己检查,医生系统给出食物中毒的答案,而医治方法……则是先催吐,再清肠胃,然后注射解毒剂。

不需要医生系统诊断,林初九也知道她必须先催吐,可是……她抠了半天,也吐不出东西。

明明胃里胀的难受,可偏偏就是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“呕……呕……”林初九趴在床上,不断的干呕,想要将胃里的东西吐出来,可吐了半天连点酸水也没有吐出来。

朱御医匆忙走进来,就看到林初九把自己折腾的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。

“王妃,你怎么了?”朱御医匆忙放下医药箱,上前就扣住林初九的脉搏。

林初九抬头,虚弱的道:“食物中毒,给我开一点催吐的药。”也不知轩辕挚给她吃的些菜中到底加了什么料,胃里不断翻滚,腹部一阵绞痛,就加脑袋瓜也痛,可就是吐不出来,也拉不出来……

“还真是食物中毒,不是大皇子给你下了药。”朱御医原本对自己的诊断还不自信,可听到林初九这么一说,就知自己没有诊错,可是……

要让病人催吐不是难事,可那催吐的法子,却挺恶心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