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7指责,哄女人是个技术活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怎么也没有想到,萧天耀居然会问她为什么不高兴?

萧天耀什么时候关心过她高不高兴了?

自从嫁给萧天耀后,她不高兴的时候还少吗?以前可没有见萧天耀关心过她的心情,这次是怎么了?

心虚了?愧疚了?看到她差点毒发而死,所以想要多关心一句,寻求心灵上的安慰?

呵呵……林初九只想冷笑。

萧天耀莫不是以为,事后关心两句,问两句,得到她的“原谅”,就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吧?

她今天还偏不如萧天耀的愿。

林初九没有急着回答萧天耀的问题,而是定定的看着他,直到把萧天耀看得一头雾水,才开口,“王爷,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什么?”

林初九并没有直接回答萧天耀的问题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这一句反问,让萧天耀立刻起了警觉,萧天耀拒绝回答林初九的问题,“先回答的本王的问题。”直觉告诉他,林初九的问题不简单。

“我的问题很重要,王爷要是不回答,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你。”毕竟在萧天耀心中的地位不一样,那她能给萧天耀的回答也不一样。

如果萧天耀说,她和流白、苏茶他们一样,那么……她会死心,也不会因这件事和萧天耀生气。

萧天耀拿她当下手,她有什么资格和本钱和萧天耀置气?

可如果萧天耀拿她当妻子,当共度一生的人发,那么……她就得好好和萧天耀算算帐了。

既然把她当妻子,就得先把她当个女人,别当她是超人,真以为她不会死呀?!

林初九一瞬不瞬的看着萧天耀,等待他的答案。出于谨慎,萧天耀并没有直接回答林初九的问题,而是认真沉思片刻,才谨慎的道:“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妻子。”

这个回答,应该能让林初九满意吧?

萧天耀心里不怎么确定,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,反正林初九是看不出半点。

“明媒正娶的妻子?”林初九仔细咀嚼着这几个字,不得不说萧天耀的回答十分投机,看似给出肯定的答复,可却只是客观的陈述事实,并不有夹杂个人情感。

林初九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天耀,“这么说,王爷是把我当妻子了?”既然要找萧天耀算帐,林初九怎么能容忍萧天耀给她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“你本就是本王的妻子。”何来当一说。

“原来王爷还知道我是你的妻子,我还以为王爷不知呢。”林初九一脸嘲讽的道,萧天耀听罢,脸色微沉,可不等萧天耀开口,林初九就抢白道:“王爷,你也知道我是你的妻子,不是你的属下,也不是你的兵。我可不可请你,把我当成妻子对待,而不是你的手下?”

见萧天耀一脸不认同,林初九也不生气,只继续说道:“王爷,我不是武功高强的流白,也不是善经营的苏茶,更不是精明能干的莫清风。我只是一个女人,一个不会武功,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的女人。我和其他女人一样,再普通不过了。”

“王爷,我真的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事给了你信心,让你这么相信我,相信到把全军上下数十万人的性命交给我?把数十万人的性命,压在我的肩膀上?你就不怕把我压垮,把我逼疯吗?”

林初九说到最后,几乎是用吼的,只是……她现在饿的没有力气,就是吼的,气势也弱了三分。

可是,那一脸的泪水,足已说明林初九的委屈与害怕。

萧天耀伸手,笨拙的替林初九擦掉脸上的泪,想也不想,就说道:“林初九,你不是普通女子,你是本王的妻子,本王相信你,相信你能做到。”

这是他心中的答案,也是他当初做决定的原因之一。他很清楚林初九不是普通的女子,她有能力应对一切突发事件。

事实证明,林初九做到了,不是吗?

“相信我?你到底相信我什么?是什么人、什么事给了你,我很强了的错觉?”古有为知己者而死的义士,可她林初九不是义士,她也不会傻的因为旁人一句“信你”,就为那人赴汤蹈火,连命也不要。

“王爷,我只是一个女人,我和其他女人一样,胆小,怕事。你能不能别每次丢我一个人去面对危险?能不能别每次出了什么事,就把我一个人丢下?面对那些想要杀我的人,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很害吗?”短短一句话,勾起了前世的委屈,林初九再也忍不住,痛哭出来。

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人,不管遇到什么事,她都要一个人面对,一个人处理。所有人都觉得,她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,她可以处理所有的事,可谁知道她也会害怕?

“你不胆小,也不怕事。你是本王见过的最坚韧的女子。”萧天耀不知要如何安慰林初九,见林初九哭得伤心,只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无声的告诉林初九,他还在。

可是,林初九却不客气的将他的手挥开了,“王爷,如果可以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坚韧,也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面对危险。我只是没有人保护,我只是……不得不面对。”她从来都不是好强的人,她是被逼的去好强。

“你有本王。”到底是哪里出了错,让林初九认为她没有人保护?

他不是一直在保护林初九吗?

“你?轩辕挚带黑甲卫来的时候,你在哪里?轩辕挚逼我吃下那些乱七八糟的饭菜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她是怨的,也是恨的……

在她需要萧天耀信任的时候,萧天耀不相信她,随手就将她打入大牢。

在她需要萧天耀保护的时候,萧天耀人都不知在哪里,任她独自面对所有的危险。

在她需要萧天耀照顾的时候,萧天耀在外处理公务,任由她独自面对伤痛。

……

萧天耀说有他,可她需要萧天耀的时候,萧天耀在哪?

“本王去处理事务了。”萧天耀干巴巴的说了一句。

他不觉得自己有错,可面对林初九的指控与泪水,他却无法底气十足的说他没有错!

“所以,你丢下我是不得已?”林初九凄然一笑,笑容里是说不出来的苦涩与悲痛。

她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反正到最后,萧天耀都有理由,就算错的不是她,但也绝不会是萧天耀。

“不是,本王……”萧天耀本想解释,可看到林初九悲伤的眸子,解释的话被他生生咽下。

他想,林初九应该不想听解释的话。

可是,不解释的话,他能说什么?

萧天耀看着林初九,眉头打成了结。

哄女人,果然是全天下最难的事,他要怎么才能哄得林初九高兴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