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8和离,他的女人应该有的待遇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到底要怎么才能哄得林初九高兴呢?

萧天动用他分分钟打趴下十几万大军的脑子,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,可是……

真得好难呀

萧天耀发现,要想一个哄女人法子,比谋划篡位夺权还要难。他想得脑袋生痛,也不想一个能哄得林初九高兴的办法。

想不到萧天耀索性不去想,直接问林初九,“要本王怎么做,你才会高兴?”只要林初九说得出来,他必然会做到。

“我要你怎么做?”林初九抬头,傻愣愣的看着萧天耀,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,是不是出现幻听了?

萧天耀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?

萧天耀真的没有被鬼附身吗?

一直以来,都是萧天耀要她怎么做,她从来没有资格要求萧天耀怎么做,她和萧天耀从来都不是平等的。

“没错,你要本王怎么做才会高兴?”萧天耀重复一遍,用事实告诉林初九,她没有幻听,他确实是说了这句话。

“为了让我高兴,我要你做什么,你都会做?”林初九仍旧不相信,又重复了一遍,萧天耀并没有不耐烦,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他很讨厌旁人浪费他的时间,置疑他的决定,但是……林初九不是旁人,不管林初九问多少次,他都不会对林初九不耐烦。

这是他的女人应该有的待遇!

“那么……”林初九看着萧天耀,认真而严肃,一字一字道:“我、要、和、离。”

“你、说、什、么?”萧天耀脸色一沉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而他压在林初九肩膀上的手,力道加重,好似要将林初九压压垮。

林初九,她居然敢!

和离?林初九居然要跟他和离?

萧天耀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烧,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痛!

林初九闷哼一声,无视加诸在肩膀上的力道,倔强的看着萧天耀,又一次重复道:“我说,我要和离!和离!”一连重复两次,林初九用这种方法告诉萧天耀,她是认真的。

可是,萧天耀却不想听。

萧天耀怒瞪林初九,“本王没有听清,你再说一遍。”这句话,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他相信林初九只是一时说气话,他愿意给林初九机会,给林初九一个改开口的机会,只要林初九改口,他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为了让林初九改口,萧天耀加重了力道,几乎要将林初九按扁在床上。

萧天耀相信,依林初九的聪明,她一定知道要怎么做。要知道林初九一向聪明,深谙识实务为俊杰的道理,在忤逆他与委屈自己间,林初九一向是选择后者。

萧天耀相信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可是,让萧天耀失望的是,林初九这次却没有和往常一样,委屈自己听从他的安排。

林初九疼得五观皱成了一团,可仍旧没有服软,她眼中蓄着疼痛的泪水,却没有让眼泪落下来。她睁大眼睛看着萧天耀,不服输的道:“王爷说过,我要想怎么做都行,王爷忘了吗?”这是萧天耀自己说出来的话,她没有勉强萧天耀不是吗?

“这句话仍旧有效,可前提是你是本王的女人。”林初九想要跟他和离,做梦!

要不是林初九今天提起,他都不知道林初九居然存着与他和离的心思。

他不明白,林初九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他对林初九还不够好吗?

和离?

林初九居然想跟他和离?

简直——该死!

看着林初九瘦长的脖子,有那么一瞬间,萧天耀很想将其折断。

折断了林初九漂亮的脖子,林初九就再也不会说,这些让他想要杀人话了。

“为什么要与本王和离?”萧天耀是那么想的,也是那么做的,大手移到林初九的脖子处,将其卡住。

这是威胁,萧天耀用林初九的生命威胁她,让她改口。

林初九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,要么改口,要么死!

如果是以往,林初九必然会选择第一条路,毕竟她是那么怕死的一个人,可是……

今天她自己也不知撞了什么邪,萧天耀越是如此,她就越是要跟萧天耀对着干。看到萧天耀变脸,甚至看到萧天耀想要杀她,不知为何,林初九竟有一种莫名的快感。

她不高兴,萧天耀也别想高兴!

林初九高傲一笑,无视死亡的威胁,看着萧天耀,学着他的语速,用华丽而缓慢的语调,说道:“我厌恶像个属下一样做你的妻子,随时被你丢下,独自面对危险。我厌恶这种颠沛流离,朝不保夕,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的生活。我厌恶……这一切!”最重要的是,我现在很厌恶你!

最后一句话,林初九没有说出来,说完后就瞪大眼睛看着萧天耀,哪怕萧天耀收紧手,让她无法呼吸,也不曾别开眼。

反抗萧天耀需要勇气,她不知道错过这一次,她还有没有反抗萧天耀的勇气。

而萧天耀听到这话,并没有像林初九想的那样暴怒,而是略略松开手,低头与林初九四目相对,“你想和离,只是因为厌恶现在的生活?”不是因为别的原因?比如喜欢上了别人,又比如厌恶他这个人?

“是,我厌恶……现在的生活,厌恶嫁了人,却仍旧什么事都要自己一个人面对的生活。如果我的丈夫给不了我家的温柔,无法与我携手共进,那我为什么要嫁人?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,不是吗?”她不求嫁了人,就有人保护她,但是……

如果嫁了人,仍旧什么事都要自己一个人处理,那她为什么要嫁人?

只因为喜欢吗?

这对别的女人来说也许足够,但对她来说这远远不够。

她要因为喜欢就嫁人,那她上辈子就不会一直没有嫁人。

她想要的丈夫,不仅仅是她爱的并且爱她的,那人还要与他携手共进,而不是转身就把她丢下,让她嫁了人仍旧过的和单身一样。

以前,她能忍下萧天耀的霸道,不在乎萧天耀的抛弃,那是因为她之前并没有把萧天耀当成丈夫。

后来,是萧天耀告诉她,想要与她真正在一起,希望他们能在一起一辈子。她才开始把萧天耀当成丈夫,而一旦是丈夫,是一家人,萧天耀要还是和以前那样,那么……他们就不可能过下去。

她林初九可以为外人委屈自己,可以为不在乎的人妥协,但是……对自己人,对自己的丈夫,她做不到一直无条件退让妥协。

她林初九没有萧天耀也能过得很好。

现在,萧天耀只有两条路可以走,要么改变,要么放手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