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4得罪,想想就心酸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之前一直在闪神,朱御医之前说什么,他根本没有听到,自然不会回应。

朱御医却不知这一点,还以为萧天耀不高兴,一直唠唠叨叨说个不停,萧天耀就是闪神的再厉害,也不可能听不到。

“王爷,王妃现在身子虚,药浴对她有很大的好处,而让人给她按压穴位……”

朱御医嘴巴不停,大有萧天耀不回应,他就能说到天荒地老的架势,萧天耀只听了几句,就不耐烦的打断道:“报!”

“啊?报?报什么?”话说到一半,突然被打断,朱御医有那一刻的闪神,脑子空白了一下,一时间没有接上那根弦。

“穴位!”萧天耀冷冰冰的开口,虽然没有见到人,可隔着厚厚的门帘,也能感觉到萧天耀的不满。

朱御医瑟缩了一下,忙不迭的站稳,飞快的报出一连串的穴位,速度之快,让屋内的萧天耀有片刻的忙乱。

不过,在适应了朱御医的速度后,萧天耀便游刃有余,按朱御医的要求,将每个穴位都按了一遍。

“按刚刚的顺序,循环按揉五次。”朱御医一口气报完,自己也累得不行。可不等他喘气,就听到萧天耀道:“再说一遍。”

再说一遍?

朱御医眼睛都瞪大了。

刚刚报得太快,他脑子都快空了,再说一遍没有问题,可请让他先缓缓行不行?

朱御医泪流满面,可又不敢让萧天耀久等,只略略喘了一口气,又将刚刚的穴位报了一遍,一字不差,一个顺序都没有错。

一连报了两遍,大脑一直保持飞速运转,朱御医一说完,人就累瘫了。

真的好累,比给人治病还累。

“可!”萧天耀在心中默念一遍,将穴位记住后,就开始赶人了。

依朱御医的精明与识实务,要放在平常,这个时候就是萧天耀什么都不说,他也会主动出去,可是……

朱御医今天见识到了萧天耀的不靠谱,生怕林初九又落的摔倒在地,无人照看的惨境,不管萧天耀如何明示暗示,朱御医就是不出去,美其名曰:“王妃情况特殊,小人还是在外面候着,王爷有事随时唤小人一句。”

萧天耀自是不满,可不等他开口说什么,朱御医又道:“王妃的身子之前毁得七七八八,这两天才将将养好一点,要是照看不仔细,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。”

换句话说,朱御医在威胁萧天耀,要是萧天耀赶他出去,林初九有个三长两短,他就不管了。

这世间什么人都能得罪,就是大夫、医术好的大夫不能得罪。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用上他们。而现在林初九随时就要用上朱御医,萧天耀就是不满朱御医的态度,这个时候也只得忍一忍。

不然,朱御医一气之下,不肯给林初九医治,或者不肯尽心给林初九医治怎么办?

医不医治外行能看得出来,可尽不尽心却不是外行人能看出来的。为了林初九的身体着想,萧天耀这个时候不想忍也得忍。

好在朱御医还算识趣,只是在外间候着,萧天耀专心给林初九按揉时,完全把朱御医忽视了,只当他不存在。

每一次按揉约莫要半刻钟,中途需要休息片刻,才能按揉下一次,等到萧天耀将五次全部按完,约莫半个时辰。

朱御医估摸着时间,对萧天耀道:“王爷,让王妃再泡一刻钟,就可以抱出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内室的萧天耀没有应,朱御医站在外间,只能干瞪眼,然后掐着手指算时间。

一刻钟说快不快,说慢不慢,对于手头有事做的人来说,一刻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可对掐着时间算的人来说,一刻钟着实是漫长了一些。

堪堪到一刻钟,朱御医就迫不及待的提醒,“王爷,时辰够了,再泡下去,王妃的身体该受不住了。”

在热汤里泡久了,很容易窒息,林初九现在昏迷不醒,就是不舒服也开不了口,朱御医不得不的把时间掐准,不然要是泡过头了,那又是一遭罪过。

萧天耀依旧没有搭理朱御医,不过室内传来的“哗啦”的水声,足已表明萧天耀听到了朱御医的话,只是懒得回复他罢了。

“呃……果然人好就会惹人嫌。”朱御医摸了摸鼻子,一脸不自在。

他之前卖林初九的时候,没有一点不自在,还得了王爷夸赞;现在想保林初九,不仅十分不自在,还被王爷嫌弃了,想想就心酸。

不过,朱御医绝对不是军中最心酸的,此刻军中最心酸的人,要数轩辕挚莫属了。

朱御医走之前,虽然给他喂了一颗解毒药丸,可那解毒药的效果实在一般,只能勉强压制毒素,让轩辕挚死不了,该怎么痛还是怎么痛。

轩辕挚不是一个不能忍痛的人,但这种痛,痛入骨髓,就好像有一把插入他的腹部,不停的搅动一样。

“啊……”轩辕挚着实是忍了,痛得大喊:“来人,来人,宣御医,宣御医。御医死哪里去了?你们这群狗奴才,再不把御医宣来,本殿下杀了你们。”

轩辕挚痛得失了理智,已经忘了这是东文军营,还以为自己在帝国,是帝国一呼百应,万人簇拥的大皇子。

“来人呀,来人呀……”轩辕挚大喊大叫,五观扭曲成一团,嘴角有黑血流出,看上去十分可怖。

看守他的小兵一脸犹豫,不知要不要去给轩辕挚请大夫。

要请的话,又请谁?

“朱御医在给王妃医治,我们去请谁?”小兵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完全不知要怎么办。

他们可没有胆子,去和王妃抢大夫。

“请屁,朱御医不是说了,他死不了嘛,让他痛着就是了。”一粗犷的大汉,犹豫一下,理直气壮的说道,末了还补了一句:“王爷说了,只要人不死就行了,其他的别管,嫌他吵的话,把他的嘴堵上就是了。”

“说得对,把嘴都上了,就不会吵了。”小兵转身寻了两块破布,粗暴的将轩辕挚拎了起来,然后将破布塞进轩辕挚的嘴巴里,然后像丢破布一般,把人甩在地上。

做好这一切,小兵就出去了,没有看到轩辕挚不同寻常的安静,和他脑袋下那一滩血迹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