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6完了,大皇子要死在军营了!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完了,完了,大皇子要死在军营了!

朱御医连连后退,险些摔倒在地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朱御医扭头,看向看管轩辕挚的小兵。

小兵本就吓得不行,见朱御医一副“大皇子死了,天要塌下来”的样了,就更害怕了,“我,我也不知道,我……不是,是小人,小人进来时就看到大皇子倒在血泊里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小兵隐约可以猜到,应该是他们给大皇子塞布时,把大皇子带倒,以至于撞到了脑袋,可这个时候打死他们也不能说出来。

说出来,他们就是罪人了。

“王爷让你们看管大皇子,你们怎么可能不知?”朱御医气狠狠的瞪了小兵一眼,深吸了口气,抢过小兵手上的药箱往里走,“你们到底是怎么看守人的?居然出这么大的事。”要是大皇子有个三长两短,他拿什么跟王爷交待呀?

一想到萧天耀那张冰山脸,朱御医就忍不住背脊一寒,在心里默默祈祷,大皇子千万不要有事!

朱御医还不知道轩辕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并不敢移动他,只是蹲在他身侧,探探他的鼻息与脉搏,确定轩辕挚还有一口气在,朱御医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小兵见状,忙问了一句:“朱御医,大皇子没事吧?”他们之前探了鼻息,大皇子还气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救。

“还有一口气,有没有事谁知道。”朱御医没好气的回了一声,小心的移动轩辕挚的脑袋,动作轻揉的就好像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。

一点一点将轩辕挚的脑袋移动,朱御医很快就看到轩辕挚后脑勺上的大窟窿,和那块染血的石头,当即狠狠的吸了口气。

这伤,难办了!

伤在后脑勺,伤口有婴儿拳头那么大,虽说现在没有流血,可那只是血凝固了,只要轻轻一动,这血还是会继续流。

轩辕挚已经流了很多血,本身就失血过多,要是再流下去怕是要流干了,而且除了伤之外,轩辕挚还中了毒,身体本就比平时虚弱,也不知能不能扛过去。

小兵看朱御医一脸凝重,紧张的问道:“朱御医,大皇子还有救吗?”老天保佑,大皇子可千万别死了。

死一个帝国大皇子,他们东文要多少人陪葬。

“不知道。”朱御医这话并非气话,而是他自己也没有把握,“过来,解开大皇子身上的铁链,帮我把人抬出去。”

朱御医按住轩辕挚的伤口,以免伤口再次流血。

“钥匙在莫少爷身上,小人得去请示莫少爷。”小兵一脸忐忑的说道。

“赶紧的去,顺便抬个担架过来,这里冰冷冰冷的,不适合养伤。”朱御医一脸不耐烦的说道,小兵连连点头,跑得飞快。

莫清风此时正在军营,得知轩辕挚出事,莫清风脸色微变,“王爷知道这事吗?”

“王爷还不知,王爷在王妃那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小兵如实禀报。

莫清风脸色微变,知道这个时候他去找萧天耀也没用,便拿着钥匙随小兵一同去了地牢。

特事特办,他相信王爷能理解。

莫清风过来的时候,自然也把担架带来了。看到躺在血泊里,面色惨白的轩辕挚,莫清风才知事情比小兵说的还要严重。

“朱御医,大皇子怎么样了?”莫清风走进来,问道。

朱御医此时已冷静下来,只是一张脸臭的很,“现在还不知,先把人抬到帐篷再说,这里不适合医治。”

“好,我来帮你。”莫清风上前开锁,然后与小兵一起,在朱御医的指导下,将轩辕挚抬上担架。

朱御医的手一直按在轩辕挚的伤口上,时不时的就提醒一句,让抬担架的人慢一点、稳一点。

可就是这样,轩辕挚脑袋上的伤口还是颠开了,血不断的往外溢,把朱御医吓得不行,“赶着抬胎呀,我让你们慢一点,慢一点听到没有。”

军营的地面并不平稳,要是不走慢一点,更加颠簸,可是抬担架的小兵已经走的很慢了,担架也很平稳,并没有颠簸。

不过,现在不是和朱御医较真的时候,抬担架的小兵放缓了速度,可仍旧止不住往外流的血,朱御医没有办法,只利用银针替轩辕挚止血。

银针一落,血很快就止了,只是这银针扎在脑上,要是长时间禁止心脏向大脑供血,轩辕挚很容易脑死亡,就算不死脑子也会坏。

“快一点,赶紧跑。”朱御医不得不催促抬担架的小兵,动作迅速一些,以争取时间。

一会快,一会慢,抬担架的小兵都要被朱御医玩坏了,可他们却不敢吱声,朱御医说快,他们就飞快的跑了起来,不过数息就跑到了离石牢最近的帐篷。

“就这里了,把人抬进去。”朱御医也不管这帐篷是谁的住处,直接征用了。

天大地大,在要救人命时大夫最大,小兵自然要听朱御医的。

“把人放床上。”朱御医将床上的东西全扫在地上,好方便莫清风等人把轩辕挚放上去。

“小心点,千万别碰到大皇子头上的银针。”轩辕挚的脑袋上还扎着银针,朱御医生怕银针一歪,他救人不成反杀人了。

“放心,不会碰到。”莫清风亲自动手,将轩辕挚平放在床上,朱御医见轩辕挚的情况还算平稳,当即松了口气。

“还好,还好,没有出什么意外。”朱御医忙将轩辕挚头上的银针取下。而银针一取下,轩辕挚后脑勺的伤口又开始流血。

这一次朱御医没有惊慌,而是十分镇定的打开药箱,学着林初九给伤者缝合外伤的步骤,给轩辕挚清理伤口、止血、上药、缝合……

而在朱御医紧急救治轩辕挚的时候,萧天耀正在给林初九喂鸡汤,虽然动作笨拙得很,十勺就有七勺喂得流了出来,但认真仔细不敷衍的态度值得表扬。

磕磕绊绊的将一碗鸡汤喂完,萧天耀唤来亲卫,让人再送一碗鸡汤过来。

可亲卫进来,拉过空碗却没有急着出去,而是一脸凝重,单膝跪在地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