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7上门,事情不在预料中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亲卫只是跪在地上,在萧天耀没有开口前,并不敢开口说话。

他不是流白,没有萧天耀的允许,亲卫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擅自开口。

萧天耀扭对头看了一眼,冷声道:“说吧,什么事?”他身边的人虽不是人精,可却也不是笨蛋,要不是有重要的事,必不会在这个时候撞枪口。

“回王爷的话,大皇子伤了脑袋,朱御医说大皇子命在旦夕,生死难定。”亲卫说话时声音颤抖得不行,说完后更是低着头,根本不敢看萧天耀。

轩辕挚的身份特殊,王爷一再交待他们,一定要看好轩辕挚,不能让他死在东文,可现在呢?

他们还是让轩辕挚出事了!

“伤了脑袋?你们下的手?”萧天耀眼眸一挑,可很快就恢复平静,见林初九嘴角有汤渍,淡定自若的拿过放在一旁的帕子,将林初九唇边的汤渍抹去,然后又将自己的手擦干净,丝毫不在意这帕子是林初九用过的。

对于一个有洁癖的男人来说,这可真是不容易。

“回王爷的话,大皇子是自己撞伤了脑袋。”亲卫急忙说道,生怕晚了一步萧天耀就不信他们的话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就表示知道这事了。

至于后续如何处理?亲卫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萧天耀的命令,不知如何是好,犹豫再三还是小声的问道:“王爷,大皇子……”这事要怎么办呀?要是大皇子死了,他们可就惨了。

他们不怕帝国大皇子,也不怕外面那一千黑甲卫,可他们怕中央帝国,更怕帝国那上万的黑甲卫呀。

要是帝国一个不高兴,派出上万的黑甲卫来攻打他们东文,他们东文就只能等着灭国了。

“死了再来告诉本王,出去。”萧天耀冷着脸,语气严厉至极,把亲卫吓得差点趴在地上。

“是,是,卑职告退。”亲卫捧着碗,如同捧着圣旨一般,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。

萧天耀一个眼神也没有给,扭头见林初九的衣领沾到汤汁,不由得皱眉。

那一点汤汁就如同白玉上的瑕疵,让萧天耀十分不自在,想也不想就动手将林初九的衣服脱下,为她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

看着怎么折腾也没有反应的林初九,萧天耀心中自责,轻抚她的脸颊,低声道:“早些醒来,本王给你赔罪。”只要林初九能平安无事的醒来,他不介意给林初九赔罪。

这件事,本身就是他的错。

很快,第二碗热汤送来了,萧天耀仍是不假他人之手,亲手照料林初九。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这一次萧天耀做得十分好,至少洒出来的汤汁没有那么多了,而林初九的衣服也没有弄脏。

给林初九喂完汤后,萧天耀起身准备去外间处理公务,却不想还未坐下,亲卫就进来报:“王爷,外面有一位姓时的公子求见,他说只要说他的姓,王爷就会见他。”

亲卫说完后就低头,借此掩饰心中的忐忑。

他知道王爷这个时候没心思见客,可对方衣着不凡,气度不似常人,他根本不敢拒绝,这才会大着胆子进来通报。

“来得真快。”这天下姓时的人没几个,而他认识的姓时的也就那么一个。“让他进来。”时逸寒找上门,萧天耀自然不会拒绝。

就算是看在时逸寒背后势力的面子上,萧天耀也会给时逸寒三分面子。

因考虑到林初九的存在,萧天耀并没有在主帐与时逸寒会面,而是让人把他带到苏茶原来住的帐篷。

现在,这座帐篷已被萧天耀征用,用来处理一些不算重要的公务,还有接见来客。

时逸寒一身银色长袍,腰间系着同色绣着金丝的腰带,头上只有一根清透碧绿的玉贊,通身再无其他的配饰,看上去简单致极,可这番装扮配上时逸寒精致俊朗的长相,却端得是华贵无双,气度高洁。

再加上那双不笑都带情,一笑就勾人的眸子,瞬间便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亏得这军中没女子,不然见到时少主这般俊美不凡的男子,怕是腿软得走不了路。

“萧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不需要萧天耀招呼,时逸寒就在萧天耀对面坐了下来。

时逸寒身上的银色长袍好似自带闪光,一进来就闪花了人眼,此时坐在萧天耀的对面,更是将室内的光华抢去一半,衬得整间帐篷暗淡无光,包括他对面的萧天耀。

这是萧天耀与时逸寒之间无声的较量,时逸寒利用外在条件,先声夺人。而一进来就压了萧天耀一头的时逸寒,却像是毫无所觉,看萧天耀的眼神平和随常,就好像来见好友一般,不见半丝火气。

萧天耀自是不会与时逸寒计较,略略往后一仰,拉开两人距离,轻易就破了时逸寒的压制。

不等时逸寒反应过来,萧天耀就道:“时少主来找本王,何事?”

“确实有一件小事。”时逸寒并没有将之前的较量放在心上,萧天耀破了他的压制,他也不在意,顺着萧天耀的话,提起正事。

“听闻帝国大皇子轩辕挚在王爷的军中坐客,可有此事?”做客二字,进可攻退可守,可以谈条件,又不会撕破脸,时逸寒十分喜欢。

上一次时逸寒绑走苏茶,说是请苏茶做客,所以这一次时逸寒仍旧用了“做客”两个字,不仅给了萧天耀面子,也替轩辕挚圆了场子。

“是有此事。”黑甲卫就在外面,而且萧天耀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轩辕挚带来的,自然不会否认。

“不知萧王可否卖我一个面子,让我把人带走。萧王放心,大皇子出了这个门,与王爷之前的恩怨就此一笔勾消。”时逸寒相信轩辕挚也愿意这么做。

被一个小国亲王给绑了,这种丢脸的事轩辕挚肯定不愿意让帝国知道,要让帝国其他皇子知道了,轩辕挚肯定会被抨击的一文不值。

与其把自己愚蠢无能的一面暴露出来,轩辕挚绝对会选择吃暗亏,悄悄掩下此事,日后再做清算。

而只要轩辕挚不把事情说给帝国听,帝国自然也就没有理由,拿这件事做由头寻萧天耀的晦气。

这么一来可谓是皆大欢喜,萧天耀就算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可也没有吃亏。

时逸寒相信,萧天耀一定会同意他的提议,毕竟萧天耀曾找上门,希望他出面帮忙摆平帝国的事,现在他揽下了此事,萧天耀没有理由拒绝。

时逸寒一脸笃定,等待萧天耀的答复。却不想,事情和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