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0圈套,看林初九洗眼睛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朱御医此时的情况十分糟糕,不仅仅是右手被时逸寒折断了,时逸寒那一甩,直接让他断了三根肋骨,他这个时候能站起来,完全是凭着一口气。

当然,朱御医凭的不是什么硬气,而是怒气与怨气。

他简直是要被时逸寒气疯了,恨不得把时逸寒大卸八块,可见时逸寒直呼萧天耀的名字,又一副与大皇子很熟的样子,朱御医就是再气也不敢对时逸寒动手。

咳咳……事实上,朱御医不敢动手,不仅仅是因为时逸寒的身份,更多还是因为时逸寒的身手,还有他身上散发的杀气。

朱御医这人虽然时刻不靠谱,可他对危险却有野兽一般的直觉。直觉告诉他,时逸寒绝不是他能惹的人物,所以……

即使心里憋了一口气,朱御医也只敢对时逸寒吼两句,再多就不敢了。

在朱御医的提议下,亲卫快步跑去找萧天耀,请萧天耀过来守夺。而在等萧天耀过来的这段时间,朱御医与时逸寒大眼瞪小眼,一副恨不得撕碎对方的凶狠样。

好吧,只有朱御医在瞪时逸寒,只有朱御医想要撕碎时逸寒,时逸寒压根本就没有看朱御医,他这会正盯着大皇子的伤口看。

大皇子那伤,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是人为,还是自己弄的,他对萧天耀的说法,持怀疑态度。

大皇子这样的人,把命看得比什么都精贵,绝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冒险,这里面绝对有问题。

时逸寒摸着下巴,仔细思索。

而那厢,萧天耀从亲卫口中,知道事情的经过后,不由得皱眉。

时逸寒还真是一个添乱的这家伙。

带着一身寒气,萧天耀大步来到营帐,一进来就看到一脸杀气的时逸寒,以及一身狼狈朱御医。

“王……爷!”朱御医一听到脚步声,就忙转身,不等萧天耀走进来,就夸张的扑倒在地,“王爷,救命呀,救命呀。这不知哪来的混人,他要杀大皇子,王爷,救命呀……”

朱御医喊得十分夸张,就像是唱戏的一般,声音高吭婉转,萧天耀耳朵一动,一脸嫌弃。时逸寒直接堵上耳朵,“你这请的是太医还是戏子?本少主真的很怀疑他的医术。”

“朱御医,你先下去休息。”萧天耀看到了朱御医受伤的手。不过,他让朱御医下去,不是体谅他伤了手,而是受不了朱御医的浮夸的演技。

太,没有水平了。

当然,除了朱御医浮夸的表深让萧天耀接受不了外,朱御医那张糊满鼻涕与泪水的脸,也让萧天耀受不了。

简直是脏得不能忍,多看一眼,他都要回去多看林初九几眼,好洗眼睛。

“谢王爷,谢王爷。”朱御医不知道萧天耀在想什么,还以为萧王体谅他受了伤,一脸激动的退了下去。

看到凶狠的恨不得吃了自己的大夫,在萧天耀面前一脸谄媚,时逸寒嘴角微抽,嘲讽的道:“果然有什么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手下。”那个叫苏茶的也是这调调,油嘴滑舌的让人讨厌,一点也不实诚。

他时少主,最讨厌这样的属下,简直不能忍!

“比不上时少主。”萧天耀完全不给时逸寒面子,高傲的讽刺回去。

“萧王还真是半点亏也不吃。”时逸寒没好气的冷哼一声,“有心情嘲讽我,不如想想怎么医好大皇子,大皇子要死在你这里,还死的这么惨,帝国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时少主贵人多忘事。大皇子还没有死,他就算死了也与本王无关,害死大皇子的人是你。”只看一眼,萧天耀就知道轩辕挚还有气。

不过,看到朱御医那伤势,萧天耀也知,大皇子危险了。

除了朱御医与林初九外,军中其他的大夫只能医医普通的伤。

“萧王倒打一耙的本事果然高。”他什么都没有做,就凭萧天耀一句话,就要让背上谋害帝国大皇子的罪名?

开什么玩笑!

“本王有没有倒打一耙,时少主心里明白。时少主伤了可以为大皇子医治的大夫,大皇子现在命在旦夕,要是没有保住这条命,时少主你就是凶手。”萧天耀说得不疾不徐,神情淡然,那神情绝没有把罪名往时逸寒身上推的意思,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“那庸医明明是要害大皇子,本少主及时阻止。萧王不感激本少主,还把事情往本少主身上推,萧王你是不是太过了?”时逸寒承认,他之前的举动确实是冲动了一些,可他的出发点真的是好的。

他哪里知道,拿一根在轩辕挚脑袋上穿来穿去,也叫给轩辕挚治病。

这不是不知者无罪嘛。

“朱御医是救大皇子?还是要害大皇子?时少主心里明白,本王就不多说了。”萧天耀扫了时逸寒一眼,幽深的眸子好似能将人看透,也就是时逸寒脸色厚,没当回事,要是一般人被萧天耀的眼眸扫过,定会心虚的别开。

“时少主,好定力。”萧天耀赞了一句,可这句夸赞却充满嘲讽的意味。时逸寒却只当没有听懂,笑着接纳,“多谢萧王夸奖。萧王,大皇子是你的地盘出的事,你看现在要怎么办?”

至于他是害了轩辕挚,还是救了轩辕挚,这个问题暂且不考虑。总之,他的初衷是为了轩辕挚好,是想救轩辕挚。

“伤了就治,时少主把军中最好的大夫弄残了,本王也只能随便让一个大夫过来看看。至于大皇子是死是活,只能听天由命。”时逸寒想把自己摘干净?简直是在做梦。

萧天耀没有如时逸寒的易,一句话就把时逸寒牵扯其中,将他绑在轩辕挚的生死之上。

“这军中,莫不是只有那一个庸医?”时逸寒心里膈应,可他没有弄清情况,伤人在先,被萧天耀摘住了把柄,他能如何?

“朱御医不是庸医,他是东文医术最好的大夫之一。除了朱御医外,在军中也只有本王的王妃能有可能救治大皇子,可惜……”萧天耀给了时逸寒希望,可话锋一转,却又露出淡淡的遗憾。

“可惜什么?”时逸寒追问,眼神不善的盯着萧天耀。

萧天耀这个男人太狡猾了,他有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