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4默契,心里憋屈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招暗卫出来,是想让他们去把朱御医找来,她需要朱御医帮她准备一些药材,好在路上用。

萧天耀不同意她今天离开,可并不表示她就会乖乖留在这里。脚长在她身上,只要她能从床上起来,她想去哪里,萧天耀管不着。

萧天耀不让她今天离开,那她完全可以明天离开,她真得要走萧天耀拦不住。

林初九把一切都计划好了,可不想暗卫却说朱御医受伤了。

“朱御医伤得很重吗?”朱御医那人平日里那般小心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受伤?而且,在军中,谁敢伤朱御医?

“肋骨断了三根,右手粉碎性骨折,军中的大夫说没有一年半载养不好。”暗卫如实禀报,林初九却吓了一跳,“朱御医这是被人打了吗?谁下的手?”哪怕是两军交战,也不会伤大夫,这是各国的约定。

“听说是天藏影月的少主,他与大皇子相熟。朱御医救治大皇子时,被天藏影月的少主看到,那位少主以为朱御医要害大皇子,便出手伤了朱御医。”暗卫不在现场,这件事也被萧天耀下令封口,详细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。

“天藏影月的少主?还真是会添乱。”林初九摇了摇头,叹气。在心里把那位少主狠狠骂了一通。

“哈啾,哈啾……”刚摆脱黑甲卫,回到临时住处的时逸寒,正准备通知天藏阁的人,让他们送一个好的大夫来,结果刚写完,就狂打哈啾,鼻涕落在字上,把写好的信给污花了。

“倒霉,又要重写。”字迹花的看不见,时逸寒郁闷的将信纸揉成团,丢在一旁,“自从和萧天耀打交道后,就一直倒霉,一件事也不顺,早知道就乖乖留在家里。”

时逸寒重新铺了一张纸,认命的研磨,重写。

林初九确定朱御医伤得不清后,便把暗卫打发走了,同时也让步两个村妇给出去,没有她的命令,不许进来。

确定内室无人,林初九这才从医生系统里拿出自己需要的药,按份量服下。

药里有安眠的成分,林初九吃完药没多久就迷糊过去了,等到她醒来已是两个时辰后。

吃饱、睡足,林初九看上去精神了许多,虽然脸上依旧没有多少血色,可整个人却透着一股活力,不像之前的死气沉沉、蔫巴无力。

林初九醒来时,已是傍晚时分,天色有些阴暗,云层压得很低,好似要下雨一般,无端得让人觉得压抑。

不过,这一切窝在帐篷里的林初九都不知。她此时正忙着吃东西,好快速恢复体力。

林初九喝了两碗粥又吃了两块糕点,身上有了力气,在村妇的帮助下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由两个村女搀扶着往外走。

“王妃,您要出去?小的让人抬轿子来。”金吾卫看到林初九出来,忙上前行礼。

“不必了,我走走就好了。”林初九拒绝金吾卫的好意,慢慢的往外走。

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,身体又酸又软,要再躺下去,不知会变成什么样。

“这……”金吾卫一脸为脸,“王妃,王爷说了……”

“王爷那,我自会交待。”林初九不等对方说完,就接过话茬。

金吾卫无产,只得跟在后面贴身保护林初九,同时给同伴使眼色,让他赶紧去禀报给王爷知晓。

金吾卫的动作不算隐蔽,林初九看在眼里,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走自己的。

这是军营,是萧天耀的地盘,只要萧天耀想知道,她在这里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。

林初九目标明确,她出来除了走一走,消消病气外,还有就是去看朱御医。

暗卫虽然说了,可没有亲眼看到,心里总是放不下。

从主帐到朱御医住的地方,有很长一段距离,林初九平时就要走两刻钟左右,此时走走停停,走一步喘三喘,那速度就更慢了。

走了两刻钟,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,林初九全身是汗,剩下的路她根本走不动了。而且现在天已经黑了,看样子好像要下雨,万一半路淋到雨,她就惨了。

此时她已万分后悔,拒绝金吾卫抬轿子来的建议了。

可现在是回去?还是让人抬轿子来?

林初九站在原地,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

左想,右想,林初九最终还是决定,让人抬轿子来。

丢脸就丢脸吧,左右她也不是第一次丢脸了。

“去,抬个轿子来。”林初九扭头,对身后的金吾卫到。

“啥?”跟在林初九身后的金吾卫不知在想什么,压根没有听到林初九的话,林初九重复一遍,他才反应过来。

“哦哦哦……轿子,小人这就让人抬顶轿子过来,王妃你稍候。”金吾卫转身就跑去找轿子,可没走两步就看到同伴抬了一顶轿子过来。

“咦?我没让人抬轿子来呀。”金吾卫愣在原地,一脸不解。

同伴将轿子抬到面有,他还拦住人家,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王妃要坐轿子?”这人莫不是王妃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王妃这个时候需要轿子呢?

“啥?王妃要坐轿子了?我不知道,是王爷让我抬来的。说是跟在王妃身后,王妃什么时候想坐就坐。”抬轿的金吾卫飞快的解释了一句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解释时特意提高了音量,生怕林初九听不到一样。

“王爷英明。”金吾卫作为萧天耀的嫡系部队,个个都把萧天耀奉若神明,知晓这是萧天耀提前安排的,顿时一脸敬佩,比自己得了夸奖还要高兴。

林初九看到这一幕,默默望天,心里那叫一个郁闷。

她前脚说让人抬轿子过来,萧天耀的人后脚就把轿子抬过来了,她这个时候要是说不坐,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矫情,可是,可是……

要她毫无芥蒂的坐下去,她又觉得憋屈。

她就这么坐上了萧天耀让人抬来的轿子,不就表示她愿意接受了萧天耀的歉意,对萧天耀的“讨好”不拒绝,有原谅他了意思吗?

可是,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原谅呀!

怎么办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