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3麻烦,一微米的误差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回到营帐,没有看到林初九,就知道林初九必然给自己找到了事情做。

是以,听到流白的汇报,萧天耀一点也不意外,那个女人,就是个闲不住的主。

“让人都散了。”萧天耀并没有如流白所想的那样,出去把林初九逮回来,只是让流白把围在外面,傻傻看天的小兵都疏散了。

“是,王爷。”流白低头应是,见萧天耀没有别的吩咐,又提醒了一句,“王爷,朱御医说王妃的身体很虚弱,大皇子伤得很重。”

这句话的潜台词是,王妃伤势未好,根本不适合去救治轩辕挚。而轩辕挚伤得很重,就算王妃现在的身体,能支撑她救治在轩辕挚,可也不一定能医好。

人是很奇怪的生物,如果林初九一开始就没有碰轩辕挚,那么轩辕挚是生是死,都与林初九没有半毛关系,可一旦林初九接手医治轩辕挚,却没有医好,那么……

没有人会去想轩辕挚是因为伤得太重才死的,只会认为是林初九医术不好,没有医好轩辕挚,间接害死了轩辕挚。

流白在萧天耀面前说这话,自然是希望萧天耀出手,把林初九从这一团乱麻中拉出来,不然扯进轩辕挚的死,林初九日后会麻烦不断。

萧天耀明白流白的用意,可那又如何?

他的女人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就算麻烦不断,那也是他的事。

流白说完,萧天耀连头都不曾抬一下,双眼一直落在手上的书信上,流白见状,无奈的退下。

再次来到石室前,流白把人遣散后,就与金吾卫一起站在外面。不过,他不是为了守卫,而是在想,要是轩辕挚死了,他要如何在第一时间,把林初九摘干净?

这是一个脑力问题,也是一个超出流白能力范围的问题,流白站在外面想了许外,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,几次想要去找莫清风问问。可又担心他一走,林初九就从石室出来,宣布轩辕挚死了,他错过最佳解释的时间。

“真是烦躁。”越想越想不出好的法子,流白烦躁的扯了扯头发,“王妃怎么就不能安分一些,每次都闹出这么大的事来,也不怕把搂子捅大,惹出麻烦。”

在流白喋喋不休的抱怨林初九时,林初九正在给轩辕挚做开颅手术。此时手术已进行到一半,林初九取下了后颅骨,并将脑膜剥离,正在寻找卡在轩辕挚脑内的碎铁片。

碎铁片并不难找,之前医生系统就已经给轩辕挚拍个CT,林初九早就知道那块碎铁片在哪,只是……

找容易的,要取出来却难。

碎铁片正好卡在脑神经内,要取出来还不能伤害脑神经,这绝对是一个精细的活,错一微米都不行。

“呼……”看到了碎铁片的位置,林初九吐了一口气,头微微往上抬,以防止额头的汗珠落下。

没有手术助手,没有医护人员,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,林初九手忙脚乱,不可避免出了一身大汗。

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落,睫毛上也沾了汗珠,林初九狠眨了几下眼睛,才把那几颗汗珠眨落,不至于因几颗汗珠遮挡视线,影响手术。

此时,手术已到关键时刻,林初九的状态也非常好。她不能,也不可以停。

深深吸了口气,略略缓解紧绷的情绪与肌肉后,林初九再次投入到高强度的工作中。

铁片卡在脑神经内,能不能不损脑神经取出来,端看执刀医生的医术与经验。经验方面林初九稍稍欠缺,不过医术方面却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她。

她的双手是天生握刀的手,杀人或者救人都可以,刀在她的手上就像是活得一样,她似乎能控制刀,让手上的刀随着她的心意走。

哪怕在这个世界重生,她这项本事也带来了。原主的手,虽不像她之前的双手那般完美无暇,可也是近乎完美,比常人高之不止一星半点。

有这么一双天生就适合握刀的手,同样的手术,林初九的成功率至少会比旁人高出一成。

而在外科手术中,这一成很多时候就是决定生死的关卡。在某些时候,她等于拥有起死回生的本事。

要不是有这种常人的没有本事,她也不可能年纪轻轻,就在美国医学界闯出名声,拥有一定社会的地位。

将放在一旁的显微眼镜带上,林初九拿起最小号的手术,切了一个极小的,肉眼看不出来的口子,然后……换了镊子,小心的避开脑神经探了进去,夹住小铁片,以极缓的动作往外取出。

外科手术是精细的手术,也是一种艺术,如果此刻有人旁观,会发现站在手术台前,低头,认真取铁片的林初九美极了,尤其是她的动作,更是美得惊心动魄,让人连大气都不喘,就怕一喘气,会惊动她,会破坏这份美。

只有指甲片大小的距离,一般人看到里面的铁片,绝对不会相信,有人能不破坏任何组织,而将它取出来,可是……林初九做到了!

她做到了!

她用最细的镊子,夹住铁片,一点一点往外抽,然后在离脑神经一毫米处停了下来。

如果有人旁观,定会发表意见,说林初九没有办法将铁片取出来,而不割伤脑神经。

确实,林初九做不到,她也不需要做,因为她有更好的选择!

铁片顿在那里的同时,林初九的左手动了!

林初九的左手同样拿着一把小镊子,在右手无法动的情况下,她的左手从另一个角度接过铁片,然后取了出来……

没有助手,她就是自己的助手。右手不够用,那就左手跟上。

她原来就能做到左右手同时握手术刀,只是这具身体没有练过,所以刚来那会她的左手和普通人一样,并不灵活,至少没有右手灵活。

好在,她私下训练了一段时间,虽说她的左手没有达到她以前的巅峰状态,可在手术时辅助右手还是可以的。

在没有手术助理的情况下,她左手的用处就更大了,比如现在,要是没有左手相助,她根本没有办地把铁片取出来。

“啪……”铁片落在不锈钢的托盘里,发出一道清亮的声音,这道声音也代表了一件事,寻了就是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