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6王爷,你又耍无赖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石大夫在营帐外,胖揍侍卫不仅仅是气侍卫不知轻重,像拖牲口一样把他拖来主营,更多的是因为紧张。

石大夫在军中,就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大夫。有朱御医这个杏林高手在,平日最多就是给小兵、参将什么的治治伤,治治伤风着凉,小日子别说多滋润了。

在昨天之前,石大夫从来没有给副将以上的人看病。昨天他是第一次给皇亲贵族看病,而这还是有朱御医指导的,他只需要看着下药就行。

可就是这样,石大夫也小小的紧张了一把。今天被侍卫拉来,给王妃看病,还没有朱御医指导,石大夫就更紧张了,站在营帐外,腿都是软的,更不敢往里迈步。

为了缓解紧张,石大夫这才与侍卫插科打诨,希望能给自己面对萧王和王妃的勇气,却不想……

他们打闹的声音太大,让王爷给听到了。

萧天耀从来不是一个会纵容属下的人,在石大夫胖揍侍卫,指着金吾卫大骂的时候,萧天耀的声音,从营帐内传了出来,“无视军纪,在军中打闹,罚……三十军棍!”

“……”

如同时间冻结,不管是石大夫还是金吾卫都僵住了,片刻后金吾卫才反应过来,咚的一声单膝跪在地上,“是,王爷!”

没有解释,没有请求,就好像萧天耀下的不是打他们军棍的命令,只是让他们把土翻一下。

“我,我要罚军棍吗?”石大夫见金吾卫跪了下来,也不敢站着,扑通一声,双膝着地。

这么愚蠢的问题,根本没有人回答,萧天耀直接下令,“让大夫进来。”开什么玩笑,林初九正是需要大夫的时候,就算要打石大夫军棍,也得等林初九没事再说。

“是,是,是。”石大夫双腿打抖,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,可他却不敢想法子缓解了,连滚带爬的跑进营帐。

金吾卫看到石大夫这么副模样,立刻平衡了

虽说打三十军棍很痛很痛,可看石大夫的处境,估计会比他们更可怜。

看到有人比他们更惨,他们就平衡了。

金吾卫心平气和与同僚交接,然后去刑罚处执行刑罚。

石大夫走进营帐,嘴唇还在哆嗦,话也说不清楚,更不用提行礼了。萧天耀也不计较他的失礼,冷冷的扫了一眼,指了指躺在床上的林初九道:“王妃怎么了?”

“扑通……”腿一软,石大夫又跪下了,萧天耀眉头一皱,石大夫正好抬头,这下可吓得不清,连忙爬起来走到床边,可走没两步腿一软又跪下去了。

这一次石大夫也不起来,直接跪在那里给林初九诊脉。

不知是太过紧张还是因为什么,石大夫诊了半天也没有得出结论。萧天耀看石大夫一直握着林初九的手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又等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,萧天耀的耐心耗尽,“到底怎么了?”这真是大夫吗?不是哪个大头兵冒充的吧?

“王,王妃……”石大夫一紧张,又慌了,这脉就更没有办法诊了。

“再给你一柱香的时间,诊不出来就给本王滚。”萧天耀让人滚,当然不只是滚出去那么简单的,石大夫真要从这里滚出去了,军中也没有办法呆了,只能换个活干了。

“是,是。是。”石大夫快吓哭了,可想到一柱香的要求,石大夫又不得不逼自己冷静下来。

人都是犯贱的,不逼到份上,永远不知自己有多大的潜力。石大夫之前墨迹了半天,也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诊脉,现在萧天耀一威胁,他反倒冷静下来了。

不到一柱香的时间,石大夫就诊出结果了,结结巴巴的道:“王妃是体弱,累,累狠了,这才晕过去。没,没事,睡,睡,睡个一天就好了。”

“你确定?”林初九只是睡着了,不是身体不适?

前两天还虚弱的连一步都走不了,怎么现在就只是累倒了呢?

这老头真是大夫,不是哪个奸细冒充的?

“老,小人,小人可以肯定,王妃真得是累狠了,不需要开药,最迟明天早上就会醒来。”说到这里,石大夫有些心虚。

王妃会累晕过去,好像跟他有关呢。是他医不好大皇子,让人去找王妃求救的。

“嗯。”确定林初九身体没事,萧天耀周身的寒气,一瞬间降了大半,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说话也温和了许多,石大夫尤其感觉明显。

“谢,谢王爷。”石大夫如蒙大赦,疯似的跑了出去,生怕慢了一步,就会落入吃人野兽手里。

萧天耀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他发起怒来,身边的人都是这副模样,石大夫并非例外。

知晓林初九只是累狠了,萧天耀便细心的替林初九脱下外衣,用干净的帕子替她擦脸擦手。

怕惊醒林初九,萧天耀做得很仔细,虽有些笨拙,可每个动作都十分轻柔,别说林初九昏迷不醒,就算醒了,恐怕也没有太多感觉。

帮林初九收拾好后,萧天耀自己也顺带擦了一把脸,尽是不嫌弃这是林初九用过的帕子。

将脏了的帕子随手丢在铜盆里,萧天耀走回床边,脱下外套,准备陪着林初九一起睡会。可看到林初九干裂的唇,萧天耀又认命的倒了一杯水,准备喂给林初九喝,结果寻了一圈,也没有在屋内找到喂水的勺子。

没有勺子,怎么喂?

萧天耀端着水,站在林初九床前,面上虽没有情绪,可眼中却有一丝慌乱与迷茫,好似不知所措。

萧天耀并不是一个会服侍的主,在他的认知里,喂水就需要勺子,没有勺子就没有办法喂水。

可林初九的唇都干到开裂了,不喂水肯定不行。

出去拿勺子?

让属下把勺子送进来?

让那两个村妇进来给林初九喂水?

萧王价值万金的大脑,瞬间浮出多种解决方案,可全部被萧王一一拍回去了。

不好!

不行!

没有必要!

以上方案都不行,那么该怎么喂呢?

看着林初九干裂的唇,萧天耀薄唇轻动,眼中闪过一抹笑意。

他有更好的办法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