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5告别,像是被人赶走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走后没有多久,一碗浓浓的药汁就端到轩辕挚面前,“大皇子,请。”

轩辕挚面部一阵扭曲,没有动。

捧着药碗的金吾卫一脸平静,如同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,大有轩辕挚不喝,他就站到天荒地老的架势。

一卧一站,两人对峙许久,轩辕挚终于忍不住,暴吼一句:“滚!”林初九欺人太甚,当然还有萧天耀,这笔账他一定会和林初九、萧天耀好好清算。

“王妃说了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。大皇子,你躲不掉。”人在屋檐下,还摆这么高傲的姿态,果然是没有吃过苦的帝国大皇子呀。

“你可知我是谁?”一个小兵都敢威胁他,真当他的身份是摆设。他打不过萧天耀,奈何不了林初九,还处理不了一个小兵。

“您是帝国大皇子,可小的主人是王妃。”金吾卫捧着碗,一板一眼的道。

轩辕挚气极,“你们王妃见了我,也得客客气气的,你就不怕我要你们王妃杀了你。”

“王妃要小的死,小的绝无二话。”换句话说,要是你大皇子要我死,我就不会理会了。

打人不打脸,这句话绝逼是打轩辕挚的脸,轩辕挚气得大口大口喘气,小兵发现药碗微凉,体恤的道:“大皇子,药冷了会更苦。”他可是亲耳听到,王妃让人加一把黄莲进去,美其名曰降火。

“哼……”轩辕挚冷哼一声,右手突然挥手,打向药碗。

要是轩辕挚全盛时期,凭他武神的一拳,别说一个小兵,就是一百个小兵加起来,也躲不过,可是……

现在的轩辕挚,就是拔了牙的老虎,挥出来的手软绵无力,小兵轻轻一退,就避开了,连药汁都没有洒出了一点。

“大皇子,王妃说了,她那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药。打了一碗喝两碗,打了两碗虽四碗,打了四碗喝八碗。一碗一年的药效,王妃让您随便打,只要您能喝得下。”明显,这话是林初九提前交待的,林初九之前就猜到了轩辕挚的反应。

“你们家王妃好样的。”居然又威胁他,还不是自己亲自来,而是派一个小兵来羞辱她。“你们家王妃在哪?让她来见我。”死女人,上次给的教训不够是吧?真当他没对她下杀手,就是善良好欺呢。

“我们家王妃今天下午就要回京,此时正在收拾行礼。”小兵的话,全是林初九提前交待的,可见林初九有多了解轩辕挚。

“不是三天后才走吗?怎么下午就要动身?”好吧,突然听到林初九要走,轩辕挚还有那么一点不自在。

这偌大的军营,也就林初九稍稍靠谱一点,其他人都把他当阶下囚,这日子根本没有办法过。

当然,前提是不提这碗药。

“王妃说,她离家数月,王府许多事物无人打理。她要提前回去为王爷打理好王府,这样王爷回去就能直接入住了。”这话自然是林初九让小兵说给轩辕挚听的,至于真相?

林初九气得差点吐血!

林初九前脚踏出石室,萧天耀身边的亲卫后脚就过来了,简单的行了个礼,就把萧天耀要林初九今天下午就离开的事,复述了一遍。

“王爷要我今天下午就走?”林初九听到这话,着实是愣了一下。

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,或者传话的人说错了,可事实却狠打了她一把脸,“是的,王爷已经安排好了随行人员,请王妃早些动身,以免晚上赶不到城镇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林初九深吸了口气,才压下想要骂人的冲动,冷着脸道:“告诉王爷,我下午就会离开。”

说完,丢下萧天耀的亲卫,头也不回的朝伤兵营走去。

萧天耀的决定太突然,虽说她早就打算回京,可还是被萧天耀的命令打了个措手不及,别说收拾东西,估计连好好道别的时间都没有。

林初九越想越郁闷,步子也越迈越大,跟在她身后的金吾卫见状,一个个低头不敢吭声,只紧紧地跟在她身后。

“朱御医,我要回京城了,今天下午就走。”林初九来到伤兵营,直接杀到朱御医休息的房间。

“什么?今天下午就走?怎么这么突然?”朱御医还奇怪林初九怎么又来了,一听这话急得坐了起来,然后再次扯到了伤口,疼的他直咧嘴。

林初九半点不同情,“王爷下的命令。不过,我也想先走就是。”虽说事情如了她的愿,可这种被萧天耀强制驱逐的感觉,还是让她很不舒服。

现在这情况,与她要不要走无关,她完全是被萧天耀强制赶离。

“怎么了?你和王爷又闹矛盾了?”朱御医大概是军中,唯一一个知晓林初九与萧天耀,不像表面那么和谐的人。

“我们什么时候不闹矛盾了?”林初九在朱御医面前也没有隐瞒。和聪明人说话,要是遮遮掩掩,粉饰太平,那太蠢了。

“唉……你多体谅一点王爷,他也不容易。”朱御医叹气,却没有追问具体的事,只劝说林初九放开些,“王爷的性子就是那样,有些事自己想开些,别钻牛角尖。”

萧王什么脾气,只要和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。想要萧王低头那是不可能的事,不管发生什么事,最后只能是林初九低头。

“有些事,真得没有办法想开。”林初九苦笑一声,见朱御医还要劝说,忙打断,“好了,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了。我过来一是给你告别,另一也是和你说一声,我还留了一些药在帐篷里,回头你让人收拾一些。能用上就用上,不能用上你看着处理。”

她留在军中的药已经不多了,上次用那些箱子装了防风寒的药,现在帐篷内都是空的,收收拢,也就只有一大箱药,估计用不了几天。

“放心,放心。这种事交给我,妥妥的给你办好。”朱御医一听是药,精神大好,如果不是伤得太厉害,他真想拍胸脯保证。

在林初九与朱御医告别时,回到主营,久久没有等到林初九过来的萧天耀,在气闷半晌后,招来亲卫寻问林初九的下落,结果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