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8美人,萧王的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上一向忌惮萧天耀,为了夺萧天耀的兵权,不知费了多少心力,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现在他怎么肯轻易把兵权还给萧天耀。

萧天耀在东文与北历一战上,表现得可圈可点,虽有一大把的小错,可却没有犯大错,皇上根本抓不到他的辫子。唯一能拿来当理由的,就是萧天耀‘挑衅’中央帝国的事。

这是萧天耀在北历一战上,犯得最大的错,也是致命的错。有这个错误在,他不仅不用把兵权还给萧天耀,说不定还能他的功劳和他这个人完全抹杀。

如大臣提议的那样,他可以主动把萧天耀绑去中央帝国请罪。虽说中央帝国到现在还没有明确表态,要如何处置萧天耀,可皇上却坚信,中央帝国不会放过萧天耀。只要他把萧天耀绑到中央帝国,中央帝国就绝不会轻饶萧天耀。

虽说这么做,东文会颜面尽失,在中央帝国面前抬不起头。可是,皇上还是有点小心动,只要能把萧天耀这个祸害解决掉,他不介意牺牲一点颜面,只是……

要绑萧天耀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!

萧天耀的武功有多高,至今仍旧没有人知道。之前萧天耀受伤,他派出无数高手,甚至出动了武神,也没有把萧天耀杀了。

现在,萧天耀的武功明显又精进了,甚至能斩杀三个武神。恐怕没有五个以上的武神联手围攻,是绝对杀不了他,可他去哪找五个武神?

中央帝国对武神控制十分严格,整个东文也凑不出五个武神,可要他去联系北历、南蛮与西武,皇上又做不到。

上一次与其他三国联手,他就胆战心惊的,生怕被人查出来。

要让人知道,他这个东文皇帝联合敌国杀功臣,他这个皇位还坐得稳吗?

“难道要主动去找中央帝国?”皇上一不小心,就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,底下的大臣本还在讨论萧天耀回来,要如何接待、安置,听到皇上这话,众人立刻消声,齐刷刷的看向皇上。

皇上这话没有头没尾,什么意思呀?

皇上完全不知自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见众人看向他,不由得露出疑惑之色,“众位爱卿这是怎么了?”在场的几位,都是皇上的心腹和信得过的人,皇上也不藏着掖着,直接问了出来。

众大臣一默,立刻明白皇上刚刚那句话,不是对他们说的。不过,皇上既然问起,这个时候自然要有人出面,为皇上解答。

作为皇上手中的一把枪,心腹中的心腹,林相责无旁贷。林相也不需要旁人暗示,主动站出来道:“圣上,您刚刚说,要不要主动找中央帝国。”

林相与皇上此时在小书房议室,君臣离得近,林相悄悄看了一眼,见皇上脸色微变,似有几分心虚,立刻道:“圣上,依臣之见此法极好。中央帝国迟迟不见动作,必是在等我们表态,萧王爷斩杀帝国三位武神之事,人证物证确凿,此事容不得我们遮掩。”

林相不愧为是皇上手下最得力的干将,皇上那句自言自语的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重要,林相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。之后,不管这句话有什么意思,都是他们这些大臣给出的建议,与皇上无关,皇上只是在斟酌是否采纳罢了。

当然,说完自己的想法后,林相不会忘记讴歌一下皇上,“圣上仁爱,不忍萧王受中央帝国搓磨与羞辱,可萧王这次惹得事实在太大,一个不小就会引得东文覆国、生灵涂炭。萧王是臣的女婿,可在这件事上,臣却不敢偏帮他。臣恳请圣上,为东文百姓着想,送萧王去中央帝国请罪。”

说到最后,林相必是又是下跪,又是痛哭流泪,充分表现出自己的不舍,还有为天下百姓考量的大义之举。

林相会说出这些话,并不是揣摩清了圣意,而是习惯不放过任何坑萧天耀的机会。却不想,他这些番话正是皇上所想。

不过,皇上面上还是一副为难的样子,“不行!萧王是朕的皇弟,是我东文的亲王,就算他犯了错,也不能把他送去中央帝国,任由中央帝处置。这置我东文颜面于何地?”

皇上说得义正言词,掷地有声,可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,一听就知皇上是真得动了,要把萧王送去中央帝国负荆请罪的心思。

一时间,几位大臣都愣住了。尤其是林相,他只随口那么一说,没想到皇上真是这么想的。

皇上这也太狠了!

林相心中狠狠震惊了一把,可面上却不敢表露,低着头道:“皇上,萧王犯错在先,去中央帝国负荆请罪,旁人只会赞他知错能改,不仅不会损我东文颜面,天下百姓知晓,也只会赞萧王高义。”

林相说得冠冕堂皇,理由也很充分,可前提是萧天耀会去中央帝国负荆请罪。

凭萧天耀的武功,还有萧天耀在东文的权势,只要他不愿意,就没有能逼得了他,哪怕是皇上也不例外。

这一点在场的人都知道,所以哪怕他们此刻猜到了皇上的心思,也没有人开口附和林相的话。

他们在这里,说得再漂亮,把事情商量的再好,萧王不配合一切都是白搭。

难不成,要让他们去绑萧王?

别说他们可没有那个胆子,就是有那个胆子,也没有那个实力。

萧王是什么人?那是可以斩杀三个武神的男人,那是手握重兵的男人,他们可以背后阴一阴萧王,但真要真刀直枪上,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。

皇上见状,面子上有些下不了,草草将这个提议揭过,没有继续讨论下去。

众人并林相暗暗松了口气,不过,嘴上仍旧要夸皇上英明、仁爱。

皇上听着众臣虚伪的夸赞,并不如往常一般心喜,他心里搁着事,不把萧天耀解决,任大臣说出花来,他也高兴不起来。

放眼四国,没有人是萧天耀的对手。只有中央帝国能治服萧天耀。可是,要怎么做,才能让萧天耀主动去中央帝国请罪呢?

这真是一个难题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