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1背主,王爷太傲娇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虽然一气之下,下令让林初九提前回京,准备的也不够充分。可并不表示他不管林初九,任林初九自生自灭了。

相反,他十分紧张林初九的安危。这一路贴身保护林初九的侍卫,全是萧天耀精心细选的。这些人哪怕是放在金吾卫中,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。

而且,这些人不仅武功不弱,脑子也不差。遇到危险,绝不是那种,只会逞武夫之力的蛮汉。

换句话说,这些人就是军中有头脑,又有武力的那一帮子人。而这样的人,不可能不明白林初九话中的意思,也不会不明白林初九的不满,只是……

这叫他们怎么回答呢?

几个侍卫都要哭了。

他们能告诉王妃,他们被王爷坑了吗?

他们能告诉王妃,昨晚王爷趁黑摸来,还摸上了你的床。早辰出来时,黑着一张脸把我们臭骂了一顿,说王妃你病得那么重,我们居然没有发现。

如果只是骂,他们也就认了。做错了事被骂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可王爷临走前还交待了,一定要劝你在镇上养病,等到大军出发,和大军一出回京。

原本,他们以为这个任务十拿九稳,没有难度。毕竟王妃生病了嘛,要在镇上休养再正常不过。他们一大早都商量好了说词,准备一套不行,就换一套,无论如何都要把王妃留下。

可是,看到神采奕奕的王妃,他们准备的那些说词,还有用吗?

不好用就算了,最重要的是王妃精神这么好,这才走了半天的路,他们怎么能违心的说“王妃,你一路辛苦了,不如我们在镇上休息两天再走?”

可不把王妃留下,他们怎么跟王爷交待?

所以,真得不能怪他们反应过来。实在是事情太大条了,他们压根就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几个侍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肯先开口,都指望对方开口。

林初九好脾气的站在原地,双手环抱,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,待到他们几个终于不再互相使眼神后,林初九这才开口,“商量好了吗?谁出来给我一个解释?或者,你们不打算解释?”不打算解释,这些人就只有一个下场,那就是有多远滚多远,反正别出现在她身边。

“王妃……”被同伴无情推出来的侍卫,上前一步,硬着头发开口。

“说吧,我等着呢。要说谎也可以,好好编一个靠谱的谎言,别让我一眼就看看穿。”这就是林初九,直接而骄傲。

她不介意这几个侍卫骗她,只要能骗过她,让她相信就成。

“王妃,这事……”本来还想寻个喝酒误事,马车出事理由的侍卫,立刻痿了,老老实实的道:“王妃,昨晚王爷来了,交待卑职劝王妃在镇上留两天,王爷已下令提前回京,两天后就会与王妃您在镇上汇合。”

这话自然是美化后的,侍卫哪里敢照实话说。而且,他们说了实话王妃也不一定会信,王妃哪里有一点病态?

要是他们告诉王妃,王爷让她在镇上留两天,是希望她养病,说不定王妃还认为他们在撒谎,为王爷说好话呢。

不得不说,想做好一个侍卫也是不容易的!

“王爷来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林初九这个时候没空去管侍卫的话有几成真,她被萧天耀半夜造访的消息惊呆了。

这么说,她昨晚不是被鬼压床,是被萧天耀压床了?

“将近子时,天一亮就回了。王爷让我们别把他来的事,告诉王妃。”已经把萧王爷卖了,侍卫不介意再卖个彻底。

“所以,你们现在是卖主了?”林初九冷笑一声,极度不善的道。

侍卫吓得脸色一白,扑通一声就跪下,“王妃恕罪,卑职,卑职……”侍卫简直想死了。

王爷是他们主子,他们要把王爷不让说的事,说给王妃听,那就是背主。

可王妃也是他们的主子呀,王妃要问起,他们隐瞒不报,那也是背主呀。

夹在两个主子之间,他们怎么做都是错的。明明费心费力做了不少事,可最后却是两面不是人。

“不必向我请罪,被你们出卖的主子不是我。”林初九淡漠的收回眼神,转身朝大街走去。

听到萧天耀半夜来找她,林初九说不出是生气还是什么,总之心里挺复杂的。

她不知道萧天耀为什么要跑这一趟?

是想看看她好不好?还是睡不着,需要她这个抱枕?

可不管哪一种,她都高兴不起来。

明明昨晚赶来了,却不与她见一面,也不和她说一句话,甚至连只字片语也没有留给她。要不是她发现侍卫的异常,说不定都不会知道萧天耀来过。

来了和没来一样,那何必来?

半夜赶十几里夜路,跑来见她一面,落在旁人眼中,是萧王对她一片深情。而她林初九要是继续与萧天耀闹别扭,不理会萧天耀,那就是不懂事,不识大体,辜负萧王一片深情。

可天知道,她压根就不知道萧天耀来了。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到萧天耀一眼。这样的情况下,萧天耀来了又有什么意思?

“我有时候,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?更不懂你的举动到底有什么意义?你不肯说,而我无法理解,我们俩真得走下去吗?”林初九走出客栈,看着昏暗的天空,心情不免有几分低落。

萧天耀,太别扭,太高傲。哪怕是道歉,也不肯低头。喜欢上这样的男人,与这样的男人做夫妻,她真得好累。

诚如朱御医说的那样,萧天耀就是那样的性格,所以不管出什么事,做出妥协与退让的人,只能是她,也必须是她。

可是,萧天耀有性格,有脾气,她就没有?萧天耀的性子就这样了,二十几年走过来,定了型,改不了也不愿意改,那她呢?

她就天生没有脾气,所以可以随时为萧天耀改掉自己的脾气?改掉自己的倔强?

可,凭什么一味的退让,改变的人就是她?

她的性子也定了,她就是这么倔,这么傲,她也改不了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