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3王爷,你要不要脸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相隔一天,夫妻俩一前一后,问出同样的问题,然后同样不给他拒绝的机会,任谁遇到这样的事,都无法不生气。

轩辕挚被萧天耀气笑了,要不是他现在身受重伤,无法动弹,哪怕打不过萧天耀,他都要跳起来与萧天耀决一死战。

萧天耀和林初九这对夫妻,简直是欺人太甚了!

“我为鱼肉,你为刀俎。萧王问我这任人宰割的鱼肉,不觉得好笑吗?”轩辕挚强忍着杀的冲动,咬牙切齿的道。

要怎么处置他就不能直接说吗?非要问他,不折磨他,这对夫妻会死啊?

“本王一向尊重对手。”萧天耀脸色平静,一脸正经,绝对没有嘲讽的意思,可是……

轩辕挚还是觉得自己被嘲讽了!

“尊重对手?这就是你对我的尊重?”轩辕挚已经气得不想说话了。

明明是羞辱他,萧天耀居然厚颜无耻的说是尊重他!

还要不要脸了?

他终于明白,他为什么会输给萧天耀了。

很明显,他脸皮没有萧天耀厚。

棋逢敌手,谁的脸皮厚,谁的胜算就大。所以,他输得不冤。

“本王已经给了你足够的尊重。”人就是这样,不到最惨的好一刻,就不会知道旁人对他的“好”。

作为阶下囚,人质,他没有让人毒打轩辕挚,没有对轩辕挚用刑,更没有把轩辕挚一块块切了,已经是够仁慈了。

“如果不给我足够的尊重,我会是下场?”要是可以,轩辕挚一点也不想跟萧天耀说话。

“大皇子没有见过大牢里,那些重刑犯的待遇吗?大皇子没有审问过犯人吗?”萧天耀用看白痴的眼神,看着轩辕挚。

轩辕挚恼羞成怒,“我当然看过。你别告诉我,你拿那些人和我相提并论?”居然把他当重刑犯,萧天耀想找死吗?

“都是阶下囚,有区别吗?难道就因为你是帝国皇子,你就地比别人多一条命?”落到敌人手里,身份只会成为催命符。

轩辕挚应该庆幸,庆幸他现在还不想与中央帝国直接撕破脸,不然轩辕挚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到中央帝国。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轩辕挚张嘴就要训斥萧天耀,可却说不出话来。

是呀,都是阶下囚,都是“犯人”,他凭什么要求特殊对待?

他已经落到了萧天耀手里,可仍旧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帝国大皇子,根本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自觉。

一瞬间,轩辕挚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,萎靡无力瘫倒在担架上,认命的道:“说吧,你想怎么处置我?”

“这也是本王觉得为难的事。”萧天耀之前并没有想过,会这么早班师回朝,也就不有去考虑过,要如何处置轩辕挚。

他原本打算等时逸寒再次过来,卖时逸寒一个面子,把轩辕挚丢给时逸寒。可现在这个法子明显行不通,他只能另想他法。

“放了你,后患无穷;杀了你,麻烦更大。都是要惹麻烦,你说本王放你还是杀你?”萧天耀又一次把问题丢给了轩辕挚。

轩辕挚已经无力吐槽,有力无力的道:“你问我,我当然是希望你放了我。你肯放吗?”

“放了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萧天耀点了点头,似在认真思考此事的可能性。

轩辕挚眼前一亮,隐有期待,可下一秒萧天耀一泼凉水泼了下来,“轻易把你放了,难保你日后不继续惹上本王。放你之前,本王总得给你一点教训。”

这个“教训”不仅是轩辕挚,以后不敢惹他的筹码,也是轩辕挚不敢报复的筹码。

“你,你想怎么做?”轩辕挚承认自己被吓到了。他可以肯定,萧天耀给的“教训”,一定会比林初九狠千百倍。

“与本王签个条款如何?”萧天耀略一思索,还是决定采用之前想到的方案。

“什么条款?”轩辕挚小心翼翼的问着,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大了。

他总觉得,有不好的事要发生。

“本王喜欢幽云十六州,大皇子赠予本王可好?”萧天耀虽是寻问,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。

轩辕挚瞪大眼睛看着萧天耀,“你疯了?”幽云十六州,那可是中央帝国隔开东文四国的地界,那一片地被中央帝国死死握在手中,四国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“大皇子应该知道,本王有没有疯。”区区幽云十六州算什么?他还真不看在眼里。,

“我只是一个光头大皇子,我有什么资格许你幽云十六州?”别说他了,就是他父皇也不敢应下这样的条件。

萧天耀向他开口就要幽云十六州,不是疯了是什么?

“无所谓,本王并不是真得要幽云十六州。大皇子只要与本王签定一个协议,待他日我登基为帝,赠幽云十六州给本王作为谢礼。”萧天耀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轩辕挚脸色一变,一脸严厉的看着萧天耀,“萧天耀,你可知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本王助你夺位,你把幽云十六州赠予本王。这就本王与你的约定。大皇子你看可好?”萧天耀好脾气的再重复一遍,像是怕轩辕挚听不懂一样,直接把事情掰开了说。

“我不需要你助,争夺皇位是我自己的事,与你何干?你不过是东文一个小小的亲王,有什么资格说资助我夺位。”轩辕挚气极,感觉自己再次被污辱了。

他要需要四国的人支持,随便暗示一下,就有大把人的奉上人力、物力,任他用。哪里需要拿出幽云十六州做筹码。

“可惜,大皇子没有拒绝的权利,没有这纸约定,你觉得本王会轻易放你回去?”萧天耀冷笑看着轩辕挚,这一次是真得在看白痴了。

这白痴轩辕挚不会真以为,他会帮他夺皇位吗?

傻了吧!

别说他不乐意卷进帝国皇位之争,就算他乐意,也不会帮轩辕挚这个白痴。

像轩辕挚这种有勇无谋、空有武力却无脑力的人,只适合当武夫,根本不适合当皇帝。这样的人就是算坐上皇位,也是一个被大臣愚弄的蠢皇帝。

他真没有兴趣,去帮一个这么蠢的争皇位。要把这样的人送上皇位,他一定会累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