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5王爷,这事怎么办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事情很顺利,萧天耀下令后,不到一刻钟黑甲卫就进来了。

和上一次样,卸除了全副武装,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三个人。

四名黑甲卫随亲卫一路走来,气势全开,杀气外泄,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金吾卫一路戒备的防着他们。

好在,虽然双方剑拔弩张,却没有真动手。黑甲卫在金吾卫虎视眈眈下,走进了主营。

四人带着一身杀气进去,本以为会一场恶战要打,可不想一进去,就看到他们家大皇子云淡风轻的坐在下首,与萧天耀相谈甚欢。

这,这是怎么一回事?他们眼花了吗?

“殿,殿下,你没事吧。”没有中邪吧?

四个黑甲卫瞪大眼睛看着轩辕挚,心里翻江倒海似的,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半分。

轩辕挚扭头瞥了一眼,神情倨傲的道:“去,抬个软轿来。本殿下受伤了,没法走。”

轩辕挚头顶上带了一顶皮帽,虽与他的装扮不相符,可也比光头的样子好看了许多。是以,他也说有什么不想见人的意思。

他的头发,一时半刻长不起来,他总得习惯不是。

“是。”黑甲卫转身外出,本以为要去自己的营地抬轿子,却听到萧天耀吩咐金吾卫,“去,给大皇子找顶轿子来。”

军中有简易的,给伤者用的软轿。林初九用了几次,现在拿来抬轩辕挚,倒也妥当。

“多谢萧王爷了。”轩辕挚嘴角微抽,面上却是一副温和的样子。

一笑泯恩仇什么的,真得太憋屈了,他一点也不想泯恩仇好不好!

“大皇子不嫌本王招待不周就好。”萧天耀面无改色的说着胡扯的话,轩辕挚看了萧天耀一眼,默默地别开脸。

林初九和萧天耀这对夫妻,真得……不是一般的惹人嫌,也不是一般的脸皮厚。

一个差点就把他弄死,还有脸说“招待”二字,简直不要脸到极点。

一个喂他吃不举的药,害他一年不举,还美其名曰是为他好,帮他修身养性,养好身体。以免纵欲过度,泄尽精元,掏空身体。

纵欲过度你全家!

他又不是什么无女不欢的色魔,他来边境数个月,连个女人都没有找过,怎么可能会纵欲过度?

他在帝国,也不是夜夜笙歌,一般三四天才会叫一次通房。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发泄,怎么可能会精元尽泄?

林初九给他下药就下药,还弄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简直是……让人恨不得掐死她!

好吧,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。药他喝了,契约他签了,他这辈子算是栽在林初九夫妻手上了,他认了!

谁叫他技不如仁,打不过,又玩不过林初九夫妻,这口气他咽不下也得咽。

左右来日方常,他倒要看看林初九夫妻能张狂到几时?他就不信,没人能收拾得这对夫妻?

轩辕挚面上带笑,一副友好的样子。可心里却恨不得将林初九和萧天耀大卸八块,吊起来打。

萧天耀将轩辕挚的表情尽收眼底,却不在意,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偶尔开口说几句不咸不淡的话,配合轩辕挚维护表面的平和。

黑甲卫感觉到营帐内的气氛似乎不对劲,可军人的习惯使然,让他们做不到多管闲事,更不敢随意抬头打量萧天耀与轩辕挚,只默默地站在那里,暗自祈祷发那怪异的气氛能早点消失。

可惜,直到金吾卫把软轿抬进来,萧天耀与轩辕挚之间的怪异气氛也没有消失,反倒越来越严重。

轩辕挚看着简陋的软轿,挑剔的道:“这就是你给本皇子准备的软轿?萧王爷,这不会太简陋了一点吗?”

不高兴,很不高兴。这几块破木板拼成的软轿,完全不符合他帝国大皇子的气质,也配不上他帝国大皇子的身份好不好?

他都压下想杀萧天耀的欲望,陪他演了一笑泯恩仇的戏码,萧天耀居然还羞辱他,简直是太过分了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,这事他绝不能忍,不然萧天耀真以为,有那纸“契约”在,他就是软柿子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了。

“这破软轿我是绝对不会坐的,萧天耀,你看着办吧。”轩辕挚怒气冲冲的瞪向萧天耀,根本不肯屈尊移臀,坐在那破软轿上。

黑甲卫不敢做声,心中却暗道:这才正常嘛,刚刚看大皇子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真心觉得别扭,违和呀。

“大皇子,你能不能别一惊一诈,沉稳理智一点?”萧天耀冷冷的看了轩辕挚一眼,那眼神就像是看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
“萧天耀,你在说本皇子无理取闹?”轩辕挚差点气得跳了起来。

萧天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,拿个破轿子羞辱他不说,居然还说他无理,简直没有比他更不要脸的人。

“大皇子,这是边境不是帝都。你不会认为,在军中能找到与帝都一样奢华的软轿吧?”他家初九都没有这么挑剔,轩辕挚简直是连个女人都不如。这样的性格,还想争皇帝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“本皇子当然知道这不是帝都,可你也不能拿这么一个破东西来羞辱本皇子。”让他堂堂帝国大皇子,坐在几块碎木板拼的“软轿”上出去。这事要传回帝国,他不得被他那些好弟弟笑话死。

“这是军中最好的软轿,本王的王妃在军中,也是坐这个。”当然,林初九坐的绝不是这个,萧天耀怎么可能,会让别的男人坐林初九坐过的软轿。

“你说……林初九也坐这个?她那女人怎么这么不挑,什么香的臭的都坐,也太没品了。”一听林初九也坐过,轩辕挚就没有那么排斥。

他一个大老爷们,还能比一个女人娇气?

“大皇子,你可以说我们的软轿不好,但不能说我们王妃不好。王妃只是随和,不为难我们。”一直不曾开口的金吾卫,听到轩辕挚说林初九不好,冒着违返军纪的危险,开口辩了一句。

“大胆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轩辕挚一听,不高兴了。

什么玩意儿,一个小兵也敢顶撞他这个大皇子,真当他是软柿子好欺负了。

轩辕挚当即拉下脸,一脸不满的看向萧天耀,“萧王爷,你说吧,你的人当众顶撞我,这事要怎么办?”

他奈何不了萧天耀和林初九,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兵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