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6皮痒,嘴太欠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要怎么办?

当然是处置了。

尊别有别,主子说话,手下的小兵随意插话,这是犯了大忌。金吾卫的小兵犯错在先,别说轩辕挚要萧天耀处理那小兵,就是轩辕挚当场拔剑,杀了那小兵,萧天耀都不能说他的不是。

“拖下去,打四十军棍。”自己的人犯错在先,就算明知轩辕挚是在借题发挥,萧天耀也要把这小兵处理了。

事实上,轩辕挚就是不开口,他也会处置这个小兵。不然,他手下的兵一个个都会胆大妄为,打着为主子着想的名号,无视军纪,无视规矩,恣意妄为。

“小人领罚。”胡乱插话的金吾卫,面色一白,却十分干脆的跪下来领罪。

在军中,有功赏,有过罚。这是任何人都不能破坏的规矩,他刚刚犯了错,理当受罚。

“只打四十大板,会不会太便宜他了?”轩辕挚就是一个欺软怕硬,得寸进尺的家伙,见萧天耀妥协的爽快,他皮又痒了。

好吧,他承认他就是嘴欠!

“军中有军中的规矩,他犯了什么错,就受什么罚。大皇子要觉得轻了,可以好好看一看,四十军棍是什么。”萧天耀如轩辕挚的意,罚了插嘴的小兵,可并不是卖轩辕挚面子,不过是按军中规矩执行罢了。

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既然萧王诚心相邀,本殿下就勉为其难的看一眼吧。”他奈何不了林初九和萧天耀,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兵?

四十军棍不算少,可要是行刑的人刻意放水的话,四十军棍也就是躺一两个月的事。

“本王就不奉陪了。”轩辕挚要观刑,萧天耀没有意见,不管他在与不在,轩辕挚是不是在旁观,行刑的都不人手下留情,这一点萧天耀很清楚。

但是,他却没有陪同的意愿。

“萧王日理万机,不必管本殿下。”轩辕挚也没有想过要萧天耀陪同,有萧天耀在,他还能称王称霸吗?

“嗯,本王让人带大皇子过去。”萧天耀当然不会,真得不管了轩辕挚,让轩辕挚一个人跑去。

怎么说轩辕挚也是帝国大皇子,既然大家将私底下的矛盾掩盖起来,他也会给足轩辕挚面子,以维护明面上的和平。

只是,萧天耀这个最是护短,知道轩辕挚这个家伙不好惹,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人去触霉头。萧天耀点了大将军,陪同轩辕挚一起观刑。

大将军是皇上的人,明面上是除了萧天耀外,权利第二大的人。可他一个突然升上来的家伙,一没实权二没有亲信,除了有个名号外,什么都没有。

拿这样的人来招待轩辕挚,真是再好不过。

轩辕挚也很满意,至少这表明了东文和萧天耀对他的尊重。

人活一张脸,他在萧天耀这里丢了不知多少脸,要是不能找回一点场子,他回去了如何在黑甲卫中立足?如何在中央帝国立足?

金吾卫有独立的刑罚人员,与朝廷大军分开的。萧天耀一下令,立刻就有执行刑罚的人前来,将小兵拖下去。

小兵虽然害怕接下来的刑罚,可却没有退缩,也没有流露出半分后悔。

他知道那种场合他不应该插嘴,可他实在做不到,任由帝国大皇子污辱他们王妃。

他们王妃是好人,要不是王妃施药救人,他很多兄弟都会死在这里。

“兄弟,是条汉子。”执行刑罚的小兵,知道对方受罚的原因后,很义气的在对方胸膛上打了一拳,“不过,该罚的还是要罚。王爷罚你,也是为了你好。”犯了错不用受罚,以后就会犯更大的错。

小兵一动不动,扯出一抹虚弱的笑,“我知道,你们尽管打,不用手下留情。”这是遇到王爷,要是王爷不在,就凭他对帝国大皇子出言不也逊,他这条命就别想要了。

他确实是冲动了,该罚。

“行刑!”执行刑罚的人,并没有因为轩辕挚在一旁观刑,就弄得声势浩大,依旧和以往一样,将刑架摆上来,然后把受罚人的盔甲脱去,只留中衣,绑在刑架上。

除了执行刑罚的人,军中并无人来观刑,大家仍旧是该干嘛干嘛,完全没有人往过来凑热闹、看好戏。

看热闹是人的天性,尤其是军中枯燥,有一点事都会引来大批人的围观。

一般情况下,遇到有人被打军棍,凡是知道的人都会凑过来瞧一眼,可是萧天耀手底下的兵,却没有一个人往前凑,甚至连打听的人都没有。

“萧王果然治下严明,手下的人很听话。”观微知著,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,萧天耀手底下的兵十分自律。

侠以武犯禁,对武者来说自律比什么都重要。黑甲卫能威震四海,就在于他们自律,现在看来,萧天耀手下的金吾卫,在个人素质方面,比之黑甲卫也不逊色。

能训练出金吾卫这样的军队,萧天耀是一个可怕的人,他……服个软,好像也不是什么太难堪的事。

这么一想,轩辕挚心中舒坦多子,看那个顶撞了他,即将挨打的小兵也没有那么不顺眼。

见对方咬着软木,被绑在刑架上,轩辕挚心中那点小别扭、小不满,淡了许多。也不再抱着怨恨的心态观刑,而是抱着学习的心态,观察金吾卫的举动。

他外祖家是有兵权的,而他一接触朝政,也是从兵部开始。没有意外的话,他以后少不了要在军中历练,现在多学习一些,总是有好处的。

而抛下对萧天耀的偏见后,轩辕挚发现萧天耀这人真是不简单。军中几十万人,他却能把他们管得服服贴贴,像是一个人一般,进有度,退有宜,比之帝国精心训练的黑甲卫,也不遑多让。

“你们说,要是这些人穿上黑甲卫,打从小就用名贵药材炼体,会比你们差吗?”轩辕挚指着站成两排,如同松柏一样挺立的金吾卫,问向身旁的黑甲卫。

他本是无心一问,却不想他身旁的黑甲卫听到这话,面部一阵扭曲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