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0精力,需要个女人舒解一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木大夫把小徒弟天海托付给时逸寒后,与小徒弟道了一声别,便毫不留恋的走了。

时逸寒看着木大夫潇洒离去的身影,有那么一刻,他觉得自己肯定病得不轻,要不然他怎么会答应木大夫的要求,帮他养徒弟?

好吧,他承认他不是病了,他是……贪便宜!

贪便宜害死人呀,他是想要为天藏影月寻一个好大夫,可他不介意付钱的。这个不谙世实的小徒弟,虽然不需要他花银子供着,可他真得能派上用场吗?

“你的医术有多好?”木大夫走后,时逸寒不放心的找上小天海,打算探探底。

天海对人有本能的戒备,不过木大夫有交待,天海看到时逸寒,将全身的刺都收了起来,呆呆地摇头,“不知道,我没有给人医治过。”他也不知道他的医术好不好,他从来不生病,师父也从来不生病。

“那你跟着你师父,学了多久?”木大夫的医术他是查过的。这个小徒弟要是跟在木大夫身边学了十几年,肯定不会差。

“不记得。”山中无岁月,从他有记忆,就开始学医术,他也不知学了多久。

“那你认识药材吗?知道怎么诊脉吗?”时逸寒怀疑,自己接收的不是一个未来名医,而是一个麻烦。

这小徒弟,似乎不靠谱呀。

“认识,师父拿来的药材,我都认识。诊脉也会,但是我没有给人诊过脉。”天海是个老实孩子,时逸寒问什么他就答什么。

时逸寒原本还想着,要怎么技巧的从天海嘴里套话,结果……完全不需要套,人家就老实实的说了,时逸寒也就收起那点儿算计的心思。

在聪明人面前,玩心思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可在天真蠢呆的人面前玩心思,只会把自己玩死。时逸寒可不想累死自己。

既然天海会诊脉,时逸寒便想考考他,“你给我诊诊脉。”

“哦。”师父交待了,以后要听这个人的话,所以时逸寒说什么,天海就做什么。

诊脉对打从出生就开始学医的天海来说,真得不是什么难事,不过片刻就有结果了,“你身体很好,没病没痛。不过精力过剩,心火很旺,你最好排解一下,不然会憋坏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时逸寒莫名的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就是血气太旺,需要舒解呀。书上说,年轻人血气旺是正常,如果可以的话,找个女人舒解就可以了。”天海一板一言的说道,完全不知他的话,给时逸寒带来了多大的震惊。

“……”他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。有一天,会有一个小孩,叫他去找女人,找女人呀!

“你不明白吗?要是不懂的话,你可以去问问别人,我也不懂什么叫找女人舒解。要不我给你开副药?也有药可以治,只是是药三分毒,如果可以的话,还是别吃药的好。”天然呆天海完全不懂时逸寒的心情,见时逸寒不说话,好心的劝说。

时逸寒再次僵住,好半天才找回声音,艰难的道:“我懂,不需要找人问。我知道怎么做了,你……好好休息,我不打扰你了,有什么需要你跟旁边的人说,不用客气。”

他相信,这个叫天海的小徒弟,医术是真不错了。连他需要找女人舒解都能诊出来,简直是——奇葩!

时逸寒再不敢与天海多说话,交待天海有事就说后,果断的跑下马车,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但是……

马车又不隔音,天海的声音又不小,他带来的人又个个都是高手,怎么可能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?

时逸寒一出来,就发现他手下这些人,看他的眼神怪了怪的,视线时不时往他身下飘。

“看什么看,还不快赶路。”好脾气的时逸寒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发脾气了。

“是,是,赶路,赶路。”天藏影月的人立刻收回视线,一个个目视前方,目不斜视,彼此之间没有眼神的交流,也不看时逸寒,可是……

时逸寒还是觉得别扭得不行。

一想知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别扭,都是拜马车里,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徒弟所赐,时逸寒就想去找萧天耀打一架。

是的,找萧天耀那个罪魁祸首,好好打一架。

要不是萧天耀打伤轩辕挚,他需要去找什么名医吗?不找名医他会遇到天海这个奇葩吗?

不遇到天海这个奇葩,他会在手下人面前丢脸,让手下的人都知道,他精力太旺盛,许久没有找女人舒解吗?

时逸寒决定了,等他把人、天海安置好,他就去军营找萧天耀打一架。顺便再问一次,萧天耀的月影分身,到底是跟谁学的?

有了目标,时逸寒心里也就没有那么烦躁了,也不去管手底下人怎么想,左右这些人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。

可是,时逸寒低估了他手下人对他的关心。这些人确实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,可他们却敢做什么呀。

当天晚上,时逸寒一行人住在镇上最大的客栈。时逸寒回房时,发现他的房间,他的床上,躺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,而这个美人还朝他勾手指,抛媚眼,“大人……来嘛。”

来,来你妹呀!

看到床上玉体横陈的美人,时逸寒没有欲火焚身,只有满满的怒火,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不要命了是吧?居然敢往他床上送女人!

“少主!”时逸寒声音很大,住在两旁的手下,还以为时逸寒遇到了危险,听到声音立刻赶了过来。结果一冲进来,就发现躺在床上的女人尖叫一声,扯过被子盖住自己。

“少主,出什么事了?”手下的人不明所以,也不敢看床上的女人,一脸不解的看向时逸寒。

“床上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?”时逸寒一脸嫌恶的指着对方。

什么女人都往他床上丢,把他当成什么了?

“啊……这是小的为少主寻来的姑娘。少主你放心,这姑娘绝对干净,你可以放心享用。”平时极灵光的人,这个时候却是犯蠢了,完全没有发现时逸寒的不满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