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5魔宫,想想就好激动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凡事做过,就会留下痕迹。那些走私犯子,不一定能查到萧天耀与碧海阁的关系,可难保不会查到苏茶与碧海阁关系。

苏茶经营碧海阁多年,想要完全抹掉苏茶与碧海阁的关系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咄咄咄……”萧天耀看完信后,并没有说话,而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。

熟悉的人都知道,萧王爷这是在想事情。

莫清风跟在萧天耀身边这么久,自然清楚他这个小习惯。默默的收敛气息,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,以免打扰到萧天耀。

好在,萧天耀思考的时间并不长,片刻后,就听到萧天耀开口道:“去一趟魔宫,带人前往北历。”既然无法把痕迹完全抹掉,那就用别的痕迹覆盖好了。

那群走私贩子,不是想要查出碧海阁背后主人是谁吗?他现在就把这背后主人抛出来,看他们有几个胆子,敢和魔宫对上。

“魔宫?”莫清风虽跟在萧天耀身边多日,萧天耀也很信任他,可还是比不上跟在他身边,长达数十年之久的苏茶与流白。

魔宫的事,莫清风并不知晓,而萧天耀也没有说明的意思,“本王与魔君重楼,关系匪浅。”他和魔君重楼的关系,确实是不一般,不是吗?

“啪……”萧天耀随手摸出一块血红的令牌,丢到莫清风怀里,“带着它去找魔宫左右护法,他们会帮你把事情办好。”

“群魔令?这是群魔令?”莫清风接住令牌一看,差点吓尿了。而得到萧天耀肯定的答复,莫清风差点晕倒了。

传说中,号令群魔的群魔令,就这么被王爷随手丢出来了?

王爷知不知道,这块令牌的价值呀?

这可是群魔令呀,江湖上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老魔头、小魔头见到这块令牌,可都是会吓得瑟瑟发抖的。

一想到王爷把这么重要的令牌丢给他,莫清风心里就激动得不行。

王爷,太看重他了。他,他绝不能辜负王爷的信任与期待。

“带着他去魔宫,后面的事你看着办。”北历与碧海阁的事,萧天耀没有隐瞒莫清风,随手将流白的信,丢给了莫清风。

莫清风是聪明人,知道前因后果,又看到他调集魔宫的人,自然明白他的用意。

果然,莫清风看完流白的信号,就懂了。

“王爷放心,我一定会把事情办好,绝不会让人查到苏茶身上去。”魔宫的人去北历,自然是去背黑锅的人。

那群走私贩子,找到了碧海阁背后的主人,自然会消停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相信莫清风的实力,最主要他相信莫清风的脑子。

莫清风有流白的身手,又有苏茶的头脑。这样的人只要品行端正,前途不可限量。

“王爷,没别的事,我这就去办差了。”莫清风现在还很激动,握着群魔令的手,一直颤抖个不停。

萧天耀淡淡的扫了一眼,面无表情……

莫清风一怔,连忙压下心中的激动,学着萧天耀摆出一副面瘫样。

萧天耀仍旧没有说话,只是摆摆手,示意他离开。

莫清风面上恢复正常,可心里还是激动的不行,暗暗吸了好几个口气,这才避免了出现同手同脚的尴尬。

萧天耀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右手撑着脑袋,再次陷入深思。

不管遇到多难,多复杂的公事,他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,找到最简单有效的办法。可是……

与林初九有关怕事,他好像怎么也处理不好。不管他怎么做,最后总是事与愿为,林初九极少按他的意愿行事。

“女人,真是麻烦。”萧王爷是不会承认他用的办法不对。他坚定的认为,是女人那种生物太复杂;林初九那个女人太麻烦。

明明很简单的事,为什么非要弄得那么复杂?

明明以前很明理的人,为什么最近越发的无理取闹了?

难道是他对林初九太好,林初九恃宠而娇了?

可平时,也不见林初九像后宫那些宠妃一样,一得宠就颐指气使,嚣张跋扈。林初九好像只会给他摆脸色,朝他使小性子。

这是因为,他和别人不同吗?

肯定是的!

想明白了,萧王爷心结解了,情绪顺了,大发慈恩的道:“算了,既然她想独自回京,本王就顺她的意好了。”免得他强行把人留下后,林初九又不高兴。

不需要去追林初九,萧王爷也就不急着班师回朝了。看金吾卫收拾不过来,再次大发慈悲的松口,多给他们半天的时间,明日下午再出发。

金吾卫收到最新的命令,一个个长松了口气。

大军不进城、不入镇,并不需要刻意赶路,只需要寻找合适的地方就可以休整,晚一点出发影响也不大。可多出半天的时间,却能让他们从容的收拾东西,不需要七赶八赶的。

金吾卫收拾行装的速度,仍旧快速、高效。可弥漫在军中紧张、匆忙的气氛消失了,看上去有序多了。

东文留守在边境的小兵,看到金吾卫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,不气恼;在时间从容的情况下,不偷懒,不知怎么就觉得脸红。

“和他们一比,我发现我们太懒散了。”要是他们知道多出半天,一定会高兴的欢呼,然后会寻机休息一两个时辰,等到最后关头,再急急忙心去收拾行装。

“他们是金吾卫,跟咱们不一样。”不是每个小兵都有这样的自觉。更多的人则是认为,自己与金吾卫不一样,所以他们懒散是正常的、是应该的。

又不会有人,用金吾卫的标准要求他们,不是吗?

“他们原来也和我们一样,金吾卫里面有几个人是我老乡,当年我们一同参兵的。”羞愧到脸红的小兵,并不认同同伴的话。

可他同伴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他无法辩驳,“一同参军的又怎么样?我还比金吾卫里面大多数人,当兵当的时间久了,有用吗?”

没用,因为你一直不用强者的标准要求自己。你只能与周边同样被放弃的人,一起浑浑噩噩的度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