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9嚣张,今天就有多狂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魔君重楼,魔宫的主人,群魔之首!

时逸寒看着魔君重楼,脑子里却在想,萧天耀到底是怎么请动重楼的?而他,要如何才能劝退重楼。

说心里话,他不想与重楼打。

“时少主,请久不见。”重楼站在月光下,任由时逸寒打量,似乎明白进逸寒所想,不等时逸寒开口,就道:“时少主不必多想,本座会出现在此与任何人无关,只是本座想罢了。”

“我想也是,这世界有谁能请得动你。”一个能号令武林群魔的人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命于人?

“时少主过奖了,本座不过是一介俗人。”重楼嘴上说着谦虚的话,可他的态度却是一点也不谦虚。

“魔君过谦了。”时逸寒笑的一派闲适,可仔细看会发现,他的右手已握住剑柄,随时准备出招。

不给重楼继续瞎扯的机会,时逸寒问道:“魔君深夜来访,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?时某不才,可手下的人却是极能干,不管是杀人还是找人都是好手。魔君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就好。”

时逸寒曾与重楼交过手,对重楼,时逸寒是忌惮的,而这也是他第二个忌惮的人,第一个忌惮的人自然是萧天耀了。

不过,相比萧天耀,时逸寒更不想与重楼打交道。萧天耀是一国王爷,牵扯太多,行事理智稳住,时刻都会以大局为重,轻易不会弄得两败俱伤。

重楼则不然,重楼是魔君,行事全凭喜好,无所顾忌,发起疯来恐怕没有人会不怕。

重楼双手环抱,站在时逸寒面前,看似什么也没有做,实则一直透着面具,注意着时时逸寒的表情。

见时逸寒眉头微皱,重楼大致能猜到他所想,当即不客气的道:“时少主客气了,既然了时少主开口了,本座就不藏着掖着了。碧海阁的生意,有本座的一部分在,萧王因时少主的要求,做主把碧海阁结束了,本座虽不满但不会就此找时少主的麻烦

本座今日来寻时少主,是为告诉时少主,北历那笔生意的收益是本座的,时少主动手前,请容本座先收到银票。”

重楼不疾不徐的开口,理所当然的态度,就像是发号司令的王者。时逸寒虽然忌惮重楼,可别忘了,他可是天藏影月的少主,他要是会被人三两句话就吓住,那就不是时逸寒了。

“原来碧海阁有魔宫参股,我就说萧王一个东文的亲王,就算能寻到货源,也找不到路子与买家,原本是有魔君帮他。”走私的道上,有无数的风险与可能,没有一个大势力根本撑不住,也无人敢买。

萧天耀的背景确实足够,但他不能出现在台面上。北历皇室那些人,敢买碧海阁的东西,敢联合起来与天藏影月叫板,恐怕就是仗着碧海阁有魔宫在后面撑腰。

“魔君既然对这行感兴趣,不如由我出面,邀请魔君加入天藏影月如何?”独钱不富,时逸寒不是吃独食的人。

但,重楼却不给他面子。

“这事恐怕时少主做不了主。”重楼意味深长的看着时逸寒。心中暗道:时逸寒果然不简单,要他只是魔宫之主,恐怕真得会心动。

与天藏影月合作,不仅风险小,利益还高。

“魔君可以说说你的条件,我做不了主,还有我娘在。”时逸寒不是什么热血少年,并不会因为重楼几句话,就激得热血冲头,不管不顾的在重楼面前打包票。“本座与萧王合作,货物由萧王出,本座的人负责卖,本座拿七成。”重楼的右手,轻轻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,似笑非笑的看着时逸寒。

时逸寒暗自忍了许久,才让自己保持住脸上的微笑,“魔君,天藏影月与萧王不同。天藏影月还有数万手下要养。”

重楼还真是敢开口,一张嘴就要走七成的利润,简直是不要脸。

而且,他也不认为,萧天耀会上出七成利给重楼。萧天耀那货,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人,重楼明摆着就是在骗他。

“本座的魔宫,也有数万手下要养。”重楼把这句话还给了时逸寒,摆明了寸步不让。

时逸寒略一默,便道:“魔君,你每年从碧海阁,能拿到多少银子。你与天藏影月合作,同样能拿到那些银子,并且只多不少。”

碧海阁的生意时逸寒很清楚,就算重楼拿走七成的利润,每年也不会超过三百万两。这点银子,天藏影月出得起。

“本座不是乞丐,不需要人施舍,本座要赚银子有的是办法。”时逸寒确实大方,但终是年轻了一些,说话不够委婉,这也就是重楼,要换作……真是哪个大魔头,听到时逸寒这近似收买与施舍的话,定会大打出手。

当然,重楼也不是软柿子,语气一变,转头就威胁道:“时少主,你觉得是做杀手生意来钱快,还是买卖情报来钱快?”

重楼明明白白的告诉时逸寒,碧海阁这件事要不如他的意,他就开始与天藏影月抢生意。

虽说一时半刻,动摇不了天藏影月的根基,可却会打了天藏影月的脸。

要知道,这么多年来,杀人与卖情报都是天藏影月的独门生意。而正是这两门来钱快的生意是独门,所以在其他的事情方面,天藏影月会尽量把利润让出来,好平息其他人的不满。

“魔君,天藏影月不是软柿子。”时逸寒摇了摇,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一双桃花眼,笑不笑都含情,看上去无害极了。可不管是重楼还是时逸寒,都知道时少主不高兴,很不高兴。

重楼那句话,无疑是挑衅天藏影月的权威,不把时逸寒这个少主看在眼里。

“本座当然知道天藏影月有多霸道。要不是这样,本座在碧海阁的利益,也不会就此断了。”重楼没有忘记在碧海阁的事件上,天藏影月是何等的嚣张咄咄逼人。萧王的身份注定他不能与天藏影月扛上,但是魔君却无所顾忌。

当日,时逸寒有多嚣张,今天他重楼就会有多狂妄。

他是魔君重楼,他无所顾忌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