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1挑衅,还有天理嘛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同铁爪的手,在时逸寒的肩膀上生生撕下一块皮肉,伤口深可见骨,完全没有手下留情,要是时逸寒躲避不及时,怕是会丧命于此。

“嘶……”时逸寒此时已跃至重楼身后,扭头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的左肩,时逸寒痛得直皱眉,“魔君,你……别太过分!”

他长这么大,还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呢,也不知日后会不会留下疤。要让他老娘知晓,估计他得脱一层皮。

“时少主,本座不是与你过家家。”重楼压根没有理会时逸寒,转身,再次朝时逸寒出手。

他确实是不能杀时逸寒,可要让时逸寒重伤,却不成问题。

“魔君,你这是确定要与我天藏影月为敌3F”时逸寒从来不是故作清高的人,他就是天藏影月的少主,未来的当家主人,天藏影月的势力他不用白不用。

“是时少主与本尊为敌,本尊的面子不是什么人都能踩的。”就算他是来找茬,可也要把理由寻好。

“看样子,今天这事不会善了。”时逸寒虽然没有吃过什么苦头,可也不是见了血就会慌的大少爷,被重楼抓伤的胳膊很疼,可还不至于痛到无法还手。

受了伤时逸寒很不高兴,一不高兴他就使出大杀招了,把月影分身发挥到极致,把速度也发挥到极致,一瞬间就出现八个分身,将重楼团团围住。

此时,对重楼来说,他不是跟时逸寒一个人交手,而是跟八个时逸寒交手!

好在,重楼对月影分身不是一无所知,时逸寒会月影分身,他也会。虽然没有时逸寒用得纯熟,可用来对付时逸寒的月影分身,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以一敌二。重楼能熟练的使用四个分身,保持以一敌二的姿态,完全可以挡住时逸寒的攻击。

“把月影分身用得这么好,要是我娘知道了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用月影分身对付月影分身,重楼确实是武学奇才。“你与萧天耀都有学武的天赋,难怪你们俩能合作。要不是看你们身形、气质都不对,我真要怀疑你们就是同一个人。”

虽然种种证据,都表明魔君重楼与萧天耀没有关系,可时逸寒仍想试上一试。毕竟,这世间哪有那么多武学天才,还全部让他遇上了,这也太倒霉了。

“还有空闲说话,看样子时少主并未尽全力。既然如此,别就怪本尊不客气。”重楼没有急着解释,可也没有承认,完全没把时逸寒的话当回事,趁时逸寒分神之际,化被动为主动,朝时逸寒发起猛烈的进攻。

试探无果,重楼又加快了攻势,时逸寒不得不集中精神,好应付重楼的攻势,一时间也没空去想那些不靠谱的猜测。

时逸寒的武功很高,可他的武功全是时芊芊一招一式教出来的,用得再熟练也没有实战经验,真正交手时难免吃亏。

单论武学修为,重楼或许没有时逸寒高深,可重楼有习武的天赋,再加上他一招一式,皆是实战中积累出来的,真要打起来,时逸寒还真不是重楼的对手。

一番击战下来,就见时逸寒的速度慢了下来,原本的八个分身也化为四个,与重楼交手更是占不到便宜。

四个分身对上四个分身,重楼半点也不客气,右手如同幻影,不断的朝时逸寒发起进攻,随着重楼的动作,只见一道道残影从眼前飞过,又交叠在一起。

“好身手!”时逸寒从来没有见过,有人能将手练到这个程度。

原本时逸寒有三分怀疑重楼与萧天耀是同一个人,可现在却不这么想了。

他与萧天耀交过手,萧天耀擅长使剑,一手剑术出神入化,即使萧天耀的天赋再好,没有十几年的功底根本达不到那个程度。

重楼则擅长以身为武器,重楼的手是他身体的一部分,可也是他的武器。要将手练得这么灵活,同样是靠天赋不行的,重楼必是花了大功夫在双手上。

不管是重楼还是萧天耀,年纪都不大,时逸寒不认为,一个人同时练剑、练手,都能达到巅峰的状态。

他娘数十年前,被喻为武林第一人,天赋勤奋样样不缺,可就是如此,他娘也做不到在三十不到之际,同时练两种兵器,并且同时达到顶峰状态。

重楼完全不将时逸寒的夸奖当回事,一个虚招骗过时逸寒后,重楼收起手,抬脚朝时逸寒的腹部踹去,“时少主,得罪了。”

“嘭……”时逸寒被重楼踹得飞了起来,跌进身后的屋子里,不知将什么砸倒了,发出一声巨响。

“魔君,你该死的……”时逸寒痛骂了一声,可人却没有出来。

“不过数日,时少主的武功又退步了。”重楼很清楚自己下的手有多重,留下这么转身就走。

“魔君,你给本少主站住。”时逸寒跌进床里,将实木的大床砸碎了,差点被木头给埋了,好半天都爬不起来。

“本尊等着时少主上门。”魔君的声音,从很远传过来,明显人已经走了。

“还等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追。”时逸寒挥开床幔,爬了起来,对着外面怒吼了一声。

“嗖……”两道黑影飞了出来,单膝跪在时逸寒的面前,“少主,属下奉命保护少主,只要少主没有生命危险,属下就不能动手。”也就是说,他们绝不会去帮时逸寒找魔君的麻烦。

“本少主被人打残了,你们也不出手?”时逸寒摸了摸背后摔断的肋骨,疼得直抽气。

魔君下手太狠了,不仅是肋骨,就是胸骨也断了好几根,没有十天半个月,怕是起不了床。

这下好了,他没法第一时间赶到北历了。

黑衣人不为所动,一板一眼的道:“主子说,实力不济,还去挑衅他人,是愚蠢的行为。少主要为自己的愚蠢负责。”

“是我挑衅他吗?”时逸寒气得差点吐血了。

明明是魔君上门,找他麻烦,怎么就成了他愚蠢的去挑衅魔君?

这世界,还有天理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