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0尸体,一条路走到黑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七天!

林初九失踪了七天,金吾卫虽然仍旧在寻找她的下落,可对她活着已不抱希望,他们现在的目标是找到林初九的尸体。

找到林初九的尸体,他们也算是交差了。

重楼在林初九失踪的第七天出现了!

一路上,重楼已经收到足够多的消息,知道林初九失踪是怎么一回事,也知道金吾卫一直找不到人的事。

重楼抵达林初九消失的那片山脉时,已是天黑,他并没有在人前出现,而是没有经动任何人,直接潜入树林,来到林初九跳下去的那片瀑布前。

重楼没有犯傻的跳进水里,感受水流的方向,而是沿着水流走了一圈,最后将目标定在那条从山中间穿越而过水道。

这片山脉所有的水源,都源于这片瀑布,每条支流最终会流向哪里,都能用眼睛看得到,唯有这条从山中通过的水道,看不到水流的尽头在哪。

这条水道金吾卫派人进去过,但里面一片漆黑,礁石又多,金吾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只能往前走百余米,再往里他们就办不到了。

水道里面,危机重重,乱石林立,不管是水底还是洞顶上,到处都是礁石,一根接一根,除了水之外,任何稍大一点东西都无法穿过水道,更不用提人了。

金吾卫不认为林初九落在水道后,会随着水往里流,几番探查无果后,果断放弃继续深入。

但是,金吾卫做不到的事,并不代表重楼做不到。

堂堂魔君,岂会把一条小小的山中水道放在眼里?即使那条水道危险重重又如何?他重楼要到的地方,无人能阻挡。

脱下外衣,露面里面紧身的夜行服,重楼轻轻一跃,便跳入水中。

“啪……”重楼如同一尾鱼,轻巧的跃入水中,只留下一圈圈极小的水波,就如同一枚小石子掷入水中。

因为有目标,重楼不需要多想,以双手为刃剖开水波,游向山中的水道。在进山洞前,重楼跃出水面换了一口气,然后又继续往里游。

外面本就是天黑,隧道里面有多黑对此时的重楼来说,一点影响也没有。

一路往前,很快就遇到了金吾卫所说的礁石。如金吾卫所探查的那边,这条隧道里的礁石奇多,每块皆是奇形怪状,而且十分凌乱,间距也密,很容易就会撞在礁石上,或者被礁石卡住。

不过,这些都难不倒重楼。重楼在水中,身形如同一尾游鱼,摇摆自如,身姿柔软得吓人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一尾大黑鱼在水中游动。

凭借灵活的身形,重楼以极快的速度,穿过了这片礁石。但是,这只是开始,并不是结束,越往里,水中的礁石就越多,间距也越小,几乎无法让人通行。

而这条隧道里的水极深,无法让人在水中行走。水面离隧道顶又特别近,只能勉强冒出一个头,无法让人在水面上行走。

每次冒出头时,还得十分重要,因为隧道顶上也倒立了许多礁石,这些礁石十分锋利,要是不小心撞向了,就算不刺死也会头破血流。

要是在这里被撞伤了,十有八九会死得很惨。

越往里,重楼越发的谨慎,速度当然也慢了不少,甚至出来换气的频率也比之前更高一些。

不过这倒是可以理解,越是往里空气越是稀薄,频繁出来换气再正常不过。

这些,在入水前重楼就知道,同时他也知道这条水道极长,也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,只是……

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都感觉到了累,游不动了,却仍旧不见水道的尽头,甚至不知自己还要游多久,才能游出去。

对未知,人本能的会害怕,努力许久仍旧看不到尽头,看不到光明,很容易就会产生放弃的念头,比如之前的金吾卫们。

重楼……如果不是要换林初九,他想他也会放弃。

选择了路,坚定的往前走固然有道理;可明知前路不明,看不到光明,还一头走到黑,那就是蠢了。

“看样子,我也得犯次蠢了。”重楼从水里钻出来,倚在礁石上休息。

他已经很累了,再不休息的话,怕是会一头栽倒在水里。要是死在这里,恐怕没有人会知道,就像是林初九一样。

原本,重楼只有七分肯定林初九是被水冲进了这条隧道,可在这条隧道里潜了一天一夜后,重楼已有十分肯定。

林初九一定在这条水道,只有落入这条水道,金吾卫才会找不到人。

只是,他能肯定林初九落入了这条水道,却不敢肯定林初九是生是死。

这条水道危险重重,别说是林初九,就是他突然被水冲进来,也不敢保证能活下来。

“希望你还活着,不然……”想到林初九可能会惨死在水中,重楼呼吸一窒,右手不自觉地放在心脏上。

“现在想这些没有用的做什么,先找到人再说。”到这个时候,重楼仍不想说,他找到的会是俱尸体。

林初九那样的女人,怎么会轻易死掉?

虽然心中着急,可重楼也知道有些事急不来。他现在要是不调息好,只会耽误后续的进度,反倒得不偿失。

重楼这次着实是累得不轻,重重调息了一个多时辰,才恢复正常。

调息完毕,重楼继续往前游,至于吃东西补充体力?

他还没有娇气到,每餐都一定要吃的地步。在野外,经常会三五天都找不到吃食,他早就习惯了饥饿,当然他的胃也习惯了。

继续往前行,累了就寻个地方靠着,慢慢调息,等到体力恢复再继续。

正常情况下,重楼可以连续游一天一夜,也就是说他每停下来调息一次,就是过了一天一夜。而从进入水道到现在,重楼一共停下了三次。

对重楼这样的高手来说,游了三天三夜都没有见到水道的尽头,可见这条水道有多长,又有多危险。

第三次调息完毕,重楼没有急着走,而是靠在礁石上,抬头望着压抑的洞底,无声自问:林初九落入这条水道,真得能活下来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