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3目标,磨刀不误砍柴工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重楼杀死大水蟒后,并没有立刻前行,而是游到洞壁处,靠在一旁慢慢调息。

在旁人看来,也许他很轻松就将这条水蟒杀死了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一点也不轻松,甚至有几分脱力。

这么一条大水蟒,不说它的战斗力如何,就说它的力道,就不是常人能对抗的。也亏得他战斗经丰富,要是真与这条大水蟒比力气,应对应的对打,他估计会活活累死。

约莫一刻钟,重楼便恢复了力气,将刺进缝隙的匕首取下来,重楼继续前行。

一山容不了二虎,这片水域有大水蟒这么凶残的生物在,自是不会有其他实力相当的凶物。接下来的路重楼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偶尔有几天小鱼游过,也是没有任何杀伤力。

而在一个时辰后,重楼看到了点点的亮光。

一缕一楼的阳光,穿过石头缝,折射进水道里,给这片漆黑的水道增添了几点光亮,也给重楼带来了希望。

能见到光,就表示他离尽头不远了。

重楼一扫之前的疲累,加快速度往前游,半个时辰后,重楼终于从水道里游了出来。

当太阳照射在身上的那一刻,当双眼能看到除了黑暗以外其他的色彩,重楼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。

深深地吸了口气,将这几天呆在水道里的郁闷吐出来后,重楼这才有空打量周围的情况。

看着两边碧绿的青草,还有不远处茂盛的树木,重楼知道他应该是来到了某片树林的深处,至于离瀑布有多远,在瀑布的那个方位,重楼一时还无法判断。

水道里面七拐八折,在黑暗中他实在不好辨认方向。

“哗啦……”游到岸边,重楼从水里出来,用内力将身上的衣服烘干后,没有急着去找人,而是寻了一块空旷的地方,用枯树枝生了一堆火。

在水里泡了近四天,他虽有内力护体,可也不是铁打的,虽不至于受水中寒气侵扰,可身体多少会受影响,烤烤火对他只有好处,而且他也要吃东西,那颗蛇胆是好东西不错,可却无法填饱肚子。

在树林深处,永远不缺猎物,尤其是靠近水源的地方。

重楼几乎没有走几步,就遇到一头野猪!

是的,重楼很不幸的遇到了一头正在刨树根的野猪,块头十分大,样子十分凶猛,不需要靠近,重楼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,盘算了一下得失,重楼果断放弃了。

他是来找吃的,不是来杀敌的,没有必要去挑衅野猪。要知道,能在水源占据一块地方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好惹的。

野猪似乎已经吃饱了,抬头看了重楼一眼,见重楼没有动作,它也没有进攻的意思,只是瞪着眼睛盯着重楼,待重楼走后继续刨树根。

重楼避开了野猪,寻到了一窝兔,便把兔子窝端了,按习惯把小兔子放了,至于小兔子能不能活下来,这就不是重楼能决定的事。

物竞天择,森林有森林的规则,他能做的就是这么多。

来到水源边,将兔子清理干净后,重楼绕着水边走了一圈。没有意外,水源附近有很多痕迹,可却完全看不出,哪条痕迹是人留下来的。

重楼默默地拎着兔子回到火边,架在火上烤了起来,脑子里却在想,林初九要落到这个地方,能活下来的概率有多高?

如果林初九在水道里,遇到那条大水蟒,她有活下来的可能吗?

重楼怎么看,都觉得林初九能活下来的可能是零。

不说水道里的大水蟒,就说这片水域附近的动物,就不是什么好惹的,就是他轻易都不敢惹,更何况是林初九。

“希望你的命够大。”瞪着火堆,无意识的翻动兔肉,重楼似乎看到林初九站在他面前,对着他笑。

手一抖,手中的兔肉差点掉进火里,重楼摇了摇头,嘴边扬起一抹苦笑,专心的烤着手中的兔肉。

肉烤熟,重楼也不跟谁客气,把另一支兔子架在火上,便坐在一旁吃了起来。

没有盐,肉也很老,吃起来很柴,可重楼却连眉也不皱一下,一块块把两只兔子吃得干干净净。

吃饱、喝足,重楼仍旧没有急着寻人,而是寻了一棵大树,跳了起来,在主干上寻了地地方,倚在树上睡觉。

磨刀不误砍柴工,这片森林危险重重,他要不吃饱、睡好,别说寻人,他自己能安全走出去,都算是不错了。

重楼这人特变态,哪怕四天四夜没有睡,他只需睡上一个时辰,便又是生龙活虎。

一个时辰后,重楼醒来,没有急着跳下去寻人,而是站在树上,四处张望了一眼,然后挑了一片高耸的树木多,矮小灌木较少的方位走去。

依他对林初九的了解,那女人真要在这里,肯定会寻视野较空旷的地方走,以避开树林中那些擅长埋伏的动物。比如蛇,比如狼,比如狈等。

树林里,树木参差错落,或高或低,地上矮小的灌木与藤类也极多,如同一张网,网住了进林子的路,可这些对重楼却没有一点影响。

重楼压根就没有想过从地上走过去,从树上跃上来后,重楼提气,以轻功林中行走,以树为跳板,轻松借力,避开了地上的阻碍物。

一路走来,重楼并没有发现有人走过的痕迹,就在他准备放弃,从另一个方向寻常时,突然看到树上有一道金锁划出来的深痕,看颜色和深浅,应该就是这两天留下来的。

“果然没死吗?”指腹轻抚树上的深痕,重楼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。

这道痕迹明显是人留下来的,而重楼不认为,这个鬼地方除了林初九那个倒霉鬼外,还会有第二个人。

“果然是命大的女人。”高悬的心终于落下,重楼唇角轻扬,露出一抹极浅极浅的笑。

他……是舍不得林初九死的。

要不是如此,他也不会连衣服都来不及换,就急忙跑来寻人。

有了线索,要找人就没有那么难了,至少比没有方向,漫无目标四处乱找来的容易。

重楼仔细记住树上那道痕迹的位置,开始在四周的树木上,寻找类似的痕迹。

没有让重楼失望,他很快就寻找到好几道类似的痕迹,一路顺着这些痕迹往前,重楼看到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