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9便秘,霸道魔君的温柔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重楼面上一本正经,绝对看不出他在心里,已经把林初九吃得差不多了。

是以,林初九压根没有想过防备他,也没有想过她“投怀送抱”不是意外,而是某人有心为之。

小心翼翼地与重楼拉开距离,林初九把自己睡觉的地方让了出来,甚至贴心的问重楼吃了晚膳没?

得知重楼没有吃东西,林初九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仅剩的存粮贡献出来。

“我没有碰过的,你可以放心吃。”一大碗老鸡顿蘑菇,是中午特意留出来的,一直用余火温着,这会还是温热的。为了不让重楼嫌弃,林初九再三强调,这碗鸡肉她压根没沾过筷子。

“嗯。”重楼一点也不客气的接过碗,看了林初九一眼,大方的吃了起来。

捧着一个大瓷碗,拿着木制的简易筷子,这怎么看怎么是乡土风十足的吃法,可重楼却吃得优雅无比,速度不慢却不见急切,光看着就赏心悦目,令人食指大动。

当然,前提是忽略他脸上吓人的鬼面。

林初九看了几眼,默默地别开脸,努力控制自己不去闻空中气的香味。

让一个饿着肚子的人,看别人吃得香甜,还要假装自己不饿,真是罪过呀!

好在重楼的速度快,三两下就把碗里的鸡肉解决了,成功结束了林初九的酷刑。

“我去洗碗。”重楼一吃完,林初九就把空碗接过来。

她这人有点小强迫症,习惯吃完就洗碗,绝不能把碗筷留到第二天写。

“嗯。”重楼十分自然的把碗递给林初九,没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
见林初九在一旁洗碗,重楼起身道:“本座出去一趟。”

“哦。”林初九应了一声,没有追问。

吃饱出去……十有八九是解手,她还是别忘了,怪不好意思的。

重楼似猜到林初九所想,别俱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淡定自若的起身,弯腰走出小木屋。

“总感觉哪里不动。”林初九不解的摇了摇头,想了一会没想明白,果断不断了。

把碗筷冲洗干净后,见重楼没有回来,林初九快速的用剩下的水擦洗了一下,然后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。

她身上的衣服其实也是干净的,只是爬树的时候弄脏了,腿上的伤也裂开了,不需要缝合,但要重新包扎。

林初九的速度很快,至少在重楼回来前,她就把自己收拾好了,也把屋子收拾干净了,稍稍有些可疑的东西,都被她收了起来。

屋子收拾干净了,林初九这才发现重楼似乎出去很久了。

“解手也不用这么久吧?难不成便秘?”就算重楼走得再远,这个点也该回来了。

林初九不认为,在林中重楼会有危险。凭重楼恐怕战斗力,与其担心重楼会遇到危险,不如担心遇到他的动物会有危险。

“我要不要出去找找呢?”又等了片刻,仍不见重楼回来,林初九不由得皱眉。

重楼出去了大半个时辰,再不回来,她都要怀疑重楼不告而别了。

“再等等吧,这个时候外出实在不智。”林初九走到门口,又默默地退了回来。

她不是重楼,她这个时候走出去就是去送死,她还是乖乖的别去找死的好。

“啪……”就在此时,屋外响起树枝折断的声音,林初九眼前一亮,起身透过小窗往外看,正好看到一个人影走过来。

这片林子里,除了她之外也只有重楼这么一个大活人,林初九毫不防备的打开门。

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随风而来,林初九脸色一变,不安的道:“出事了?”难不成重楼真的是被人追杀,路过?

“出什么事?”重楼走近,不解的扬眉,同时将手上处理干净的兔子和野鸡递到林初九面前,“去做!”

“啊?你出去找吃的了?”透着昏暗的烛光,林初九这才发现,她闻到的血腥味不是人的,而是动物的。

“你那点东西,只够给本座塞牙缝。”蠢女人,自己晚上没吃难道不知道饿吗?

“呃……”林初九一脸尴尬,“对不起,招待不周。”她一个人,能养活自己都不容易,实在没有存粮呀。

“哼……”重楼高傲的冷哼一声,挤开林初九走进木屋,在林初九晚上睡觉的地方坐下,动作自然的就好像来过无数回。

林初九看了一眼,默默别过脸。

孤男寡女的……好在这人是魔君,不会引人误会。不然,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重楼十分贴心,带回来的猎物全都清洗干净了,林初九只要剁开,煮熟就可以了。

关于剁这件事……林初九只有手术刀,剁是没有办法了,但把兔肉和鸡肉削成片,那绝对是没有问题。

“唰唰唰……”林初九无意秀刀功,可她手腕一动,那手法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不过眨眼间,重楼带回来的兔子和野鸡,就被林初九削成一片一片的,不管是烤着吃还是用石锅炒一下,都很容易入味。

考虑到此时已晚,未免消化不良,林初九找出自己存的干蘑菇和鸡肉一起炖,至于兔肉?

林初九稍稍腌制了一下,便宜放在石板上烤。

只有盐,但胜在重楼抓的兔子肥,油多,只用盐香味也出来了。

肉片薄,略烤了一会便熟了,林初九手上没有多余的盘子,没办法分装,只得等全部烤熟,才给重楼端过去。

“魔君,做好了。”林初九的厨艺不高,这里的条件也有限,但胜在刀工好,看着还是很有食欲的。

重楼接过却没有急着吃,而是指了指对面的位置,“坐下,一起!”要不是为了这个笨女人,他何至于晚上跑出去打猎。

晚上寻猎物可没容易的,尤其是寻这么小、易处理的猎物就更不容易。

“多谢魔君。”林初九也不客气,用手术刀削了一双筷子,在重楼对面坐下,夹起一块就往嘴里送。

许是饿了,虽然只有盐做调料,可林初九仍旧吃得津津有味,左一筷子、右一筷子吃得十分欢乐。

差不多快吃掉一半,林初九突然发现,重楼一直没动筷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