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0装傻,效果并不好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。桌上的肉是魔君猎来的,林初九见魔君没有动筷子,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动了。

“魔君,你不吃?”林初九讷讷的收回筷子,一脸尴尬的寻问。

快吃完才问人家吃不吃,感觉略有点不要脸。

重楼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盯着林初九看,直把林初九看得不好意思,这才抬手夹了一筷子往嘴里送。

“重楼!”吃之前,重楼重重吐出这两个字。

“啊?”林初九本想继续吃,可筷子伸到一半就停了,不解的看着重楼。

魔君叫自己的名字干什么?略怪!

“本座不想再说一次,下次叫错……”后面的话重楼没有说,只是夹起一块肉送到嘴里。

“重,重楼……我知道了,我不会再叫错了。”林初九灵光一闪,立刻明白了重楼的意思。

好吧,她其实是不敢装傻了。

“嗯。”终于更正了林初九的称呼,重楼心满意足的把盘子里的肉全吃了,一块也没有给林初九留。

林初九一伸筷子,就发现盘子空了。

“呃……”林初九抬头,看了重楼一眼,又默默地移开。

好吧,公平了。

林初九将盘子收走,两人默契的没有开口,甚至鸡肉煮熟了,两人也是默默地吃。

“我开个门,散散味。”林初九认命的去冲洗碗,把最后一点存水用完。

屋子里满是鸡肉的香味,能透风的只有一扇门,和一个小窗子,开了半天味道也没有散,林初九犯困了,挣扎再三还是决定破灌子破摔,直接把门关上,再征求重楼的意见,“要不就这样睡吧?”

重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。

林初九都做了决定,还好意思再问他?

“被子只有一床,你将就点,我盖衣服就好了。”林初九的被子并不是什么棉被,而是用比较软的干草缝制的,十分粗糙,而且扎人,重楼摸了一把,直接把这破被子丢给林初九,然后扯过林初九身上的衣服,不容拒绝的道:“睡!”

林初九扯了扯身上的被子,又看了看重楼身上的衣服,泪流满面。

她要怎么跟重楼说,那衣服是她穿过的?

她真得不想拿自己穿过的衣服给人盖,总感觉这太亲密了一些,而她这个有夫之妇与别的男人这么亲密,真得好吗?

好吧,她忘了,被子也是她盖过的!

可是,任凭林初九再怨念,重楼都不为所动,衣服一盖,闻着熟悉的味道,重楼无视房内的肉香味,睡得踏实。

这几天,他真是累倒了,一路奔波,心悬的高高的,根本没有办法好好休息,今晚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林初九盯着重楼看了许久,也不见重楼有所动作,就知道没戏了,老老实实的用被子裹住自己,睡觉!

第二天,林初九醒来时,重楼并不在屋内,林初九也没有寻找的意思,还是那句话,在树林里重楼是不会有危险的,有危险的是遇到他的动物。

林初九起身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,正想去打水,就发现桶里装满了水。

林初九一愣,随即扯出一抹大大的笑,“看不出来,魔君这么体贴。”

有人服务,林初九也就不客气,用石碗装出一半的水,点燃小炉子烧开,剩下的则全部用来梳洗了。

梳洗完毕,林初九又检查了一下伤口。过了一天,看着好了许多,只要不再扯到伤口,养个三五天就好了。

梳洗过后,林初九打算出去找吃的,可打开门就看到重楼提着一溜鱼过来。

“没走?”林初九看着沐浴在阳光下,踏着金光而来的重楼,用力揉了揉眼睛。

还别说,如果不看脸上的鬼面,周身被太阳光萦绕的重楼简直帅翻了,举手投足间的风度能秒杀所有女性。

“什么?”林初九声音很小,咬字又含糊,重楼没有听清。

林初九可不敢傻得重复,背一挺,精神百倍的道:“你回来了!”当然,林初九不会忘记付送灿烂的笑容。

“嗯。”重楼拎鱼的手一紧,耳根微微泛红。

林初九的眼神太亮,笑容太灿烂,语气太热烈,让他有一种心爱的妻子,在欢迎丈夫回家的错觉。

不过,脸红只是刹那,这个念头一起,重楼的脸就黑了!

心爱的妻子?

欢迎丈夫回家?

林初九这个蠢女人还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

她可是嫁过人的,她可是有丈夫的?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笑得这么灿烂?

即使,这个男人是他自己也不行!

这么一想,重楼越看林初九的笑容,越觉得生气,粗鲁的把鱼塞到林初九的手里,立硬的道:“去做!”

说完,看也不看林初九,飞身而下,朝林中深处走去。

“怎么突然变脸了?”重楼画面突变,把林初九吓了一跳,抱着鱼站在木屋前,看着重楼渐行渐远的背影,好半天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“难不成,男人每个月也有那几天?”林初九想破了脑袋,也没有想出自己哪里做得不对。

她做得挺好的呀,殷勤、谄媚、笑脸迎人,重楼应该不会不满才是呀!

天知道,就是因为她做得太好,所以重楼才生气。

想不明白的林初九也就不去想了,拎着鱼回到屋内,想到重楼的食量,林初九把鱼全煮了,为了去掉鱼腥味,林初九放了一点草药。

很快,乳白色的鱼汤就在锅里翻滚,林初九用筷子戳了戳,确定鱼肉煮熟了,将火弄灭,然后盛了一个小碗出来,边吃边等重楼。

让一个饥饿的人,闻着香味等人是不道德的,林初九吃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。

吃完一碗,又继续吃,直到吃饱才放下筷子,而这个时候重楼还没有回来。

林初九挑了挑眉,看了一眼屋外,不确定重楼还会不会回来,索性将门关上,在屋内补眠。

腿长在重楼身上,重楼爱来不来,爱走不走,她管不着。

至于出去的事?

林初九并不担心,她相信重楼不会她一个人丢在这里。

别为她为什么,女人对男人的爱慕还是很敏感的,她多少还是知道重楼对她是不一样的。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一直装傻叫他的名字,刻意保持离。

虽然,效果并不好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