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1保护,出去后何去何丛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重楼并没有任性的离开,但也没有回来吃早膳,当然中午的时候也没有回来。直到傍晚时分,重楼才姗姗然的回到小木屋。

“我已经找到了出路,明天就离开。”很明显,重楼不是在跟林初九商量,而是在告知她这件事。

“好的。”林初九一点也不例外,也不觉得重楼过分。

魔君大人肯带她出门就好了,她哪里敢挑三拣四的。

林初九的爽快,却让重楼十分诧异,挑眉的问道:“我以为你不想离开。”

“啊?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林初九被重楼问傻眼了。

重楼哪只眼睛看到她不想离开了?

她吃撑了,才会想要留在这种鬼地方,朝不保夕不说,天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成为野兽的食物。

“难道不是吗?连屋子都建了,你真得想过离开吗?”这个死女人,他不来找的话,肯定不会想走吧?

“我当然想离开,我只是找不到人,一个人也不敢乱走。于于建这个屋子,那是因为我刚到这片林子就遇到了大雨,差点被淋死。雨停后,正好碰到一棵被野兽撞倒的树,想着搭个屋子好避雨。”这屋子看着是木制的,其实大部分都是树枝和藤条编成的,并不扎实,风大一点,雨猛一点,这屋子就会报废。

“是吗?”重楼很怀疑。

凭林初九的本事,想要出去也不是多难的事,顶多冒险了一些。

“当然,我没有必要骗你。”重楼又不是萧天耀,她没有必要在重楼面前撒谎。

“确实,你没有骗本座的必要。既然如此,收拾一下,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。”得到了想要答案,重楼不再纠缠,直接走进木屋,并吩咐林初九准备吃的。

本就狭窄逼仄的小木屋,因重楼走进来更显小了,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,可魔君大人有令,她不得不进去给他准备吃的。

早辰的鱼很有剩,林初九继续煮鱼汤,然后分成两份,多的给重楼,少得则自己吃。

两人静静的吃着鱼汤,谁也没有说话。吃完饭,重楼将空碗递给林初九,动作自然的就好像是做了千百遍,林初九也不觉得有什么,接过,洗干净。

和昨晚一夜,开窗、开门透了会气后,林初九就抱着“被子”卷在角落里睡。不过,重楼今晚找不到盖的衣服了,因为林初九把衣服收起来了。

“小气的女人!”重楼在心里嘀咕的一句,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。

这个蠢女人,总算还知道自己的身份,知道避嫌!

第二天一早,林初九醒来时重楼又不在,有了昨天的事,林初九也习惯了,梳洗一番后,将需要带上路的东西包好,用大布袋打了一包,背在身上。

背个大包袱肯定不好看,可甚至轻松。林初九可不认为,重楼会帮她拎东西。就算重楼愿意,估计她也没有那个胆,她得多不怕死,才敢指使重楼帮她做事?

林初九收拾好东西没多久,重楼就回来了,手上拿着几个野果,见林初九收拾好行装,什么话也没有说,把野果递到林初九面前。

果子明显是洗干净了的,林初九也不嫌弃,接过,道了一声谢,就咔噗咔噗的吃了起来,重楼看了一眼,嫌弃的别过脸,“能下去吗?”不能的话,他就吃点亏,勉为其难的抱一下好了。

“能的,魔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拖你的后腿。”林初九差点又叫出魔君,幸亏她反应快,及时改了口。

重楼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倒是没有多说,足尖一点,跃了下去。

林初九将未吃完的果子塞到口袋里,双手抱着权,呼嗤呼嗤的爬了下来,动作笨拙的像只熊。

“难看死了。”重楼一脸嫌弃,当然他也没有帮忙的意思。

“安全就好。”林初九倒不觉得丢人,她又不是女神,也没想过在重楼面前做女神,形象这种东西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实用,至少现在不实用。

“知道就好,跟紧一点,本座可不会回头救你。”重楼上下打量了林初九一眼,确定林初九没事,这才转身往东边走。

林初九忙跟了上去,并做好了一路小跑,吃苦的打算,却不想重楼一路走得不快不慢,林初九压根不需要费力就能跟上。

“没想到魔君也挺体贴的嘛。”林初九立刻就明白重楼的用意,在心里暗自嘀咕。

重楼刻意放缓了步子,林初九就不用着急了,掏出未吃完的果子继续啃着,路上要看到合心的药草,也会采两株。

她学的是西医,对中医只是涉猎,还是嫁到萧王府与吴大夫熟了后,才对中医多了一些认识。

她认识的药草并不多,只是一些基本的草药,是以很好找。不过林初九也知道做人不能太贪心,她现在只赶路呢,除非特别需要的草药,其他的林初九都不会采。

中药是需要炮制的,她摘了不及时处理会失药效,采了也没有用。

林初九停下来采药时,重楼一般都不会等她,每每采完药,林初九都要小跑两步才能跟上。

每次听到林初九在后面跑,重楼都忍不住嘴角微抽。

这女人,明明都成亲了,还是亲王妃,怎么就一点也不庄重?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是哪个未婚的小姑娘。

不过,不满归不满,重楼从来没有因林初九停下来采草药而不满,也没有因此加快速度。就像重楼之前所说的那样,他让林初九跟着他走,但绝不会回头救她。

当然,林初九也不需要重楼救。因为,他们这一路上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,顺利的让林初九一度以为他们不是丛林逃生,而是在野炊。

虽然这一路很安全,可林初九也不会傻得以为,丛林里就真得这么安全,安全到连只兔子都遇不上。

一路上,她可没少闻到血腥味。就算没有看到动物的尸体,林初九大致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,只是不知是重楼提前清理了,还是重楼的属下清了场。

不过,这些对林初九来说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出去后,要何去何从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