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4无惧,在金吾卫的营地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七皇子最终还是没有跑完全程,最后由两个金吾卫轮流将他背了下来,而大皇子则是跟着大军跑完了全程,只是……

大军绕山跑完一圈后,一个个跟没事人一样,略作休息就去领早膳,大皇子却累得像瘫烂泥,坚持走到山下就一屁股坐下,半步也移动不了,最后还是七皇子找人,把大皇子抬了回去。

“大哥,你还好吗?要不要让人送水给你清洗一下?”大皇子全身湿透了,又粘了一层灰,又脏又难闻。

只是,此刻他根本没有力气顾这些,他现在一根手指都不想抬起来。

“不想动,你别管我,我躺一会就好。”要不是金吾卫给他灌了一大碗盐水,大皇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好吧。大哥,你要是饿了就说一声,我让人给你送吃的来。”虽说后面一段路,是被人背下来的,可七皇子也累得不轻,实在没有力气管大皇子。

七皇子梳洗用了早膳,也爬床上去休息了,很快就呼呼大睡。估计外面就是打雷,他此时也不会醒来。

大皇子和七皇子身边都有监视的人,两人一睡下,袁绍就去见林初九,汇报两位皇子的情况。

“大皇子累狠了?真是太好了,叫军医没事去山里寻药,这两天别呆在军营。”林初九笑得温婉,完全看不出她在坑大皇子。

运动过量,肌肉拉伤,要是不及时缓解,没个三五天,大皇子都无法正常行走,更别提深入金吾卫内部。

而三五天后,萧天耀十有八九已经回来了。

“是,末将这就去安排。”没有战事就没伤员,军医离开两三天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林初九又道:“大殿下伤着了,你们多派几个人去保护他。还有七皇子,也不能掉以轻心,知道吗?”

所谓的“保护”其实就是监视,林初九这是在告诉袁绍,别因大皇子伤着了,就放松监视,相反还要加强。

皇子皇孙个个都是玲珑心肝,谁知大皇子是真伤还是假伤,是为了使苦肉计还是逞强。

“末将明白。”袁绍重重应下。

要不是林初九提醒,他就算不会放松戒备,也不会加派人手。

“对了,那几个随行的官员也盯紧点。告诉他们这事军事重地,禁止闲逛。只许他们在住所一米之内的范围活动,超过了就给我打,打到他们下不了床为止。对了,别说是我说的,得说是王爷曾经下得命令。”林初九想起某些人喜欢玩声东击西的把戏,忍不住又提醒一句。

萧天耀手下这名副将确实有才能,可论心思机与手段,却不是朝廷那些官员的对手,更不用提对上大皇子和七皇子了。

“末将明白。”袁绍不知道,除了这句外,他还能说什么?

王妃把一切问题都考虑到了,他们只需要照办就好了。

“难怪王爷十万火急把王妃接来。幸亏有王妃在,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应付朝廷这一拨接一拨的人。”袁绍走出帐篷,看到不远处大皇子和七皇子的随行官员,正与金吾卫起争执,不由得感慨了一句。

这些随行官员与金吾卫起争执,无外乎就是觉得自己没有自由,认为金吾卫把他们当犯人对待,正与金吾卫大吵大闹。

金吾卫吵不过他们,可有军令在身,也不会让他们随意离开,只是挡在他们面前,任凭他们怎么说也不移动半步。

随行官员几乎都是文官,偶有两个武官也是没有上过战场的,只是挂着武职,一直在京城为官,习惯了京中各官员争吵、叫板,见金吾卫不敢吭声,以为金吾卫怕了他们,嗓门更大了。

“你们这些兵痞子,连朝廷官员也敢拦,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?知道东文的律法吗?你们这是以下犯上,按罪当诛。”

“现在,给本官让开。看在王爷的面子上,本官不与你们计较。”

“一群没脑子的蠢货,你们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了?还不快给本官滚!”

“居然敢拦本官?你们是什么东西?一群只会打打杀杀的莽夫,连本官的看门狗都不如,信不信本官回京就参你们一本。”

……

袁绍过来,正好听到一文官骂他的兵连狗都不如,当即气得脸色发青,“闭嘴!”

“你们这群狗……”有一位官员骂到一半,就看到袁绍那张棺材脸,当即吓得消音,声都不敢吭。

“袁将军!”金吾卫听到声音,齐刷刷的转头,抱拳行礼。

有几个脸上明显带着怒容和委屈,可他们并没有告状,只是低头不语。

他们是兵,不是妇人,告状这种事他们做不出来。

“免礼!”袁绍度步,走到随行的官员面前,冷着脸道:“你们想离开?”

“不,不,我们并非想离开,只是想要随便走走,这一整天都闷在帐篷里,实在难受。”袁绍是萧王副手,正三品的武将,官职他们所有人都高,随行的官员敢骂金吾卫,却不敢大声与袁绍说话。

“随便走走?”袁绍冷哼,那张棺材脸更吓人了,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这是军营!军事重地,是你们能随便走的吗?”

袁绍的声音越说越大,最后直接就是吼了,几个文官被他吓得不行,忙解释,“我们就在附近走走,袁将军可以让人跟着我们,我们不会乱走的。”

他们确实是有任务在身,可他们今天真得只是想到处走走,熟悉一下环境。哪知道,刚走两步就被人当贼似的拦住了,他们心气不顺,这才与金吾卫吵起来。

“王爷曾说过,军事重地,严禁闲人乱逛。如有外人入营,只能在帐篷一米以内的范围活动,超出一米我等有权利打回去。”袁绍虽然没有心眼,可执行令却是极高,林初九说一他就做一,说二他就做二,绝不打折扣。

“什么?我们不能随意走动?凭什么?”随行的官员听到这话,一个个大叫,“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这是软禁!软禁朝廷命官是违法的!”

“你们可以不住在这里,驿站离军营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,本将军可以派人送你们离开。”袁绍压根不将他们的恐吓放在眼里,说完就对身侧的金吾卫道:“让人画一条线,过了线就给本将军打。”

“是。”金吾卫高声齐应,挺直背脊,颇有几分扬眉吐气的味道。

袁绍满意的点头,转身就走,却被随行的官员叫住,“袁将军且慢,我们是朝廷命官,朝廷没有哪条律法,要求我们进入军营就不能动,你们不能这么做。”

“在别的地方不能,在金吾卫的营地,我能!”袁绍顿下脚步,扭头看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他们家王爷摆明不会再妥协、退让,他们何需怕什么朝廷命官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