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5太虚 ,王爷傲娇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上头的人强势,底下的人自然不会孬,林初九的态度摆在那里,只要金吾卫不蠢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而金吾卫的态度一摆出来,聪明如大皇子和七皇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即使没有人会限制他们的行动,可两人也不敢军营里有小动作,顶多就是时不时跟着金吾卫一起训练罢了。

大皇子和七皇子把态度一摆出来,随他们而来的官员就算想闹也没有那个胆,一个个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,乖乖地呆在帐篷里,心里默默的想着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“人,果然都是犯贱的,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,就把客气当好欺了。”林初九得知大皇子和七皇子的举动,忍不住嘲讽了一句。

袁将军低着头,只当自己没有听见。

王妃可以说两位皇子犯贱,他却不能。

当然,林初九也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,并没有要人应和的意思。

“王爷什么时候回来?”和大皇子、七皇子相比,她更关心萧天耀的行踪。

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金吾卫,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萧天耀。

对金吾卫她是愧疚、自责,而对萧天耀她是心虚与无颜。

说她胆小也好,说她懦弱也好,事发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勇敢面对,勇于承认错误,而是想要逃避,假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。

“王爷没有送消息回来,按王爷他们的行程,五天内定会回来。”萧王爷要是写了信回来,袁将军必会在第一时间呈到林初九面前,只是……

王爷这次不仅没有写信回来,甚至连个口信也没有。

“五天?我知道了,把消息透露给大皇子和七皇子。”最后五天,大皇子和七皇子要么和现在一亲,安安分分等萧天耀回来。要么就急着的行动,而不管是哪种林初九都不怕。

萧天耀回来了,大皇子和七皇子就算有七巧玲珑心,也不是萧天耀的对手。

“是。”袁将军双手抱拳,领命离去。

同一时刻,将京城周边张家的铺子全封了的萧天耀,正带兵朝京城方向赶来,准备与大军汇合。

中途休息,隐卫送来一封信,“王爷,苏茶公子的信。”

萧天耀接过信却没有看,而是皱着眉头道:“王妃可有消息?”那女人回来都上个月了,却连一封信都没有给他写。然不成,那女人等着他主动给她写信3F

简直是在做梦,这次他无论如何,都不会主动给那个女人写信。

“没有!”隐卫不假思索的答道。

萧天耀脸一黑,周身的气息冷了三分,隐卫一抖,萧天耀一个冷眼扫过来,吓得隐卫差点跪在地上。

“下去!”萧天耀眉头皱得更紧了,隐卫冷汗都吓出来了,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赶忙退了下去,而他一回到同伴处,还来不及擦额头的冷汗,同伴就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叹息,“年轻人,节制点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隐卫擦冷汗的手一顿,不解的问道。

“太虚!”同伴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,隐卫没有防备,踉跄了一步,引得同伴连连摇头,“看看,虚成这样!”

说完,摇了摇头就闪人了。

“我不……”隐卫想要解释,可是来不及了。

隐卫哭丧着一张脸,有气无力的道:“我真得不虚!”可是,没有人听到!

苏茶给萧天耀写信,是为了汇报他和流白在北历的进展。

重楼重伤了时逸寒,让他无法在第一时间赶到北历,而天藏影月的人没有出面,那些走私贩子无法拧成一股绳,力量有限,在北历皇帝有意偏帮下,他们两人现在很安全。

而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,搭上了北历皇帝的线,苏茶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他以碧海阁的名义,私下与北历皇帝谈了一笔粮草供给的生意。数量不大,但关键时刻能控制北历的命脉,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。

这对萧天耀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,看完信,萧天耀的心情好了几许,看着天色尚早,决定在天黑前再赶一段路,好早些回去。

“出发!”萧天耀起身,率先上马。

随行的侍卫在第一时间收拾好东西,翻身上马,一脸肃穆的跟在萧天耀身后。

萧天耀面上不显,可心里却着急赶回去,一路上速度极快,把身后的隐卫累得不行。

为了跟上萧天耀,他们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,一路憋着气的跑。随行的侍卫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连日骑马,他们的两条腿早已酸得不行,拉缰绳的手也勒得流血,可是……

他们不敢停!

萧天耀胯下的骏马是上品宝马,他们必须使出吃奶的劲,才能跟上萧天耀,一旦松懈下来,就会被萧天耀甩开。

“驾,驾……”为了不被萧天耀甩开,侍卫一路不断的扬起马鞭,抽向胯下的马,直到任由他们怎么抽,胯下的马都不走,侍卫这才硬着头皮,对萧天耀道:“王爷,马跑不动了。”他们其实也跑不动了!

清晨天还未亮就开始赶到,到现在月亮都出来,还没有停下来。

一天一夜跑下来,就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呀。

“休息。”萧天耀虽然想要早点与林初九汇合,可看侍卫们的马都疲了,还是下令休息。

再跑下去,这些马就废了,到时候反倒影响行程。

“呼……”随行的侍卫面上不显,可心底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他们确实比一般人强,可跟着王爷在外面奔波了一个月,实在没有精力日夜不停的赶路。

随行的侍卫拖着疲累的身体,在原地安营扎帐,准备吃食,将马儿喂饱。

等到他们做完这些,就已经到子时了,而他们却不能全部躺下来休息,他们要留一半的人守夜,只能分批休息。

也就是说,如果萧天耀明天仍旧在天不亮,就继续赶路的话,他们每个人睡不到一个时辰。

一天睡一个时辰,赶十个时辰的路,这行程想想就苦逼,可是他们却不敢有怨言,因为他们家王爷也和他们一样,一天就只能睡一两个时辰,还要照常赶路。

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还能说什么?

跟着一个铁打的主子,他们就是含着血,也要撑下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