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6王爷,我错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萧天耀快马加鞭下,五天的行程硬是用三天走完了,随行的侍卫一个个双腿发软,脸色青白,一看就是——虚!

不过,只要一看他们的马,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驻守大营的金吾卫,刚开始还想打趣两声,可一看他们的战马,就只剩下同情了,并且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点上一排蜡。

跟着王爷出去办差,果然不容易!

萧天耀回来了,大营里的气氛立马不同了。二十多万大军在萧天耀踏进来的那一刻,不需要任何人命令,纷纷放下手中的活,一个个站得笔直,在萧天耀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刹那,郑重的行军礼。

没有列阵欢迎,没有声势浩大的鼓声,没有震耳聋的口令声,一切都是无声的。萧天耀无声的走过来;金吾卫无声放下手中的活,站起来行礼。

事先从来不曾演练过,每一个金吾卫对萧天耀的尊重,都是发自内心的,虽无声可却能触动心灵最深处的那根弦。

大皇子和七皇子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心惊,兄弟二人对视一眼,又很快移开了。

萧王在金吾卫心中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,而金吾卫也不是他们想,就能打造出第二支的。就算他们照搬萧王的训练模式,也只是形似而做不到神似。

“除非毁了金吾卫,不然……”他们的父皇一点胜算也没有。

大皇子闭上眼,在心中默道。

七皇子此时心中所想和大皇子差不多,只是他更加深沉一些,面上半点不露。

萧天耀一路赶来,风尘仆仆,大皇子和七皇子很有眼力的没有上前,只让副将说了一声,改天再来请安。

“王爷,您的帐篷由王妃做主,给大皇子和七皇子用了。”袁将军一路陪同萧天耀走进来,怕萧天耀走错地方,先一步开口。

“嗯,王妃在哪?”萧天耀脚步不停,继续往前走。

“王妃让人搭了三间茅草屋,就在主营前方。”林初九不爱睡帐篷,总感觉很潮湿,而且现在天气渐冷,她在帐篷里睡不暖和,便让金吾卫给她搭了一个简易的木屋。

“嗯,很好!”萧天耀抬头,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茅草屋,还有站在外面迎接他的林初九。

在看到林初九的刹那,萧天耀冷硬的面部线条,不由得柔和几分。

他对林初九的要求一向不高,能出来迎他,他就满足了。

袁将军一怔,忙低下头再不敢看萧天耀。

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!

看到林初九盛装在门前等候,萧天耀并没有加快速度,相反走得比之前更慢了,跟在他身旁的袁将军刚刚发现了了不得的事,自然不会诧异,只是放缓速度配合萧天耀的脚步。

林初九早早就看到了萧天耀,看到他带着一群人走过来,心里不由得忐忑起来。

她之前已经准备好了说词,可不知为何,看到被人簇拥走来的萧天耀,她发现自己的脑子一片混乱,之前准备好的说词全给忘光了,满心满眼都是逆光朝她走来的萧天耀,根本想不起自己要说什么。

一步,两步……不过是百余米的距离,萧天耀却走了许久,每一步都迈得从容优雅,高贵不凡,就好像下凡的仙人,缓步走向他的信徒。

一步,两步……逆着光,萧天耀整个人都处在光晕里,林初九看不清他的脸,只知道那个男人一步一步朝她走来。

“嘭嘭嘭……”林初九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,好像要从胸腔里飞出来一样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林初九低头,看着自己的心口,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,可不等她寻到答案,就感觉头顶似有一片阴云,将所有的光都挡住了。

本能的抬头,看到萧天耀那张放大的俊颜。

瘦了,黑了,脏了,丑了……可林初九却莫名的觉得,这个男人更好看了。

“王爷……”本能的开口,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,林初九就感觉脸上好像凉凉的,而站在她面前的男人,抬手,用指腹在她脸上抹了一下,一脸不耐烦的道:“娇气!”

“我……”林初九想要解释,想要告诉萧天耀她不是娇气,可看着萧天耀的脸,她发现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所有的抱怨,所有的解释,在人命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她气萧天耀利用她;她气萧天耀不把她当人看,她气……很生气,很生气。

可是,现在的她没有资格生气。

她跟萧天耀赌气离开,害死了保护她的人;她从山里逃出来,却又不敢面对他;她任性妄为,自私自利,可这个男人却没有责怪她半句。

他派兵去接她,亲自带兵去封张家和商铺,警告那些打她主意的人。

她知道,萧天耀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她,可是……她的心里还是很高兴。

长这么大,她极少极少被人这么护着。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,不管好坏,不管是被人欺负了,还是被表扬了,她只能对自己说。

突然,多出这么一个人,在她任性自私时没有放弃她;在她被人欺负时出来保护他;在她不想面对他的时候,主动消失;在她做好心里准备后,又主动走向她。

即使这个男人利用她,不在乎她的生死,可她似乎也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愤怒了。

换一个心情来看,她似乎能理解萧天耀的做法和选择了。

身上背着二十多万大军的生死,萧天耀不能任性,不能自私,他所做的选择必是对大局有利,至于个别的牺牲?

在大局面前,个别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。

“王爷,我……”林初九看着萧天耀的脸,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蠢女人!”萧天耀一脸嫌弃,可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,不顾属下在一旁看着,轻轻地替她擦拭脸上的泪。

这女人这么蠢,为一点小事就感动差点把自己卖了,居然还想离开他?

没有他的保护,这女人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

林初九的眼泪掉得很更凶了,好像所有的委屈都找到了宣泄的口子,双手紧紧拽着萧天耀的衣摆,压抑的哭喊着,“王爷,对不起!对不起!我错了,我害死了他们,我错了!你惩罚我吧!”

这段日子她快要把自己逼疯了,害死保护她的侍卫的负罪感,让她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金吾卫的保护,更没有面对萧天耀的勇气。

而之前的事,她在理智上能明白,天耀为了大局牺牲她;可情感上她还是不能接受。可偏偏她任性害死侍卫的事在前,她连怪罪萧天耀的勇气都没有。

她错了,她知道错了,她以后再也不任性了。任性的代价太大,她背负不起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