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8共用,王爷想入非非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不会因这种小事跟林初九计较,更不会因为这种小事生林初九的气。

不就是被林初九打了一下吗?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,林初九那一拳打下来,他又不痛不痒的,要为这种小事,他还是萧天耀吗?

可是,萧天耀的话并没有安慰到林初九,反倒让林初九觉得没脸见萧天耀

当然,不是因为误打萧天耀的事,而是冷静下来的林初九,终于发现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拉着萧天耀大哭的举动有多么丢脸。

“啊……我没脸见人了,我居然在那么多人面前,哭得跟个孩子似的。”林初九一想到自己在人前,拉着萧天耀痛哭,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丢了,太丢人了。

再看萧天耀似笑非笑的眼神,林初九更不想见人,双手捂脸,蹲在地上,将头埋在双膝,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到。

就像是鸵鸟一样,遇事就把头埋在沙子里。

“好了,没有人敢笑你。”萧天耀忍不住摇头,怕笑出来会让林初九更不好意思,特意板着脸道。

“太丢人了。”林初九闷声说道,仍不肯看萧天耀。

她觉得,她两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光了。萧天耀果然是她的克星,她就不该来见萧天耀。

“有什么好丢人的,许久不见本王,见了本王哭一声怎么了?”萧天耀十分淡定的为林初九寻了一个理由,可比起这个理由,林初九更愿意让众人知道真相。

萧天耀这个理由更丢人好不好!她又不是小孩子,怎么可能因为见到萧天耀,就高兴的哭出来,简直……不可能嘛。

不过,这话有点伤男人的自尊,林初九聪明的没有说出来。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,“我哭得太难看了。”所以,即使没有人敢笑她,她也不想见人。

“没人敢看你。好了……去洗把脸出来,再给本王拿一套衣服,本王要沐浴。”萧天耀嘴上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,可却默默地给了林初九独处的时间,好让她收拾心情。

虽然,在萧王看来这并没有什么丢人的。

女人嘛,爱哭是正常的,林初九已经算是好的了。

“我去洗脸。”林初九虽然心乱得很,可也不是蠢人,当即就明白了萧天耀的意思,也接受了他的好意,转身回到内室。

许是之前哭得太伤心了,林初九的眼睛又红又肿,脸上又是泪痕又是灰尘,简直丑得没有办法见人。

这么一张脏兮兮的脸,别说旁人就是她自己都受不了,为了不伤自己的眼,林初九就着铜盆里的清水,飞快的清洗干净。

只是脸上的泪痕与灰尘能擦掉,双眼的红肿却不是说消就能消的。

林初九手边没有趁手的东西可用,左右寻了一圈,放弃去医生系统里拿冰,而是将毛巾浸水冷敷,希望双眼的红肿能稍稍消退一些。

想到在外面等她的萧天耀,林初九不敢久敷,待到眼睛没那么肿痛、酸涩后,林初九便放下毛巾,在衣柜里为萧天耀寻了一套衣服,放在浴室。

浴室很小,是内间隔出来的一个小空间,仅仅只放得下浴桶和衣架,林初九放下衣服便出去,却不想一转身就撞到一堵肉墙。

“嘶……”鼻子被狠狠撞了一下,林初九的眼泪差点掉了出来,抬头瞪了一眼面前的人,没好气的道:“王爷,你怎么进来了?还有,你走路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?”快吓死她了,也疼死她了。

真不知道萧天耀是怎么练的,胸膛怎么那么硬,这一撞,比撞在门板上还要痛。

“你在想什么?连本王进来也没听到?”萧天耀没有回答林初九的问题,而是冷着脸反问。

他在外面等了许久,也不见林初九出去,还以为林初九出事了,结果这女人没心没肺,比谁都好。

真是,白担心她了。

“我在想……浴桶是不是小了。”好吧,林初九承认她刚刚是真得在想事,以至于闪神了。

浴桶是按她的身高做的,萧天耀要用的话,必然会小了。

萧天耀看了一眼明显是女子用的浴桶,脑子里自动浮现出,林初九在里面洗澡的画面,鼻子痒痒的,似有一股热流要涌出。

“咳咳……”为了不让自己失态,萧天耀果断别过脸,一脸淡定的道:“不用了,明日回城,今日本王便将就一晚。”他真得很将就!

“那好吧,我让人送水过来。”林初九没有多想,出门在外,与人共用浴缸这种事时有发生,反正洗干净就好了。

林初九揉了揉酸痛的鼻子,抬头看了萧天耀一眼,两人四目相对,对视了许久,林初九发现萧天耀没有让道的意思,只得绕过萧天耀往外走。

而萧天耀在林初九绕着他走的那一刻,脸黑了,耳根也红了!

丢人,他堂堂一品亲王,把自己的王妃堵在浴室就算了,居然想入非非,忘了离开!

简直太丢人了!

不过,这事打死他也不会说出去,太丢人!

绝对比林初九在人前拉着他哭,还要丢人。

萧天耀心里憋闷,默默望天,这会也不急着出去,而是在浴室里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,确保林初九不会看出什么异常,这才往外走。

萧天耀出来时,下人正好提水进来,见到萧天耀立刻避让行礼,萧天耀轻应了一声,扫了一圈发现没看到林初九,皱眉,脚步一顿,问道:“王妃呢?”那个女人不是说没脸见人吗?怎么又跑了。

“回王爷的话,王妃刚刚出去了,小人也不知。”抬水的下人低着头,并不敢与萧天耀直视,自然不知他们家王爷很不高兴。

“蠢女人。”萧天耀低声骂了一句,声音很小,只有他自己听得到,而骂完后人就出去了,提水的下人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走到外间,萧天耀本想去找人,可听到屋内哗啦啦的倒水声,抬起的脚又生生收回,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。

他大约明白那个女人,为什么宁可丢脸也要出去了。

要换作是他,呃……他会怎么做呢?

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