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1挤兑,脱下来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萧天耀进城的那一刻,宫门就已打开,红色的地毯从龙椅下方铺到宫门外,文武百官分列两侧,帝王高坐龙椅上,等着萧天耀进宫。

此次迎接的规格不是最高的,可却是迎接萧天耀回京最高的一次,以前萧天耀就是打了胜战,皇上也不会这么隆重的迎接他。

萧天耀按规矩在宫门外下马,身上穿着和金吾卫一样的铠甲,手上捧着北历的降书,大步走了进来。

他身后,三千金吾卫纷纷下马,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份战利品,整齐划一的跟在萧天耀身后。

“哒,哒,哒!”三千人同时走起来,可却只有一道脚步声,那声音像是点鼓,敲打在文武百官还有皇上的心尖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两侧的官员是激动的、是兴奋的,是热血沸腾的。不管他们在朝堂上怎么斗,他们都是东文人,东文取得大胜,东文有一只铁骑,这值得每个东文人兴奋,可是……

一想到坐在龙椅上的皇帝,文武百官心中的热血就冷却了下来。皇上就坐在那里,这个时候哪怕再佩服萧天耀,都不能表现出来。文武百官一个个老老实实的站着,在萧天耀迈入宫门的那一刻,按规矩行礼。

“哒,哒,哒!”脚步声近了,萧天耀率先穿过宫门,走进皇宫。文武百官看到他的那刹那,一个个转身,作揖,高喊:“恭迎萧王得胜归朝,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萧天耀目不斜视,一路往前,而他所到之处,官员都会齐齐转身,给他行礼,一波接一波,直到萧天耀走到台阶下,“千岁”声才停下来。

“臣,拜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萧天耀站在台阶下,行了一个军礼,完全没有跪下来的意思,不等皇上开口,又道:“臣不负众望,击退北历,夺回失城。这是北历的降书,请皇上过目。”

萧天耀行完礼后便站得笔直,即使奉上北历降书时,也不曾弯腰。

“哈哈哈,好好好,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。”高坐上龙椅上的皇上,不管此刻心里怎么想,面上都不能表露半分。

萧天耀大胜归朝,他只能高兴,只能嘉奖。

不高兴?不想嘉奖?

想想离京城只有一天路程的大军,皇上就不敢不高兴了。

“臣万幸没有辜负皇上的期望,没有辜负东文百姓的期望。”萧天耀给面子的应和了一句,待到太监将降书取走,又道:“皇上,臣此次出征,不仅击退北历、夺回失城,还夺得了不少战处品,请允许臣将其奉上。”

萧天耀侧身,好让皇上直接对上捧着战利品的金吾卫。

三千金吾卫,每人手上或多或少都捧了一点东西,但是,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少价值。

东文并没有打到北历的城池去,能有什么战利品?

萧天耀此次在战场上最大的收获,只有黑甲卫的铠甲和天外玄铁,可这两样东西,萧天耀是不会拿出来。

金吾卫手上捧的战利品,不过是一些金银和普通的铠甲,拿这些东西当战利品实在寒酸,可萧天耀说出来,皇上就是再看不上眼,也要让金吾卫将战利品一一献上来。

强压下心中的不耐,皇上兴致勃勃的让金吾卫献战利品。

三千人,一人一件的捧上前,饶是速度再快也花了一个半时辰。众大臣看着那堆不值钱的破烂货,一个个索然无味,外加腰酸背疼。

他们可不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从辰时开始到现在,他们足足站了两个多时辰,又累又饿,早就撑不住。

这要是萧天耀献上的战利品中有什么绝世名品,他们还能激动一把,亢奋一把,凭借兴奋的精神支撑住,可偏偏萧天耀整了一堆破铜烂铁,完全没有价值,他们没有打瞌睡就是给面子了。

当然,想归想,埋怨归埋怨,在场的大臣却没有一个敢冒头,只能强忍着。

有什么办法,连皇上都要忍着,他们这些人能不忍吗?

终于,最后一件战利品奉上了,众朝臣暗自松了口气,悄悄的竖起耳朵,等着看萧天耀接下来做什么。

没有意外,萧天耀命人奉上战利品的目标,就是为了给手下的人讨赏。

抵御北历有功,萧天耀是铁定要重赏的,但是他属下的人却不一定。虽说军中有严格的军功赏罚制度,有军功就能升职的规矩,并不试用于金吾卫。

朝廷排挤金吾卫的用意十分明显,每次金吾卫立了功,功劳都会减去许多,就算功劳不会被减,兵部与吏部也会死命的拖,拖到拖不下去才会核算出来,有时候金吾卫的功劳太大,朝廷还会出临时的文书,减少封赏。

总之,朝廷在要用金吾卫时,金吾卫就是东文的军队。在养金吾卫或者封赏时,金吾卫就好像是萧天耀的私军,朝廷是能不管就坚决不管。

皇上在萧天耀开口要赏的那刻就变脸了,不过隔得远,谁也没有看到。

暗自吸了口气,皇上压下心中的怒火,道:“天耀,朕听说你手下的人,得了好几套天外玄铁的铠甲,可有此事?”既然封赏无法改变,那就多拿一点好处。

要是能让萧天耀拿出一部分天外玄铁的铠甲,他便是大肆封赏金吾卫一次又何妨。

可惜,皇上太低估萧天耀的无耻了。

“皇上,天外玄铁乃是中央帝国黑甲卫的战甲,臣虽与黑甲卫交过手,收缴了几套铠甲,可那都是误会。事后,臣已找帝国大皇子解释清楚,双方也冰释前嫌。天外玄铁的战甲自然也是还给黑甲卫。”萧天耀睁着眼睛说瞎话,脸不红,气不喘,没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
“果真都还了?”皇上当然是不信的,可不信又能怎样?

萧天耀把那几套天外玄锦的战甲捂得死死的,他根本拿不到。

“还了之后,大皇子又赠送了臣几套。皇上要看吗?要看的话,改天臣可以穿进宫。”萧天耀一脸淡定,那张死人脸没有一丝表情,完全看不出他在撒谎,也看不出他在挤兑皇上。

皇上气得脸色发白,隐隐感觉头又痛了。

萧天耀穿在身上的战甲,他还能让萧天耀脱下来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