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2胡闹,王爷太嚣张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摆明了不会把天外玄铁献给皇帝,除非皇帝撕破脸,不然别想光明正大的从萧天耀手里,挖走天外玄铁的战。

而,很明显的,皇上现在不能,也不敢跟萧天耀撕破破脸。

既然不能撕破脸,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,皇上只能揭过此事不提,将重点再次放到请赏一事上。

这些年来,金吾卫南征北战,为东文立下了汗马功劳,封赏本来就是应该的,这次萧天耀请赏,也是让皇上把金吾卫该得的还给他们。

想想城外的金吾卫大军,皇上这次非常爽快,当场就下令,命吏部与兵部的人尽快核实金吾卫的军功,然后呈现报到御前,让他阅览。

“臣,遵旨。”吏部尚书与兵部尚书一同出列,微垂头,掩去了眼中的担忧与不安。

他们怕,怕……怕皇上事后不爽,要他们出手刁难萧王,那可就麻烦了。

“唉……”暗自叹了口气,两位大臣回列,一个个愁眉苦脸的。

他们虽是皇帝的人,可现在萧王如日中天,他们也不敢得罪萧王。

要是和以往一样,在核军功一事上拖延,少不得要被萧王爷记一笔。可要是效率出奇,不偏不倚的把军功核出来,皇上铁定又会不高兴。

这事,真真是叫人左右为难,可偏偏又不能说出来,在场的其他官员明白两人的心思,可这个场合谁敢说话?

请赏一事告一段落后,皇上命人宣读了嘉赏萧天耀的旨意。

萧天耀已是一品亲王、世袭罔替,一日之下,万人之上,根本赏无可赏,封无可封,可萧天耀立了功,不赏又不行。

以往,皇上都是按萧天耀的功劳大小,赏赐金银,可赏多了皇上也不高兴。

每次打胜战,他赏给萧天耀的都是大量的金银,而这些金银大多数都被萧天耀用在金吾卫身上。

换言之,萧天耀是用他的银子,养自己的兵马,然后还用这些兵马威胁他。

可不赏金银,他还能赏什么?

美人?

他早就赏过了,全部被萧天耀丢到军营当军妓了。

豪宅?

他也赏过了,转手萧天耀就把宅子卖了,换了金银养金吾卫。

亲卫?

兵马?

这些,皇上打死也不会赏给萧天耀。

与左、右丞相想想了半天,皇上终于想到了这次给萧天耀什么封赏。

封地!

萧天耀是一品亲王,本该有封地,而他本身确实有富饶的封地,只是在他年幼时,被皇上找理由收了回来。

这次,皇上没有给萧天耀赏金银、加虚职,而是封赏了两块封地给萧天耀。可是,皇上封赏给萧天耀的封地,绝不是他原先的、富饶的封地,而是两块靠近北域,两块鸟不拉屎、没有人烟、瘴气横生的封地。

宣旨的太监一念完,全场倒抽了一口气,左相和右相虽知皇上要给萧天耀封地,却不知是这两块地方,一时反应不及,错愕的看着皇上。

皇上不是疯了吧?

不是说了要安抚萧王吗?

这真是安抚,不是摸老虎屁股?

有这样想法的,自然不止左相与右相两人,其他大臣也觉得皇上这是疯了,怕皇上看出他们的异常,一个个将头埋得更低,生怕引人注意。

皇上,这真是……打人不打脸呀。

萧王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居然就给两块没用的封地,皇上这也太,太……让功臣寒心了。

可是,旨意已出,除非皇上要自打脸面,不然绝不会更改,这一点不仅在场的大臣知道,就是萧天耀也知道。

是以,萧天耀没有吭声,只是站在那里,即不领旨谢恩,也不请皇上收回旨意。任由小太监捧着圣旨站在他面前,只当没有看到。

皇上原本信心满满,自以为压了萧天耀一头,可看萧天耀半天不吭声,就这么站在那里,心中暗道不好。

他只顾着自己高兴,却忘了现在的情况,他做了半天孙子哄萧天耀,要是因封赏一事功亏一篑,之前的努力不是白费了?

有心想要安抚萧天耀,可皇上又不想自打脸面,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皇上灵光一现,大声道:“天耀,萧王妃此次在战场上救治士兵有功,皇后得知此事十分欢喜,说萧王妃是天下女子的表率,定要好好封赏萧王妃。不知你的王妃可有随你一同回京?”

皇上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,暗示萧天耀会重赏林初九。

“王妃她还在城外,明日本王接她回京,并陪她进宫拜谢皇后。”在皇上的面前,萧天耀自称“本王”,可见他是真不高兴了。

皇上脸色讪讪的,可到底不敢再惹萧天耀,干笑两声就当此事已过,至于萧天耀没有接的圣旨,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提起。

皇上心里不痛快,可又要给萧天耀做面子,只得打起精神说几句漂亮的话,才让众人散了,晚上进宫参加庆功宴。

可是,皇上的话一出口,萧天耀就立刻驳了,“圣上,此次的东文能大胜,功劳有王妃的一半,王妃今日无法回京,还请皇上将庆功宴延后,待本王的王妃进城,一同参与庆功宴。”

“天耀,不可胡闹,庆功宴已备好,怎能更改。”皇上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庆功宴要拖后了,他这个皇帝还有什么威信?

可萧天耀会给他面子?

“皇上,本王的王妃也是有功之臣。”萧天耀站在原地,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。

说林初九有功的人是皇上自己,这个时候除非皇上想要自打巴掌,不然这事就必须按萧天耀的意思走。

“天耀,自古以来,就没有为女子庆功的。”皇上沉着脸,一脸不快。

萧天耀仍旧不退让,“皇上,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个女子,如同本王的王妃一般,敢在危难之际奔赴战场,为救治伤兵而不顾自身安危。”

皇上莫不是以为,随口说一句皇后会封赏林初九,就能胡弄他吧?

真是天真!

这种场合,皇上敢随便赏两块破地给他,打他的脸面,他也能让皇上下了台。

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2C人必自悔而后人悔。皇上在写圣旨的那一刻,就该想到他会有现在的处境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