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危险,坐实了罪名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丫鬟是个精明的人,她很清楚假蔷薇要是暴露了,她也讨不到好。是以,不管心里如何想,她在林初九面前,并没有一丝隐瞒。

“据我观察所知,蔷薇的身份除了是薛家的细作外,她还是天藏阁的人,就是不知道她是先为天藏阁办事,还是先为薛家办事。”

“蔷薇长得艳丽,作风又大胆,平日里无男不欢,在月影楼恩客无数,姑娘要是不想暴露身份,还得仔细想好要怎么应对,不然一个彻夜纵歌的人突然走上正路,那也是一件奇怪的事。”

“至于蔷薇的性格与长相我就不多说了,姑娘学得有八分相似,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认不出来。”

当然,小丫鬟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林初九不是蔷薇,除了林初九学得像外,夜晚昏暗不明的灯光也是原因之一。

“这楼里的姑娘是不是个个都不简单?”林初九不相信,她就那么倒霉,随便挑一个人,就挑上一个双面间谍。

这种概率,简直堪比喝口被水呛死。

“十有八九,据我这些年的观察,楼里的姑娘十个就有五个是天藏阁的人,至于剩下的五个也不会单纯,不过月影楼管得严格,这里的姑娘就是再有本事也翻不了天。”小丫鬟在月影楼呆了数十年,也不像那些名妓一般不能走动,有心之下,她能看到的东西并不少。

“有意思,这楼里哪些姑娘,是与朝廷联系的?”林初九想问的是,这楼里有没有哪个姑娘是萧王府的人?只是怕身份暴露,不敢直接寻问罢了。

可即便是如此,小丫鬟看林初九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,甚到忍不住的问道:“你跟朝廷有关系?”

“你想知道吗?”林初九勾唇一笑,眼波流转,媚惑无边,夸张的眼线因这一笑而往上提,看上去既多情又诱人,饶是小丫鬟是女子也不由得愣了一下,甚至发自肺腑的赞道:“你比蔷薇姑娘好看,你要真代替蔷薇在这楼里,怕是要成为第一人了。”

高贵优雅却又魅惑无边,这样的女人是尤物,是人间极品,哪怕姿色略差,凭这独地而矛盾的气质,也能吸引那些寻欢客的目光。

林初九再次展颜一笑,手指随意地勾起耳边的碎发,似笑非笑的看着小丫鬟,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这楼里哪些人与朝廷有关?”真当她不知道这小丫鬟在转移话题吗?

“我……”小丫鬟看了林初九一眼,低下头,“我不能说。”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。

“真不能说吗?”林初九摆明不信。

这世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只有筹码不够,买不到该开口的人开口。

小丫鬟苦笑一声,“不是不能而是不敢,天藏阁的耳目遍布天下,楼里的姑娘背后有什么人他们都很清楚,只是不管罢了,可他们不管并不表示会放任我们为所欲为。”

月影楼是青楼,可也是天藏阁的一个据点,甚至是各方势力安插眼线的地方,这地方看似平静,实则乱得吓人。

“凡事都有一个底线,天藏阁的人虽然没有说,可我们心里都明白,在这楼里,不管我们背后认谁为主都能活下来,只要我们有本事,拿到什么消息都可以送去。但是,如果我们敢自相残杀,暴露楼里其他姑娘的身份,我们就别想活到明天。”

要不是因为这样,月影楼也不会存在至今,早就因为楼里的姑娘互相打探身份,互相争斗而垮了。

林初九点了点头,“如此,我也就不为难你了,下去吧。有事我会找你。”打听不到朝廷的人,没有办法把萧天耀的情况送到金吾卫的手里,林初九只好死心。

小丫鬟迫不急待的起身,但走之前还是叮嘱了一句,“还请姑娘当心一些,这楼里每一个姑娘都不简单,姑娘最好寻一个理由少出这座楼,免得被人看破。”这座楼里,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姑娘,就连一个扫地的丫头,都有可能是哪个势力派来的细作。

“多谢提醒。”林初九当然知道她的身份瞒不了多久,假的就是假的,扮得再像也是假的,时间越久露出来的破绽就越多,要是可以,她也想要尽快脱身,可是……她做不到!

小丫鬟走后,林初九放空脑袋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月影楼不安全,可外面更危险,只要她走出月影楼,她的身份就会暴光。

“留也不行,离也不行,偌大的京城却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。”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,林初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趴在桌子上装死,一装就装到天亮,直接拿桌子当床,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与此同时,花了三天两夜,皇上派出的禁军终于将萧王府查抄完毕,萧天耀这些年打战得来的金银珠宝、古玩字画、皇上的赏赐,还有林初九的嫁妆,被禁军一车一车的拉回皇宫。
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拖珠宝的马车的车轴在半路上突然断了,“咔”的一声响后,就看到车上的箱子一一滑落,摔开,哗啦啦……里面的珠宝散乱一地。

一箱接一箱,一车接一车,也不知是禁军带来的马车质量有问题,还是萧王府的珠宝实在太多,不仅仅是一辆马车,中间十几辆马车的车轴都断了,马车上的箱子全部摔开,将里面的珠定、黄金全部摔了出来。

大清早的,街上人本就多了,虽说禁军办差无人敢凑上前,可那一地金光闪闪珠宝与黄金,不需要凑上前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金子,好多好多金子!”

“快,快来看呀,好多好多的金子。”

“金子,全是金子,把马车都压断了,我的娘呀,这得是多少金子。”

“你们看……路都压坏了,我的乖乖,这得是多少金子。”

从古至今,喜欢凑热闹是老百姓的天性,看到一地的黄金珠宝,虽然知道捡不得、抢不得,可也不能阻止他们过眼瘾。

可同样,除了喜欢凑热闹外,仇富也是普通贫苦老百姓的天性,这么多金银珠宝直观的暴露在他们面前,有几个人的心能平静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