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1引导,上缴给朝廷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是东文百姓中的天神,是守护东文百姓的战神,在东文百姓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,并且无不可取代。

皇上要治萧天耀的罪,先要找出他的罪名,而要让一个在百姓心中地位崇高,战功赫赫的一品亲王抄家斩首,罪名轻了根本没用。

可是,要给萧天耀安个通敌卖国的罪名,别说满朝大臣,就是普通百姓也不信。

这些年来,萧天耀带领他手下的金吾卫,抵挡了多少次北历、南蛮与西武的进攻,全东文上下都在看在眼里。要不是有萧天耀在,富足的东文早就被其他三国给瓜分了。

通敌卖国的罪名无法安在萧天耀身上,要让萧天耀斩首示众,就只能是谋反篡位了!

金吾卫大军压境,要说萧天耀谋反篡位也是行得通的,可萧天耀手上的兵并没有动手,就算皇上凭此定了萧天耀的罪名,他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也不会受损,甚至会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阴谋,是算计萧天耀的阴谋,要是皇上在这种情况下斩杀萧天耀,怕是会引来东文上下的不满。

当然,皇上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,在处治萧天耀之前,他必然会先毁了萧天耀的名声,毁了萧天耀在东文百姓心中战神、守护神的地位。

在东文百姓眼中,萧王爷是为东文而战,是为守护东文百姓而战,而现在皇上就要推翻这一点。借着从萧王府抄出来的大笔银子告诉东文百姓,萧天耀不是为东文百姓而战,也不是为守护东文而姓而战,他萧天耀是为自己而战。

战乱是最好的发财机会,皇上不管萧天耀有没有借战乱发财,他现在都要把这个罪名,安在萧天耀身上。

萧天耀是东文的战神,手上的金吾卫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,所向披靡,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,他都没有办法把北历、南蛮和西武三国打怕?打得他们不敢再犯东文?

为什么与三国多次交锋,三国过不了多久,还能有余力对东文出兵?

为什么每次与三国交锋,明明金吾卫死伤不重,萧天耀却选择休兵而不是继续进攻?

为什么萧天耀手上有那么强的金吾卫,却只在其他三国打到东文才出手,为什么不主动出手,将战争扼杀在摇篮里,最大限度的减少百姓的损失?

为什么?

为什么?

这里面自然是有隐情的,可是皇上不会说,也不会给世人想明白的机会。在他的引导下,东文的百姓只会知道萧天耀这么做,是在养对手,是在养敌人!

萧天耀不把三国一次打死,就是怕把三国打死了,他再也不能借战争敛财;把三国打退了,他就再也不是东文的英雄,不是东文的守护神,不能在东文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

借查抄萧王府一事,皇上要让东文的百姓明白,萧天耀在边境与三国交战,不是为东文百姓而战,也不是为东文而战,萧天耀是为自己而战,为自己的私欲而战,萧王府的财富是因为连年不断的战争才累积的,萧王府那些金银沾满了东文百姓的血。

萧天耀不是东文的战神,不是东文的守护神,他只是一个借战争敛财,借战争巩固地位的小人,他不是东文的守护神,他是东文的罪人,罪大恶极!

这是皇上要让东文百姓知道的,至于真相如何?

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皇上不认为真相有必要让人知晓。

一车车的珠宝从萧王府运出来,第一车已抵达宫门口,最后一车还未装车,路上散乱的珠宝在阳光的照射极度刺眼,也刺激了围观百姓的心。

“好多,好多金子呀,我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子。”

“这些金子全是从萧王府运出来的,萧王可真有钱呀。”

初时,普通老百姓只是正常的感慨,可到后面,皇上事先安排好的人,就混在人群里,开始说一些是而非似,引导舆论的话了。

“这一车车不会全是黄金吧?萧王居然这么有钱?这不是比皇上还有钱了?”

“王爷的俸禄一年不就是八千两吗?萧王哪来这么多金银珠宝?”

“蠢死了,王爷这些年打了这么多仗,得到的赏赐也不止这一些呀。”

“赏赐?你也不睁大眼睛看看,赏赐会有这么多吗?虽说萧王这些年战功赫赫,可国库一直无银,皇上每次给的赏赐大多是古玩字画,那些东西就算值钱,可也不值这么多。”

这些年来,皇上一直以国库无银为借口,减少军需,减少给萧天耀的赏赐,同时也是为今天埋下伏笔。

国库无银,可萧王却富可敌国,你让普通百姓怎么想?

“你看这路都被压坏了,这一车车得多少金子呀?”

“好几辆马车的车轴都被压断了,这一车少说也得是几十万两吧,这好几百辆马车,这不得几千万、几万万两金子?”

“我的娘呀,这么多金子,全是金子呀,萧王哪来这么多金子?不对,不对,萧王有这么多金子,怎么前年南方水灾国库无银,不见他拿银子出来?大前年北方干旱的历害,死了那么多人,怎么不见萧王拿银子出来救灾?”

“还有,还有南疆那边,与南蛮接壤,前几年不是被南蛮灭了好几个村子吗?朝廷没有银子,当时还让百官捐银来着,萧王有这么多金子,怎么没有拿出来?”

“这么多金子,这么多金子哪来的?萧王府怎么会有这么多金子?这些……加起来,比国库的金银还要多,萧王这些金银珠宝到底是哪里来的?萧王有这么多金银珠宝,为什么不上缴给朝廷?”

“哪来的?还有想嘛,肯定是从百姓身上民搜刮来的,不然他一个亲王怎么可能富可敌国。”

“打战就是打银子,我们跟南蛮、西武、北历打了这么多年,国库的银子都打空了,原本还以为是真用在打仗上,现在看来……”

“守护神,哈哈哈,东文的守护神,好一个守护神。”

“守护神?我呸,我看是敛财神还差不多,这么多银子,亏他有脸拿。”

……

一字字,一句句,全是刀子,趁萧王府的人无力招架,一刀刀削向萧王,砍掉萧王的好名声。

“嘣……”在围观百姓热烈议论时,又一辆马车的车轴断了,里面是一颗颗硕大的南珠。每一颗都有大拇指那么大,纯圆透亮,价值千金,可就这价值千金的珠子,在萧王府却是用箱子,一箱箱摔在地上,里面的散乱一地,刺激的人双眼发狂,不管不顾的就冲上前去抢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